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1-3, 到底是誰害的(下)

(承前文) 故事繼續之前,我們先來聊聊到底是怎麼讓事情變成這樣的吧。 到底誰是壞人呢… 是Eric嗎? Well, 雖然Eric因為沒有誠實面對造成一些問題 - 從一開始他因為恐懼所說的小謊(跟老闆說很容易就能解決),讓他之後騎虎難下而沒辦法坦然面對真像。 不斷的繼續做假,才造成整個狀況惡化至此。 這部分當然是有他的責任,但卻不是我最想要談的東西。 一來,我並不打算從道德的角度來看這件事情,畢竟若故事講了半天只是宣導人要誠實,也未免太八股太無趣了吧? 我還不如直接貼華盛頓砍櫻桃樹的故事,最少不用自己寫的累得要死。

1-2, 到底是誰害的 (上)

說起來,還有人記得可憐的Eric嗎? 他曾有個專案因為一開始的定位不清,以至於後來花了很多時間累得要死卻只落得被罵的下場。 但自從那次血淚的經驗後,Eric學到教訓,並決定之後所有的專案他都要好好的準備個詳細的Project Charter(專案授權書)並取得高層的認同與授權。 他想,應該可以從此脫離悲慘的命運吧。 如此,又過了幾個月。 這次,他被授權帶領一個全新的案子。 他們公司其實一直都不大,之前大多是幫手機廠接單做些小開發或小設計。 幾年前雖然想弄些自有品牌的東西,但其實一直沒有明顯的成效。 而在新總經理上任後,更開始想嘗試些不同

1-1, 功勞 苦勞

會議室中一片寂靜 所有的主管眉頭深鎖,盯著台前的總經理;他正用著誇張的手勢大聲的責罵著所有的人。 台下的一位專案經理,Eric幾次想要開口反駁,卻都因為不知道怎麼清楚解釋這一切的來龍去脈而只好作罷。 畢竟台上總經理指責的都不能說有錯,確實案子Delay嚴重、甚至嚴重超支。 但Eric卻不認為自己有做錯,只是在這當下卻完全無能為力。 只好憋著臉握著拳頭被挨罵。 上個月初,N公司在前任總經理退休且新的總經理上任後,在一個月間所有的專案都被拿出來檢討。 而今天則是總檢討大會,所有的主管都列席,低著頭聽著新任總經理生氣的訓示大半個鐘頭。 N公司

夫將者,國之輔也

孫子兵法理頭開宗明義的第一段寫到: 「兵者,國之大事也;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故經之以五,校之以計,以索其情。一曰道,二曰天,三曰地,四曰將,五曰法。道者:令民與上同意者也;故可與之死,可與之生,民弗詭也。天者:陰陽、寒暑,時制也。地者:高下、廣狹、遠近、險易、死生也。將者:智、信、仁、勇、嚴也。法者:曲制、官道、主用也。凡此五者,將莫不聞;知之者勝,不知者不勝。」 這段的大意是說: 決定戰爭勝負有五個要素,分別是「道」、「天」、「地」、「將」、「法」。 「道」指的是「上下同欲、君民一心」,方向集中才能同心協力。  「天」指的則是「

不能心電感應,所以這麼做.. (圖多)

之前提到人與人之前無法透過心電感應互相察知彼此的意念,以至於知識無法快速轉換、想法與心意也很難透過語言來溝通;而各類誤解與錯誤更可能在言語溝通中產生。 但饒是如此,專案還是得做,我們終究希望能把心中美好的概念、設計、與構思在世人的面前展現,至於無法心電感應下意念整合與理解的困難,則要想辦法排除…… 我這邊處的公司是一個完全專案導向的產業,所有的商品都有高度的不確定性、時間性、以及需要大量的人力投入。 但在這樣複雜且動態的環境下,我們如何確保橫向的溝通與連繫? 尤其如何確保所有溝通路徑能在動態變動的環境下沒有斷裂並能確保同

如果我們都能心電感應多好?

人類間語言的有限性也常常讓人深感挫折。 會議就是一個例子。 常是大家熱熱鬧鬧、興高采烈的討論了一堆東西。 但離開會議室後,往往沒人知道具體結論是甚麼,或每人其實都有不同的解讀。 以至於「很有共識」的會議開下來,最後卻常沒有各自以為是共識的成果出現。 另一個狀況則發生在事情爭議性很高、而立場很難黑白分明時。 人一多時反而無法暢所欲言,官樣的文章談了談最後問題一樣無法解決。 所以相較於很多人喜歡開會解決問題,我反而老有開會很難解決問題的感覺。  

幹嘛要看著後照鏡開車?

  下面是一個常見的專案規劃,專案的負責人把所有工作用Excel列出,並定出他覺得可行的開始與完成時間。   (表一,某專案的作業清單) 假設今天的日期是九月十日。 透過上圖可以看出,在紅線上面(也就是九月十日之前)有四個作業的開始日期或結束日期跟預計的時間有所出入。 因此,在這組織裡頭的高階管理人員可能會要求專案經理針對這些作業的延遲做出報告,給與每個延遲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