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專案經理需求的特質 (中)

前文提到有人問我到:「一個專案經理到底應該具備甚麼樣的條件?」。 我思考後歸納了所謂三大方向、十二要點的條件。 為了讓大家閱讀順利,這十二要點在此再一次列出如下:  上集呢寫了老半天,但也只寫完專案經理「一定要有的特質」中第一項條件,也就是「態度」的部分。 這篇則接續來談後面的幾項條件吧!

看看別人賺多少? Schedule的市場又如何?

前兩日Bryan寫到關於目前專案管理哪裡最熱:四大海外就業市場調查,我想也趁這機會談談Scheduler這角色的市場概況。 台灣大部分的人可能對於這樣的角色比較陌生,但在國外的大型案子、或甚至專案管理較成熟的公司中其實是一個常見的角色,負責的工作主要在於協助專案經理控制時程。 控制時程講起來只是一句話,但更Detail的說法是協助PM把專案規劃拆解、並建置在專案管理系統上。 同時需要主動收集專案的進度、了解超前或是落後的原因,把狀況反應在系統上、並定期監控時程的變化、提出警示、或製作各類的分析報告讓專案經理(及其他Stakeholders)知道目前

專案管理哪裡最熱:四大海外就業市場調查

對多數人來說,取得像是PMP這樣的專案管理認證主要就是希望有更好的職場發展。美國專案管理協會(PMI)發行的期刊(PM Network)中有一篇報導,針對四個國家在專案管理專業的需求及發展作一介紹,這裡摘錄一些內容,讓大家可以和國內的現況作一比較。雖然數據是針對金融風暴前的統計,但我認為還是有相對性的參考價值。

專案經理需求的特質 (上)

前陣子有人問到「做為一個專案經理到底應該具備甚麼樣的條件?」。 這雖然不是甚麼奇怪的問題,甚至可算是個非常平常的問題,但老實說還著實讓我煩惱了一陣子。 問題並不很難回答,而是在此之前我其實一直沒有認真歸納過這議題,甚至連我自己一直也只有個模模糊糊的概念。 也因為連我自己都只有個模模糊糊的概念,這導致之前我在協助找專案經理時,人資主管問起我到底關注哪些條件時,我只是非常抽象且含糊的跟她說:「呃…我想找內心有光芒的人哩」。 她又問:「需要考過PMP之類的專案認證嗎?」 我說:「倒也沒這麼需要,就算沒有只要有光芒我也可以培養的起來。 最怕的是那

超激婚禮規劃實錄 - 勝犬必讀!

最近電視上聽到來年是孤鸞年,有些情侶打算趕年底結婚,我對民間習俗的了解只有冬至要吃湯圓,夏至要吃刨冰的認知,不過倒是想跟大家提提我印象中最符合”專案管理”精神的婚禮。  

自由的代價

美加因為地大人稀,並非如台灣一樣幾乎路口都能有紅綠燈做管控。 有些住宅區的小巷子裡,多只有所謂的「Stop Sign」。     「Stop Sign」這東西長的如上圖所示,是個八角形的紅色牌子,有個大大的「STOP」(停止)字樣標示在中間。 若開車經過時,地上有畫線時你要停在線前面;地上沒線你則要停在牌子的前面。 假設路口有車同時到達時,則根據先來後到路口的時間依序起步。

定位

有玩遊戲的,大概都知道台片這東西。 我自己是有一長段時間沒玩遊戲了,而前兩天因為一些事情突然告了一個段落;一下子不知道晚上多出來的時間該幹嘛,所以想說或許去找台甚麼主機回來。 去了住家附近的小賣店,看到一堆人在翻著目錄買著各類盜版片,PS、Xbox360、Wii都有,一下子場面還真有點震撼。 沒想到原來不管哪一時期的主機,改機都一樣存在、而盜版也還是一樣熱賣。 當然,說穿了台片這東西其實也沒這麼太特別的,從之前玩Sature、PS1的時代就一直有了。 甚至也不用說遊戲,電影或是動畫隨便P2P上也很簡單就可以找到一堆盜版的來源。 但我這篇文章倒不是要

專案管理與生涯規劃

最近在紐約認識一位新朋友,他是台灣來的留學生,畢業後留在這裡工作。他最近對PMP專案管理認證很有興趣,想說服他的主管資助他取得證照,他一聽說我是從事專案管理顧問的行業,於是就跟我聊起了相關問題。這些也是我在台灣擔任講師時,許多同學共同的疑問。 專案管理對我的工作有幫助嗎?

