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程

為什麼有些等待是歡欣的,有些等待卻是煎熬?

首先,我想講兩個關於「等待」和「絕望」的小故事。 上個月和一位老同學通電話,他人在香港,老婆跟孩子卻離開了他,獨自飛到美國,他們原本的家。他的言談中充滿了挫折和沮喪。 我這位同學在台灣唸到大學畢業就到美國讀碩士,然後就留在美國發展,他的工作還不錯,幾年下來,建立了自己的家庭,有個可愛的孩子,有房有車,住在不錯的社區,很典型的美國中產階級。他的太太很滿意這樣的生活,不但細心規劃孩子的教育,也參與很多當地社區的活動,就是一副要在美國落地生根的規劃。但我的同學卻有不同的想法,他漸漸發現,他很難打入以美國人為主的公司核心,多年下來,他的升遷並

沒量沒真相 – 談工作進度評估

管理是從「量測」開始! 不知道這句話是誰說的,但我覺得是對的。我知道有些人認真上了管理課,讀了一堆管理的書,甚至還拿到了MBA或是PMP,但回到辦公室,主管問起了工作進度,卻只有類似的回答: 目前一切順利,下週就開始收尾了!(請問這「尾」有多長?) 目前超過2/3的工作都已經完成!(那剩下的1/3是什麼?) 上週為止進度百分比大約80%!(掐指一算出來的?)

學姊的祕密:大揭露

(本文是「專案管理推理系列:學姊的祕密」的續篇,請先閱讀原文再來,不然會不知所云喔!) 寫完這篇推理小品,領教了各位超強的分析與想像能力,我現在完全可以體會為什麼有人會喜歡寫小說。老實說,很多讀者的回應中,包含了非常合理的推論,是我這個作者自己都沒想到的,我在文章裡虛構了這些人物,這些人物卻在大家的創造力中活了起來,真是相當有趣。讓我想起以前看過的一部電影:Stranger than Fiction,有個傢伙每天不斷地在耳邊聽到旁白,描述他正在進行的每一件事,然後,有一天他發現自己竟然是一位作家筆下的人物……

專案管理推理系列:學姊的祕密

我是琳,今年剛升上大二,在學校附近的公館商圈租了一間公寓。台北的租金貴得嚇人,幸好我有一位不錯的室友跟我一起分租。她是比我大一屆的學姊,叫做梅。雖然不像「五姬」那麼誇張,但她在學校也算是挺有名的,人長得漂亮,成績也不錯,但重點是很好相處,甚至有點傻大姊的調調,但或許就是這樣才讓她這麼受男生歡迎吧!

專案謀殺案 解答篇

續前篇 (這篇是解答,沒看過問題的請到 : 專案謀殺案 ) -- 講完這些後,他又開口問道:「聽了這些,倒是你還有其他問題想知道的嗎?」 我只問:『你知道這是個做甚麼的專案嗎?』 他翻了翻筆記本說:「據說是在幫死者出甚麼營運報告的系統? 但細節我也不懂了… 你有需要我可以明天再找那邊的人詢問…」 我伸手制止,『不,這樣就夠了。 這樣我大概就知道那天死者找的是誰了… 聽了我這樣說,他瞪大了眼睛:「只這樣你就知道了嗎? 到底是誰?」 我皺著眉頭答道:『我也不敢說

專案謀殺案

接到那通電話時,我正在廚房吃著三明治。 接起來一聽,是一個好久沒見面的學弟。 據說他現在是個高階的警官,兩人沒聯繫恐怕已經五到十年了? 突然打電話來還真是讓人吃一驚。 「你還是在做專案嗎? 你對Schedule很熟嗎?」,他在報上名號後劈頭就這樣問。 『算是還算熟悉,怎麼了呢?』,我吃驚的回答。 「電話說不清楚,我可以過去找你嗎?」 我心想:這也真是太沒頭沒腦了。 但最少也是認識的人,而且警察跟Schedule又有甚麼關係呢? 所以我報上地址,20分鐘後,我們兩人就在樓下的咖啡廳面對面坐著了。

凌亂的真相 vs. 圓滑的謊言

前幾天看到美國前國務卿鮑爾(Colin Powell)說的一句話: 領導就是解決問題。當屬下不再告訴你他們的問題,就是你不再領導他們的時候了!(Leadership is solving problems. The day soldiers stop bringing you their problems is the day you have stopped leading them.) 我不知道你感覺如何,但當我看到這句話,包括再度寫下來的當下,我是全身起雞皮疙瘩,就像第一次聽到蘇珊大嬸唱歌時一樣!而且,這句話讓我回想起一段往事:

