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詩豪 Bryan Yao - 作者系列文章

姚詩豪 Bryan Yao
Bryan G+ ICON

成大土木所與美國西北大學專案管理雙碩士、識博公司共同創辦人、普錸資訊資深副總、國際專案管理師(PMP)、甲骨文與微軟認證顧問。曾任紐約市環保署顧問、MWH Global, Inc.專案控制經理,參與國內外多項大型專案並擔任百大企業之諮詢顧問。擅長以詼諧的筆觸以及理性的思維來探討生活中的大小事。文章常轉載於《商周》、《天下》、《經理人》等媒體。與張國洋合著《三年後你的工作還在嗎?》以及《沒了名片,你還剩下什麼?》。

那些「日本電車男」教我的事!

我有個大書櫃,其中一格是專門庫存買了卻沒空看的新書,我假日最喜歡做的事情之一,就是站在書櫃前面,隨意挑一本出來,然後翻到任一頁,站著讀個幾頁,再放回原來的地方(因為還有其他書沒看完!)。這個禮拜翻到一位日本人寫的談規劃的書(規劃力/齋藤孝),其中有篇談到日本火車是如何做到準點的,相當有意思,跟各位分享一下。

清明節、合八字、到PMBOK

上週末和全家人去掃外公外婆的墓,是位在山上的那種,所以大家都在自家的墓地旁焚燒金紙。每年都是由我和我弟負責這個工作,我一直覺得納悶,在山裡面這麼多人在燒東西,想想真的非常危險,風一來帶著火星的餘燼飄呀飄地,應該很容易引發山林大火吧?但為什麼多年下來,全中國人都這樣做,好像也還好喔?不然整個中國的山早就被燒光了吧!

這篇價值1500元

兩週前我很無奈地被警察開了一張1500元的罰單,理由是「後座乘客未繫安全帶」。為什麼會說「無奈」呢?因為這整件事實在太瞎了,警察原本要開單的根本不是我。想知道為什麼會這樣?來,我們看下去:

外星人攻佔地球之風險分析

我和Joe在課堂上解釋風險管理時,常半開玩笑地以「外星人攻佔地球」來比喻「衝擊巨大、但機率極低」的風險事件。或許地球上大多數的PM對於這樣的風險可以不予理會,畢竟面對客戶有時候和面對外星人也差不了多少,但對科學家和美蘇等大國的領導人來說,這項風險是否真能忽略呢?前幾天在Discovery看到一個節目,就對「外星人入侵」這件事情做了一連串有趣的邏輯推演。我從小就對外星人和幽浮非常著迷,忍不住和各位分享一下。

每個專案都有條鬼洗牛仔褲!

最近網路上流傳一則很KUSO的新聞,一開始是從PTT傳開的。 話說有位手繪家叫做阿聖,在台東夜市賣彩繪扇子。有次一位觀光客過來問他會不會畫「鬼洗牛仔褲」。阿聖平常對潮流比較不熟,他不知道所謂「鬼洗」其實是一家日本牛仔褲的系列產品,他們家的褲子除了粗礦的洗紋之外,最有代表性的就是那顆日本鬼頭,大概長的像這樣子(照片摘自Nippon Blue官網):

簡單好用的專案管理看版

去美國上班後才發現,有些用語的意義確實和台灣不大一樣。比方說在美國「顧問(Consultant)」通常代表第一線的執行者,有些企業因為內部人力不足、或是沒有特定專業的員工,因此聘用外部顧問來代為執行。但顧問這兩個字在台灣,有時卻被戲稱「顧門口」,暗喻只動張嘴光說不練的意思。回到台灣之後,每次被客戶尊敬地稱呼「姚顧問」時,還真會有心頭一驚的感覺!我一直認為,一位有價值的顧問,除了替客戶分析現況,提出策略之外,更要有捲起袖子,運用工具來解決問題的能力和魄力!這是「管理顧問」與「管理講師」最大的不同。前者除了理論,還要有執行的方法和輔導的能力才行。

納粹的最大敵人是「純粹」!?

