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選擇

那些日本女生教我的事

最近我腦中莫名地想起兩件跟日本有關的記憶片段,我猜跟前陣子新聞不斷播放釣魚台事件有關吧!今天倒不是想來談政治或是國際關係,而是要分享一下我自己關於情緒和思考這兩件事的一些感觸。 剛上大學時我短暫學過一段時間的日文。現在我五十音都忘光了,卻莫名其妙記得老師上課閒聊的一個片段。我的日文老師是一位台裔日本人,她有次鼓勵大家要多讀書,多吸收新知,不是聯考結束後就把書丟到一旁。

篩選成案與Project Governance (上) 五大選案錯誤問題

十二月初我曾經轉貼過一篇關於「如何篩選案子的文章」- 如何做年度專案的選擇? 在那篇文章的導讀中,我提到我將會也寫一篇關於我對此議題的看法。 這幾天終於把這寫出來了。 雖然「篩選案子」這議題對很多人可能有些遙遠,但我覺得這其實是個很重要的知識。 就算你今天還沒有機會主導公司的政策,但心裡有個底,對於長期自我發展是很有幫助的。 而且若你能搞懂這議題,你也會能理解,其實很多時候專案最後的無力感並非因為你(一個PM)所造成的,有時候其實是非戰之罪。 換言之,看看這篇文章,或許能讓你對很多專案中碰到的問題較能釋懷。

管理要學的是情境、而不是精準的死背公式

最近我注意到一個現象,提出來跟大家討論一下。 這其實也不是甚麼新議題了。 之前有寫過一篇叫物理忌妒的文章,談的是經濟學上的迷思 → 很多人希望把經濟問題以物理學的方式找出一些定理,並以數學的方式來加以統整解釋。 但經濟學其實涉及人的心理變動,而人心並不是數學公式能加以標準化的東西。 也因此過去幾十年來,過度偏重數學性的經濟學,其實有走偏的傾向。 在那文章中,我提醒大家在管理議題上也該注意類似的盲點,不要急著想把複雜的議題簡化成單一答案。 但我後來還是不斷發現,很多讀者來我們這邊、讀了我們的論點,不免會被我們的觀點影響。 要不是想簡單地把

納粹的最大敵人是「純粹」!?

這兩週我和Joe真的忙到靠腰,本週的文章眼看就要開天窗了。幸好前陣子我錄了一堆我最愛看的二戰紀錄片,休息時看到一段講同盟國與軸心國的戰車發展的節目,讓我有了本篇的靈感,所以偷懶看電視還是有好處的! 話說美國的M4 雪曼坦克(Sherman)和德國的豹式坦克(Panther)是二戰時期雙方的主力兵器,既然是兩強的重要陸上兵器,應該各方面的性能都很有的拼才對,但有趣的是,完全不是這樣,且聽我道來…

Less is More:管理系統正確與時效的平衡

時間是一個無情的篩子,唯有最精鍊的才會留存。 所謂的經典(Classic),不管是Burberry的Trench Coat或是Porsche的蛙眼大燈,都是在外型與功能上經得起考驗的設計,才能留存至今。時尚設計師都懂這道理,所以他們總是在經典之中尋找新的靈感。而這些經典的設計,往往使用方便而外型大方。我想Steve Jobs也會認同這點。 不過這概念一到了管理軟體這個領域,就常常往反向發展,真有點傷腦筋。

我該去讀「專案管理碩士」嗎?

最近不約而同收到好幾封網友的email,他們考慮出國攻讀「專案管理碩士」,所以來問問我的意見。我想這是個不錯的討論,剛好寫成一篇給有需要的朋友參考。來信詢問的網友多半會交代一下自己的背景資歷,相對的我會給一些比較明確的建議。但版上的讀者每個人狀況不同,對「出國留學」這件事的期許也不一樣,因此這篇文章我僅提出幾個重要的「思考點」,讓需要的人作為參考。

白忙一場

週末去河堤公園跑步,休息的時候遇到一對父女,小女孩正在講故事給爸爸聽,我坐在附近也忍不住偷聽了一下,這故事其實還挺有哲理的: 話說森林裡有隻狐狸發現一座充滿食物的葡萄園,就千方百計想要溜進去。但是葡萄園的圍籬很密,狐狸鑽不進去,聰明的牠便努力節食,三天不吃不喝,終於瘦身成功,便鑽進去大快朵頤一番。結果,因為吃太飽,變成一隻胖狐狸,就困在裡面出不來了!然後只好繼續不吃不喝,直到瘦回皮包骨後,才倉皇逃出葡萄園。 這可以說是個「忙來忙去一場空」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