張國洋 Joe Chang - 作者系列文章

張國洋 Joe Chang
Joe G+ ICON Joe LInkin ICON

現為識博管理顧問執行長,也在台灣百大上市櫃公司擔任管理講師與專案顧問。歷年客戶包含工研院、台積電、廣達、富智康、光寶集團、台灣大哥大、遠傳電信、中鼎工程、建國工程、台橡公司、大同公司、三陽工業、TVBS、特力屋集團、城邦集團、誠品集團等。 為了對抗雙魚座的感性,一直在努力強化理性思維與邏輯思考。 相信邏輯發展能解構任何事物,並讓我們找到合宜的人生策略與方向。

專案經理的兩大武器

上次跟大家講到考完PMP後第一個該學的東西,是去熟悉一套PMIS。 學這東西有兩個好處。 首先,這讓你能更快掌握大局,另一方面它也提升你在預估、規劃、以及面臨變動時的反應能力。 所以這是任何有心想往專案管理繼續精進的朋友,首先該掌握的實務技能。

改革要成功,你該先搞定這三件事

我們是商業顧問,所以不可避免常常會有人來找我們諮詢管理問題、請我們去上課、或是協助內部改革。 多年的觀察下來,我的結論是:任何改革要成功,其實有幾個關鍵的前置準備。 換言之,講師與顧問不是魔法師,在你的組織還沒有準備好之前,外部顧問其實幾乎不會產生甚麼決定性的作為。 但甚麼是該事先準備呢? 我覺得有三件事。

上班族最容易忽略的人際關係陷阱

很多白領上班族在人際關係上常犯的錯誤:就是雖然平時工作認真、對老闆是戰戰兢兢、面面俱到,但對下、對外有時候顯得氣焰囂張或是趾高氣昂。 但這部分若不夠謹慎,其實很容易會變成工作上的阻礙! 對外氣焰囂張,最容易出現在擔任甲方承辦窗口的職位身上。 就算是個小職位,來往若都是廠商,那別人對你一定總是客客氣氣,動不動要來跟你請示拜託的。 待在這位置要是沒把持住,很容易會冒出大頭症 - 覺得自己..

想成為好的領導,你應該先能被領導

這兩日在FB上看到某位網友引用到高德拉特這句話,很有感觸。 高德拉特在《絕不是靠運氣》說:『我們不應假設經理人疏忽或無能,我們應該假設他們陷入一個衝突之中,以至於他們無法正確地經營公司。』 大部分人最容易掉入的思考陷阱,就是容易以為老闆、或是政治人物是笨蛋。 FB上這種最多了,動不動就會看到有人寫說:「連我都想得到的簡單事情,他們怎麼會這麼笨!?」。 但實際上,老闆或政治人物真是笨蛋的比例到底有多少? 雖然我也沒有答案、也相信其中應該有幾個確實不聰明,但我不相信笨蛋的比例會非常高。

為何大家從擁抱PMP到排斥PMP?

在這熱潮剛開始時,有非常多企業想訓練員工去考PMP。 但很特別之處,在於這股熱潮消退的非常迅速。 尤其2013年開始變的最明顯,陸續碰到HR來找我們做企業訓練,但電話打來第一句話都是:「我們公司想提升專案管理的能力,所以希望老師能來授課。 可是呢,我們不想要聽PMP那一套。」到了今年,來接觸我們的企業更是極高比例都強調不要上PMP!

考上PMP後的下一步(3) - 我的公司沒有在用PMIS,我該先學嗎?

上一期我們聊到PMIS在管理規劃上的一些好處。 比方說,它讓PM更快完成專案規劃、方便做兵棋推演、以及在面對變動時可以很快執行假設分析。 這些都是紙本或是EXCEL等工具較難達成之處。 但有人可能不免疑問:「我的公司沒有用這類工具的習慣,或是我的專案很小。 加上紙本或Excel規劃其實也不麻煩。 那我是否還值得學這些工具呢?」 我的回答通常是,『就算如此,你還是值得學習一套這類工具』。 主要的原因在於,你不會永遠都只當個小PM,之後可能是大PM(如Program Manager)甚至負責好多案子。 你的案子也不會永遠都很簡單,遲

Risk Analysis中Duration Sensitivity與Schedule Sensitivity Index的差異

Duration Sensitivity 指的是 作業的工期與專案工期間的關聯性 - 數值會介於+100%到-100%- 百分比無實質意義,只是一個計算出來用以排序的數值,目的是顯示一串作業關聯度的高低。- 因為是公式計算,可能會有負值。 但負值表示關聯度很低,原則上在大部分時候是可以忽略。 只有很小的狀況代表該作業增加會導致專案總工期的縮減。 Schedule Sensitivity Index 指的是 作業對於專案時間變化的關聯性 - 最可能造成專案時間變動的作業排最上面- 百分比無實質意義,只是一個計算出來用以排序的數值,目的是顯示一串作業

考上PMP後的下一步(2) – 學套模擬工具吧

我在上一篇的文章最後提到說:取得PMP證照並不表示達到巔峰,僅表示踏到專業上的一個起點。 這是因為書裡的東西終究只是原則與公式,若要讓我們的老闆與上司覺得我們真的具備專案管理知識,那最簡單的方法就是「活用」這些知識在我們現有的專案中。 當然,這不用我說,大家都知道要活用才行。 但很多人也確實有這樣的困擾:雖然知道專有名詞的定義,可是到底該怎麼跟實際專案連結呢? 又該怎麼展現自己專業知識呢? 對此,我在此會建議,當你考上PMP後,其實下一步最好是去學套PMIS。 這是讓你整合理論與實務CP值最高的一條途徑。 甚麼是PMIS