地圖

你想去拜訪一個十年沒見的朋友。 但你這幾年從沒去過他現在住的地方,只知道是在宜蘭山區的某個地方,且你們約了第二天中午十二點吃午飯。 接下來你會怎麼做? A. 先安心的睡到第二天十一點,等出門再想怎麼去。 B. 自己找路真麻煩,也別多想就包計程車去好了… C. 出門前先找出到達宜蘭的幾個方法。 評估可行性、花的時間、難度,然後決定去的方法以及合適的出發時間。 我猜,大部分人會選擇C吧? 想的更全面的人,可能還會思考「哪條路可能塞車?」、「火車會不會更快更方便?」、「當天會不會刮風下雨?」、「地址會不會抄錯」、「對方會不

利害關係人管理三之不過就是多想些

記得之前看過一個類似這樣的故事。 有個人,暫且叫他A君吧,某天忿忿不平的跑去找他老闆。 然後質問老闆說:「我與B明明是同時來到這裡的,我們學經歷都相同、作的工作也類似,但為何B的薪水還有職位都比我升的快呢?」 老闆說:「我先不回答你,但請你先去幫我查查最近市面上最夯的東西是甚麼?」 A離開老闆的辦公室後開始上網做了一些訪查,回來跟老闆報告說:「最近最夯的東西,似乎是個在Facebook上叫【開心農場】的遊戲。」 老闆又問:「喔? 遊戲嗎? 那他們是怎麼獲利的呢?」 A遲疑了一下:「我不知道… 大概是賣遊戲片?

學習專案管理的出路

台灣通過PMP的人數在2009年底正式突破8000大關。其中有些固然是經驗豐富的職場老將,但也有不少年齡介在30歲上下的年輕族群,希望藉由「專案管理」這個新技能(或證照)來增加自己求職或轉職的機會。本篇我想特別針對這個族群,分享我個人的經驗與看法。

管理藝術(三)之 重點掌握、如何抓大放小

專案上最沒辦法避免的一件事情恐怕就是開會了。 而我老實說還滿排斥開會。 因為總覺得開會是件很浪費時間的事情。 一屋子的人,可是常常不一定有需要或是幫得上忙;尤其要是會議前準備沒做好的,更是惡夢,可以變成超級無效率的聚會呢。 但無效率的專案會議到底有甚麼特徵呢? 最明顯的特徵就在於「問題沒有重點」;問題雖然不斷的被報告出來,但與會者卻完全分不出各項的重要狀況。 比方說,某PM可能準備了一份「上周工作狀態」,然後在會議上逐條報告:   「咳… 上周狀況是這樣的。」 「首先,手冊第三章撰寫時碰到問題,

專案管理的用處何在?

曾經在一本理財書中讀到,當你聽到菜市場裡的人都在談論股票時,也就是該退出股市的時候了!近幾年,周遭的親友,不管是保險業的,大陸台商,還是藝術工作者,都不約而同聊起了專案管理,有的甚至還打算去考PMP(美國專案管理師)認證,我心中突然百感交集,想跟各位聊聊這個現象。  

壓力點的抉擇 (下)

趁大家可能還有印象時,讓我來聊聊為何我個人不喜歡之前那三個答案。 如有人已經忘記了,那我這也很快回顧一下那三個答案: 1. 凹徒弟加班,不給加班費。 2. 給徒弟一些加班費,同時自己跳下來做,但自己不拿加班費。 3. 凹徒弟加班給一點點加班費,並降低品質。 我們先從第三點來看。 如同上周我們提到的,品質是不該犧牲的一項選擇,最起碼是絕不能在「沒有與客戶討論之前」自己私下做這決定。 我相信有人是可以透過偽裝或話術來避免客戶發現這樣的抽換。 但問題在於,你沒辦法保證他絕對不會發現,你也始終冒著萬一被發現的風險。 而一旦被發現後,

壓力點的決策 (上)

這原本是一個我在07年01月WBSA世界商務企劃師 初階認證課程中的一個練習。 主要目的是讓有志於走往管理職的學員思考專案中經理人決策風格與可能影響。 有興趣者可以一起思索看看,下週將跟各位分享我對此部分的看法。 你是一位專門幫人做裝潢的師傅,上禮拜你剛接了一個案子。 一位多年熟識的客戶希望你協助當監工以幫忙裝潢他的一間老公寓。 他需要你來協助採買原料,並幫他找工人施作。 錢的部分是實報實銷,所以材料的單據跟工人的薪水他會按照實際花費提供給你,另外還會有一筆錢作為你的管理費用。

專案範疇管理與WBS再探

WBS之所以重要,如同上篇所提它是一個定義案子範疇(scope)的工具;而範疇之所以重要,則在於我們唯有能先清楚的定義出最後要「交出甚麼」,我們才知道專案到底要「做甚麼事」。 也因此,透過WBS這工具,我們將把專案所有的「交付標的」(Deliverable)以有系統的方式詳列出來。 在案子的初期正確辨識出Deliverable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因為不管是甚麼專案,專案一開始的目標通常都很抽象,很可能是「增進人類福祉」這種遠大的目標。 但抽象的目標若不能「具像化」,那案子要不就在大夥各自解讀下朝著不同的方向展開,要不就是專案進行中將遭遇到難以數計的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