這兩週我和Joe真的忙到靠腰,本週的文章眼看就要開天窗了。幸好前陣子我錄了一堆我最愛看的二戰紀錄片,休息時看到一段講同盟國與軸心國的戰車發展的節目,讓我有了本篇的靈感,所以偷懶看電視還是有好處的! 話說美國的M4 雪曼坦克(Sherman)和德國的豹式坦克(Panther)是二戰時期雙方的主力兵器,既然是兩強的重要陸上兵器,應該各方面的性能都很有的拼才對,但有趣的是,完全不是這樣,且聽我道來…

Less is More:管理系統正確與時效的平衡

時間是一個無情的篩子,唯有最精鍊的才會留存。 所謂的經典(Classic),不管是Burberry的Trench Coat或是Porsche的蛙眼大燈,都是在外型與功能上經得起考驗的設計,才能留存至今。時尚設計師都懂這道理,所以他們總是在經典之中尋找新的靈感。而這些經典的設計,往往使用方便而外型大方。我想Steve Jobs也會認同這點。 不過這概念一到了管理軟體這個領域,就常常往反向發展,真有點傷腦筋。

推薦一個自修PMP的好物

上週在辦公室跟同事聊到PMP考試,公司一位顧問告訴我一個「好東西」,我知道版上有不少朋友專案經驗豐富,管理概念也很到位,只是沒時間也不想花大錢去弄張PMP證照,接下來要分享的資訊或許你會有興趣。

我該去讀「專案管理碩士」嗎?

最近不約而同收到好幾封網友的email,他們考慮出國攻讀「專案管理碩士」,所以來問問我的意見。我想這是個不錯的討論,剛好寫成一篇給有需要的朋友參考。來信詢問的網友多半會交代一下自己的背景資歷,相對的我會給一些比較明確的建議。但版上的讀者每個人狀況不同,對「出國留學」這件事的期許也不一樣,因此這篇文章我僅提出幾個重要的「思考點」,讓需要的人作為參考。

為什麼有人是三顆星,有人是三條線?

上週二應邀到一位朋友(嚴格說是長輩)家中作客。這位朋友最大的興趣是美食和料理,只要一有假期,她就獨自一人旅行,目標就是世界知名的餐廳。目前包括她住的紐約在內,她已經「收嚐」了米其林大約50顆星,更厲害的是,因為自己也懂料理,她常常和餐廳主廚大談美食和「美技」,讚美的到位,批評的也中肯,因此結交了好些廚師朋友。多年前我們夫妻倆與她一同去紐約一家米其林一星餐廳用餐,對方主廚不但親自出來接待,還送我們甜點,真是相當難忘的經驗。

「只溶你口,不溶你手」的管理哲學

上週在客戶那邊開了個長長的會,有多長?大概可以把「魔戒三部曲」看過一遍那麼長。內容也跟精靈族的咒語一樣深奧,基本上就是關於PMIS(專案管理資訊系統)和ERP(企業資源規劃系統)之間的整合。不過今天不是要來談這嚇人的技術問題(這些know-how我可是要收錢的!my precious!),而是在會議中有段激烈的討論,牽涉到管理的哲學和心理問題,因此想跟各位分享一下。

白馬非馬,專案經理非經理?談「小PM」的定位

上週一個人走在路上,突然有人從背後拍我肩膀:「嘿!姚經理,好久不見啊!」回頭一看,是多年前的一位老同事,離職後就再也沒有碰面,當下隨意寒暄幾句,沒什麼特別,只是很久沒被叫「經理」了,讓我小有感觸。其實,當年我真正的職稱是「專案經理」,因為我上面還有個「專案總監」,也就是所謂的大PM,我的職權其實很有限,主要就是一個協調者的角色,連員工請假和一千元以上的零用金我都不能批,所以我那時認為「專案經理」應該不能算經理,跟公司其他部門經理在權責上還是有所區別的,但當時的同事各個都是有禮貌的好青年,大家「經理、經理」叫個不停,我體察他們一片赤誠,也就順勢把這頂高

孔雀與專案經理

「孔雀」會讓你想到什麼?孔雀開屏還是孔雀餅乾?不管想到什麼,應該不會跟「專案經理」扯上邊吧!最近在一個國外的部落格看到一篇專訪,題目就是「孔雀與專案經理」。專訪的對象是University of Southern Queensland(澳洲南昆士蘭大學)的一位管理學教授Jonathan Whitty(叫他小白好了)。他有時會在PMI的Project Management Journal發表文章,談的多半是專案管理中組織文化的議題。這次他以「進化論」的觀點來探討專案經理的生存之道。訪談雖然是英文,但他說話還挺清楚的,大家不妨自己聽聽看。

白忙一場

週末去河堤公園跑步,休息的時候遇到一對父女,小女孩正在講故事給爸爸聽,我坐在附近也忍不住偷聽了一下,這故事其實還挺有哲理的: 話說森林裡有隻狐狸發現一座充滿食物的葡萄園,就千方百計想要溜進去。但是葡萄園的圍籬很密,狐狸鑽不進去,聰明的牠便努力節食,三天不吃不喝,終於瘦身成功,便鑽進去大快朵頤一番。結果,因為吃太飽,變成一隻胖狐狸,就困在裡面出不來了!然後只好繼續不吃不喝,直到瘦回皮包骨後,才倉皇逃出葡萄園。 這可以說是個「忙來忙去一場空」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