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1-13, 所謂「無法量化」的進度(二)...讓人頭痛的實獲值

-前情提要- Alex召集了幕僚討論Eric專案進度報告。 原本大家以為實獲值這進度認列的方法是欺騙人的障眼法。 但在大家深入討論後暫且同意,問題似乎出在Eric為了讓專案繼續所以刻意設計出漂亮的報表。 但如果我們能預先把「工作查核點」講定的話,其實是可以避免Eric亂喊進度的問題,也可以讓專案進度更加客觀。 只是,光這樣似乎還不夠… (上圖,Eric原始報表)  

1-14, 省力而非費力

- 前情提要 - Alex跟團隊開會,發現Ericr這份報表是基於「生產不是自己做,所以一旦發包出去就覺得那項交付標的之硬體價值已經完全取得」所做出的。 加上實際的付款期限往往在驗收後,所以透過此「時間差」,Eric的報表就顯得實獲值(EV)似乎大幅超越實支(AC)的假象。 但這樣的報表其實並不合邏輯。 透過Alex與團隊後續的討論,他們發現實務上Eric應該要在專案規劃時就思考到之後金錢流出的時間點,並讓進度跟支出的模式有相同的連結。 唯有如此,之後判定出來的進度才有參考價值。 但這時,Alex似乎又發現了一個新問題…

PMBOK導讀系列 -「選擇賣方」的三項工具

有個朋友在部落格留言問到PMBOK中採購程序有提到三個工具到底差別在哪裡。 - Weighting system - Screening system - Seller rating system 如果光看字面、光直接翻譯,三個都類似某種「評價系統」。 但因為PMBOK寫的實在很精華,也因此說明都非常言簡意賅;沒有這方面經驗的人還真的很容易覺得是一樣的東西。 加上台灣有些PMP課程的老師自己根本還一知半解,往往就胡亂跟同學說其實是一樣的東西。 害很多人總誤以為PMBOK只是個騙錢的胡亂流程。 這在我來看,是很可惜的。 這三個工具的出處,是PMB

2-1, 歷史不清 未來不明 艾瑞克的徬徨

- 前情提要 - Alex跟幕僚開完會,討論了整個實獲值於專案進度的評估後,大家終於得出Eric報表有極大的瑕疵以至於讓人無法看到專案真實面的這個結論。 但大家多少對案子還抱最後一線希望,想說或許推估的專案總花費還可以在合約價值內。   但在沒有看到更詳細的分析數據之前,誰也不敢亂猜。   也因此,Alex指派了一名女工程師去請Eric修改報表。 希望在合約還可以停止的期限內,盡快提供一個更真實的報表以便做出最佳的決策。   這位女工程師,也就是在會議上負責寫黑板的女生,是一個剛從學校畢業才半年的小女生。 她的名字叫做Catherine

2-2, 是適者生存? 還是俄羅斯輪盤?

(前情提要) Catherine在跟Eric討論後,提出了一個讓Eric可以去調整報表的方向。 因為這方式似乎真可以做出「專案完成時成本(EAC)」的預估,所以Eric終於信心滿滿、帶著笑臉的回去準備報表。   只是Eric雖然光明了起來,但Catherine卻因為這次討論,產生了一些疑惑…. 回在辦公室後,Catherine在接下來的時間裡變得完全無心工作;或該說,她第一次的開始懷疑起她的工作。 Eric剛剛大聲說出:「如果願意讓我繼續的話,我會盡全力讓案子做到又好又準時的! 總之,我一定會讓案子順利結案的!」 Eric說這段話時,那股熱

為何..專案管理是一種生活思維?

有人常問我,部落格的標題:「專案管理生活思維」到底是甚麼意思。 這標題其實涉及我最早開設部落格的原始理念。 我一直就想寫些跟專案管理相關的東西,但又不想只是很學術性的寫些公式或是技術。 一來公式與技術大家在教科書都找得到,已經一堆人寫了,也不差多我一人。 更重要的是,這些書上找的到東西卻不表示人人會用,很多人讀書只是為了考試,讀完也就放在一邊了。 以致於一些人還誤以為理論跟實際是兩條平行線。 「平行線」這思維其實最讓我困惑。 我自己有開些專案管理的課程,常碰到一些企業班的基層同仁其實「很輕藐」管理知識。 他們要不以為理論是無法跟實

2-3, 所謂捕捉好運...

(前情提要) Alex說到這裡停頓了一下,看著Catherine並捉狹的笑了一下:「我們現在做的事情,其實是在幫我們捕捉好運」   Catherine又一次睜大眼睛:「啊? 捕捉好運? 好運是可以捕捉的嗎?」 Alex把表情轉為嚴肅,點點頭說到:「當然可以,就如同釣魚一樣,不過有兩種不同的情境就是。 你來一起想像一下。」 Alex微微瞇著眼睛:「第一種情境。 是假設你在一個肚子很餓的情況。 找不到食物、沒有工作、只有抓魚這一項技能。 但因為肚子很餓很餓,又走投無路了,所以你想靠抓魚來填飽肚子。 」 Alex頓了一頓,慢條斯理的又說:「於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