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專案治理

管理者的印記

甚麼樣的工作經驗最令你難忘?你是否曾經歷過這樣的工作,即使已離開了崗位多年,回頭想起自己曾經付出過的熱血青春,不知不覺就自High了起來?當然,工作帶來的高薪給人滿足,同事間的情誼讓人溫暖(更不用說是辦公室戀情了!),但如果你問我這題,我會說「成就感」才是王道!OK,那甚麼是成就感?我今天不想談什麼馬斯洛需求理論。只是想起前陣子和紐約的老同事閒聊,無意間談到我們在2007年幫客戶設計的報表和操作流程,現在已經被數十間廠商採用,做為專案進度的標準。這感覺只有一個字:「爽」!讓我想起一個電視廣告:一位年輕的建築工人指著摩天大樓,驕傲地跟身旁的女友說:

你的組織有需要PMO嗎?

專案管理這件事情因產業需求終於慢慢開始受到了重視。 不過可惜的是,在台灣很多單位還只是一種跟風的流行。 前幾年大家比賽考PMP,後來企業發現個人證照對公司經營的實質幫助有限,所以這兩年PMO也開始「受到重視」。 周圍開始有些朋友來問我:「我該去上某單位辦的PMO辦公室課程嗎?」。 也有人問我:「我們公司成立PMO並派我去規劃,可是我到底要做甚麼?」,或是「我被指派研究一下PMO成立的事宜,你有甚麼表單可以給我用?」。 看了這狀況,不免讓我又憂心起來。 數年前我寫了篇「你該去考PMP嗎?」、前一兩年我寫了「專案管理的騙局?」都是在談這類一窩蜂

好吧,我全招了!

老僑前幾天在文章講到過往的顧問經驗,他說: 我不敢說這樣的我們有比別人多知道些甚麼東西。我只敢說我們因為這些經驗,倒有比別人更多對於失敗的體驗與觀察,也有過更多感受到複雜組織所帶來的挫折感與震撼。並因為這些挫折感,在這十年中思考了很多一般書上沒能簡單描述的東西。 這段話觸動了我自己內心一直想說卻難以啟齒的一些事情。這幾年擔任企業顧問,在跟客戶和自己老闆的交手過程中累積了一些感想。我有寫工作筆記的習慣,回頭看看這些筆記,還真有不少是「錯誤檢討」和「事後教訓」之類的自我反省。在管理這個領域,「正確答案」其實很容易找,全都寫在書裡了,但你我

沒有壞人;只是因為大家沒有安全感

最近家裡的冰箱無預警的壞了。 我找了位維修人員來看,拆開來看了半天,最後跟我說是壓縮機壞了,換個新壓縮機要$7000元。 想想修理並不划算,所以就上網訂了一台新的冰箱。 PCHome效率很好。 下訂沒兩天,電器行的人員就跟我聯絡了,說他晚上會送到。 到指定的時間,果然電鈴準時的響起。 只是開了門後,就開始有點奇怪了。 因為,怎麼久久都沒見到人上來? 雖然我住的地方沒有電梯,但畢竟只是二樓,冰箱也不是超大台那種,半天都沒動靜實在古怪。 我穿了拖鞋探頭出去看,發現一位年輕的女性在樓梯的轉角指揮。 而後面則是跟了一位約30

太多領導‧太少管理

我自己這幾年一直有個感覺,總覺得我們的環境太過於著重「領導議題」了。 而且總會在談論這議題時有意無意間把「領導跟管理」拿來比較。 這讓我一直覺得有種隱隱的不妥。 以商學院或是管理學院為例。 通常商學院都會有「管理概論」之類的課題,課程中都會拿「領導與管理」來做分析。 老師上課時,都不免俗的暗示「領導好於管理」。 比方說,會提「領導人代表靈活、有魅力、帶領團隊」;而管理者則在刻板印象中帶有「照章行事、不講人情、always play by the book」的印象。

夫將者,國之輔也

孫子兵法理頭開宗明義的第一段寫到: 「兵者,國之大事也;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故經之以五,校之以計,以索其情。一曰道,二曰天,三曰地,四曰將,五曰法。道者:令民與上同意者也;故可與之死,可與之生,民弗詭也。天者:陰陽、寒暑,時制也。地者:高下、廣狹、遠近、險易、死生也。將者:智、信、仁、勇、嚴也。法者:曲制、官道、主用也。凡此五者,將莫不聞;知之者勝,不知者不勝。」 這段的大意是說: 決定戰爭勝負有五個要素,分別是「道」、「天」、「地」、「將」、「法」。 「道」指的是「上下同欲、君民一心」,方向集中才能同心協力。  「天」指的則是「

三個打破穀倉、突破專案困境的方法

幾十年來台灣的經濟支柱多以製造業為主,大部分公司常是以功能性的部門(Functional Departments)做為其基本的組織架構。 比方說公司內可能會有業務部、設計部、工程部、生產部、會計部、或行銷部這樣的單位。 專長類似的人被聚集在相同的部門中,部門中每天則大多做著重覆度很高的工作。 比方說生產部每天忙著加工產品、業務部的人則每天跟客戶聯絡、拿著型錄拉攏生意、試圖談妥訂單等。 但是,隨著商業活動複雜度越來越高,服務、研發、創意、或是需為客戶量身打造的東西越來越多下,工作變得難以獨立切割。 產出物的流程也不再只是部門內自己的事務,而是必須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