產線化的創意管理

Aaron的研討會中,還有一樣東西我覺得很有趣,這次則想跟大家來分享分想這部分。 他談到自己從福特的生產線領悟出來對於動畫專案的管理與監督的方法。 這可能讓一些人嚇一跳,想說創意的東西能用生產線的概念來管理嗎? 但這也是我覺得有趣也值得跟大家分享之處。 那這次的內容雖然他只是提到在動畫的應用,但是其實在任何專案都可相通。 不過他在研討會對這部分講的很快,大概只花了五六分鐘。 細節其實沒有講到這麼清楚,所以文章中一部分算是我自己聽了之後另外多加補充的。 他在投影片放到一階段時,他起身走到白板旁,用筆畫出了類似的圖案:    (註,上圖跟Aaron實際

世界運行的原則都是相通的 (下)

上周提到去數位內容學院聽了半場Aaron Parry對於動畫國際合作與資金管理的經驗分享。 他在座談會中講到作為一個製片(Producer),除了大家耳熟能詳的工作以外,還有一些軟性的工作包含「扮演律師」、「扮演輔導者」、「以及玩玩小政治遊戲」這些事情。 除此之外,下列這些也是他認為作為一個製片每日可能會需要參與的工作: - Protect the film from the marketing (從市場面保護案子) - Defend the Project from Studio and Director (從發行商與導演角度保護案子) -

世界運行的原則都是相通的 (上)

這篇是2008年九月上旬參加數位內容學院一場課程後的心得分享,談的是動畫產業製作人對於案子管理與國際合作的看法。 雖然我部落格的讀者恐怕不像我們集團裡頭的成員多是做電影、動畫、遊戲等創意開發的工作,但其實不分產業、專案管理的概念是相通的,所以我還是把這篇貼上來分享給大家。 也建議大家可以稍微看看。 上周五去數位內容學院聽了半場動畫國際合作與資金管理的經驗談。 主講人Aaron Parry 是一知名的美國資深製片,從數位內容學院提供的資料來看,他有超過十年以上的動畫經驗,參與過如海綿寶寶、 Scooby Doo、Iron Giant等動畫,並與派

1-12, 所謂「無法量化」的進度...

- 續前文 - 禮拜一回到辦公室,Alex馬上召集幾個幕僚一起開會。 他把周末烤肉時發現的問題講給大家聽:「我在周末仔細看了Eric的報告,發現參考價值很低。 他的報告最少有兩個問題。」 他看了看大家後緩緩說道:「首先,當他把人力薪資跟元件的材料都換成錢來看時,這裡似乎產生一個大盲點。 你們想,材料的費用多貴啊,跟薪水相比根本不成比例。 這樣比起來,一些要花很多時間的勞力工作的重要性反而被蓋掉了,變成進度重點都在元件材料的購買上。 就好像去大賣場買台冷氣,假設分成冷氣本體的錢、運費、還有安裝費。 若付了冷氣的錢就認定95%完成,那不就荒謬了嗎? 實際上

1-11, 實獲值,其實是騙人的東西吧?

上次說到Eric做了一份實獲值的報告。 從這報告看來進度似乎並不壞,尤其Eric本人也多次強調希望案子能進行下去,所以理論上Alex好像應該批准讓案子繼續走下去。 可是呢,拿著Eric給的Excel報告Alex是看了又看,總覺得有哪裡怪怪的。 繼續走當然不是壞事,可是萬一因此決策錯誤公司可要賠一大筆錢,自己搞不好還會因此丟官。 也因此,他一整天始終拿不定主意是否該批准讓案子繼續。 晚上回了家,Alex也還放不下這件事情,因此吃晚飯時氣氛並不怎麼熱絡。 Alex老婆想著要轉移一下他的注意力,於是開口說到:「兒子明天可是要放暑假回來了呢! 可真好久沒看到他

(書摘) 豐田流,現場的人才培育

本篇是看完「豐田流,現場的人才培育」這本書後我的摘要。 紅字部分則是我個人的心得與想法。 [豐田流現場的人才培育]  作者:田中正知.  譯者:何月華 財團法人中衛發展中心 發行 Page3 ..要讓豐田生產方式發揮機能,有幾個不可或缺的條件。 如果忽略這些要素時,卻只是徒具形式地導入,正是問題所在。 ..很少聽說有企業在導入豐田生產方式前會考量如何醞釀這樣的企業文化。 Joe: 別人成功的其實靠的並不是一兩樣管理方法或是工具,而是讓組織文化徹底改變,並讓所有人發自內心的用不同的思維在做事。 所以我看這類心得分享時(不管是ISO、是豐田、是專案

關於專案管理工具(PMIS) (一)三大類型

Project Management Information System(PMIS)是專案經理不可或缺的好朋友。 PMI在PMBOK中也屢屢強調這東西的重要,不論是在規劃、執行、控制時都占有舉足輕重的角色。 但問題在於,市面上這樣的工具實在太多了,有的貴、有的便宜、授權方式不同、甚至功能都不完全一樣。 一個很多人可能會訝異的事實是,現今的PMIS並沒有甚麼標準可言。 有些套裝軟體設計的非常嚴謹、有些設計的自由度很高、但也有些根本是外行人設計出來的騙人東西。 所以,如何選擇適合自己專案(或公司組織)的工具,其實是個非常值得深入探討的議題。 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