《超速變革》閱讀心得

這幾日看完了John P. Kotter的最新作《超速變革》這本書。 我之前讀過他《領導人的變革法則》這本書(很不錯的一本,但可惜已經絕版),對於他針對組織變革的概念非常認同。 尤其他提到領導人在變革前要花時間努力建立危機意識,跟我的經驗完全吻合。 我自己在很多企業協助推動專案制度的變革(這類變革通常都會影響整個公司層面),也發現只要公司高層在前期沒有花足夠時間由上而下的溝通「為何要做這類事」、「為何是現在這時間」、「為何這麼急迫」,結果通常就很難讓人滿意。 要不是會因為大家重視的問題不同而在方向上逐漸失焦,再不然就是中階主管因為工作增加而

《Google模式》閱讀心得 - 塑造讓成員能自我判斷的文化

這本書我目前其實才看到第二章。 這篇(以及後續可能的篇章)不是書的導讀,只是我針對其中幾個論點,我衍生的一些想法。 甚至這些要點之間恐怕未必有什麼連帶關係。 只是看了覺得有趣,所以寫下來。 一方面方便自己記憶,一方面大家不嫌棄的話,也可以順便看看。   1. 關於自我判斷的文化塑造   過去總聽很多人宣稱, Google是個完全任由工程師自由做自己想做事情的公司 - 因為它們給工程師絕對的自由,所以創意以及偉大的產品才能因此產生。 我自己因為沒深入了解過Google,所以我無法評論這論述的真偽。

該如何避開組織中的「螃蟹效應」?

以下文章是一目前在某硬體廠擔任PM讀友所寫的第二篇文章。 文中分享了他在自己專案中如何透過排程以進行專案優化的心得。 我要強調的是:優化並非只是微調微調工作時間或調整人力,更重要的,是要能看出風險,並以「能降低風險的方式」調整工作! 這其實是更為重要的PM技能! 他本身是RD出身,2012年間被公司拔擢為PM,那時候他來我們這邊上了一系列的專案管理課程。 這兩篇是他在經過兩年後的工作心得,提到專案管理的知識到底怎麼在實務上幫助了他! ------ 《本文開始》 有一個故事是這樣的,如果把一隻螃蟹放在竹簍裏,它有可能爬出來,但是如果把很多隻螃

學會這個後,我創下了公司史上最快的量產紀錄

  以下文章是一位目前在某硬體廠擔任PM的讀友所寫。 文中分享了他跟客戶以及內部進行工作協調與模擬規劃的心得。 他本身是RD出身,2012年間被公司拔擢為PM,那時候他來我們這邊上了一系列的專案管理課程。 這篇是他在經過兩年後的工作心得,提到專案管理的知識到底怎麼在實務上幫助了他! ------ 正文開始 ------ 我自己在當RD時,每次見到公司內部的PM到處出差和客人開會談產品規格與時程,回來和老闆報告後就開始壓RD進度,心理總覺得「哇! PM 真是爽缺。永遠出一張嘴,然後就在旁邊納涼等著收卷。」 結果,等到自己做PM時,才知

《動態競爭優勢時代》讀後感

這本書是前兩週天下出版的編輯部送給我試讀的。 不過在剛收到她的推薦Email時,因為名稱看起來很硬,讓我有點意態闌珊。 不過編輯信中還提到這作者的概念跟我們七月出的那本〈三年後你的工作還在嗎? 掌握關鍵職能,迎向工匠、總管與行腳商人的時代!〉很類似,只是這本書是從企業經營策略的角度出發。而這點吸引住了我... 「原來,我們的想法也有國外的大師用不同的面想闡述過嗎?」這讓我被誘惑住了,所以就趁著週末把這本書讀了一遍。(說起來我意志力還真弱XD) 這本書的作者是哥倫比亞大學商學院的教授,名叫莉塔・岡瑟・麥奎斯(Rita Gunther M

交通誤點能給PM們的啟發

之前有段時間,因為捷運板南線還沒開通,所以我每天都搭台鐵從板橋搭火車到南港去上班。 雖然現在的狀況我已經有點不太清楚了,不過在那年代火車的準點率是很有提升的空間,每個禮拜總有幾天會碰到電車延遲到站。 隨著搭乘時間久了,慢慢發現台鐵的資訊看板似乎有個小模式。 車子到底會Delay多久的資訊,很少是很早就顯示在班次表上。 通常都是車子該到的前十分鐘內,才會突然顯示這班車會延遲五分鐘。 五分鐘不多嘛,所以看到這訊息時自己都會想「沒關係,才五分鐘,那就等一下吧。」

安心感,來自帶領你的客戶跨越知識的鴻溝

這是你第三次去跟客戶做簡報了。 前兩次的簡報中,你把產品各功能一條一條的做了介紹。 本來以為這次該要談談購買數量或是討價還價等細節了。 結果沒想到這次一開始,客戶要求你再針對每個功能跟對手的產品逐項解釋差異。 但因為產品很複雜,很多功能差異一時半刻難以解釋清楚,所以這次簡報花了你極長的時間。 也因為時間拉長,你發現對方的決策主管漸漸失去了專注力 - 有人開始打盹、有人在滑手機、有人跑去接電話久久沒回來。 更糟糕的是,花了四五個小時,很顯然你完全沒說服對方,離簽約的機率看似更渺茫了… 我自己職場早期,很多案子是PM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