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織行為

管理是一種態度,一種要求把事情做到、做好的態度

總經理:「對,這是我們花了兩年的時間才累積來的,我覺得企業的管理不見得需要很多規章,它有時只是一種態度,一種大家都想把事情做到做好的態度,一開始是我要求這些主管,他們也會要求自己的部屬,時間久了,我不用要求大家也會這樣做,因為這已養成一種習慣了,但我不會改變我『要求』的習慣,因為我認為只有當我持續要求,所有人清楚我對希望把事情愈做愈好的態度,他們會更努力找尋進步的空間,而不會流於形式。」

改革要成功,你該先搞定這三件事

我們是商業顧問,所以不可避免常常會有人來找我們諮詢管理問題、請我們去上課、或是協助內部改革。 多年的觀察下來,我的結論是:任何改革要成功,其實有幾個關鍵的前置準備。 換言之,講師與顧問不是魔法師,在你的組織還沒有準備好之前,外部顧問其實幾乎不會產生甚麼決定性的作為。 但甚麼是該事先準備呢? 我覺得有三件事。

上班族最容易忽略的人際關係陷阱

很多白領上班族在人際關係上常犯的錯誤:就是雖然平時工作認真、對老闆是戰戰兢兢、面面俱到,但對下、對外有時候顯得氣焰囂張或是趾高氣昂。 但這部分若不夠謹慎,其實很容易會變成工作上的阻礙! 對外氣焰囂張,最容易出現在擔任甲方承辦窗口的職位身上。 就算是個小職位,來往若都是廠商,那別人對你一定總是客客氣氣,動不動要來跟你請示拜託的。 待在這位置要是沒把持住,很容易會冒出大頭症 - 覺得自己..

小心組織內那些面面俱到的好人

我自己時常反思,當我碰到一些需要與人爭執、辯論與要求別人的場合時,我的選擇應該是什麼?是為了保全自己「好人」的形象,選擇什麼都不說,都接受?還是即便會讓對方不舒服,仍堅持針對事情影響的層面做評估,並提出正確的質疑與挑戰?

拉撒路任務,專案的三重限制

專案管理貴在如期如質完成專案範疇內的任務,但品質的好壞與時間、範疇、資源有極大的關聯,稱之為專案的三重限制。在星際效應電影中,以庫柏為首的太空人與科學家們,在sponsor布蘭德教授的遊說下,穿越蟲洞前往未知的星際去探詢適合人類居住的星球,是十年前拉撒路任務的延續。拉撒路一詞取自聖經,在新約《約翰福音》11章中記載,拉撒路病死後被埋葬在一個洞穴中,四天之後耶穌吩咐他從墳墓中出來,因而奇跡似復活。言下之意,這一趟太空任務猶如尋找奇蹟般的旅程,充滿挑戰。

如何帶領團隊往正確的方向衝?

三年多前我剛進入兵荒馬亂的環境,承受一波又一波的挑戰時,老闆古哥對我們部門說了這麼一段話: 『唯有不斷的進步,超出業務單位的想像,我們才能獲得更多的掌聲,也才不會被業務單位壓著打。』

做專案猶如身陷移動迷宮,「凝聚團隊」是唯一出路

在職場與專管的世界中,通常沒有什麼是絕對的,即使學理上告訴我們專案就是一定時間、範圍內有特定目標的工作,但實務上往往充滿變數,就像移動迷宮一般,變幻莫測。  電影移動迷宮中,人們被放在被稱之為迷宮幽地的荒野之地進行實驗,四周被高聳的牆面包圍,牆的那一側是每天有固定時間變化的迷宮陣,我們將這些可憐的實驗對象當成專案成員,那麼專案的目標便是逃離迷宮重回自己的人生。面對終日變動的迷宮,好比隨著內外環境不斷更動範疇的專案,每調整一次,就產生更多的風險,人們不知道鬼火獸(專案風險)藏身何處,心中不免冒出更多恐懼。

你心目中,最好的管理是甚麼?

  「Jimmy,你覺得管理是什麼?」,你冷不防的問了我這個問題。 「你這問題很大,我不確定怎麼回答你,不如你先告訴我你為什麼問這個問題吧。」 「我在某間大工廠擔任廠長,為了要管理好生產線的員工,要他們把品質做好,把產量做足,所以我制定了很多的規範,為了避免因分心而做出瑕疵品,所以我要求他們上工的時候不能跟其他人說話,如果說話要罰錢;為了有穩定的產出量,我也嚴格的要求每個員工的時間,上廁所、休息的時間一天不能超過半小時,因為他們一天上班八個小時,如果站在生產線上的時間不足七個半小時,當天的產量就會不足夠。」

組織為何會慢慢讓人失去同理心?

最近有個老闆來找我們,希望我們能幫忙他規劃一個講座。 我說,『關於甚麼題目? 專案管理的知識嗎?』 他搖搖頭說,「我們內部已經有設計很嚴謹的管理流程了(得意貌),只是我覺得我的員工常常相互推卸責任。 部門之間的隔閡也一直很嚴重! 很多人事情只做一半。 明明多用心一些,幫其他部門多擔待一下,不是能讓事情更圓滿嗎?」

PM的牛肉在哪裡?再談WBS

工作分解結構(Work Breakdown Structure, WBS)是許多專案管理初學者第一個碰上的專有名詞。你知道有MBA學位的人和沒有MBA學位的人最大區別在哪嗎?有種說法是,前者擅長在對話中饒管理名詞,而且一定要有英文縮寫,類似這樣: MBA一號:「你知道今天我Boss有多Evil?他在Board Meeting因為KPI的Issue和CFO互相finger pointing,最後竟然Blame on me,這明明就是RD Head和QC Team間的communication有Gap嘛!這些人真是Crazy,WTF!」

團隊運作之 民主不永遠是政治正確

(圖片取自 Fox.com影集 House) 之前寫了一篇跟搬冰箱有關的故事 (沒有壞人;只是因為大家沒有安全感)。 那篇談到放任大家的好心流竄時,最後可能反而帶來不好的結果。 這兩天我又想到在11/27日那天第一次上「連猴子都能學會的專案管理課程」時,也發生了一件類似且讓我覺得很有意思的事情。 在活動中,其中兩組有人出來積極的整合大家並做出決策;而另外兩組呢,則是採取集體決策的模式。 在活動結束討論時,我就對同學拋出了一個問題:『我注意大家在前個活動中採取著全然不同的運作方式。 有人是權威式、也有人是民主式。 請大家談談你們的想法?』

康熙(的Mail)來了

  金庸的武俠小說我想大家應該很早以前都讀過了,但我是在大學畢業之後才開始接觸,而且最近才終於讀完「鹿鼎記」這個長篇。結尾金庸大師寫了一篇附錄,是關於「康熙朝的機密奏摺」,讀了覺得相當有意思,不知道看過鹿鼎記的人有沒有印象?

沒有壞人;只是因為大家沒有安全感

最近家裡的冰箱無預警的壞了。 我找了位維修人員來看,拆開來看了半天,最後跟我說是壓縮機壞了,換個新壓縮機要$7000元。 想想修理並不划算,所以就上網訂了一台新的冰箱。 PCHome效率很好。 下訂沒兩天,電器行的人員就跟我聯絡了,說他晚上會送到。 到指定的時間,果然電鈴準時的響起。 只是開了門後,就開始有點奇怪了。 因為,怎麼久久都沒見到人上來? 雖然我住的地方沒有電梯,但畢竟只是二樓,冰箱也不是超大台那種,半天都沒動靜實在古怪。 我穿了拖鞋探頭出去看,發現一位年輕的女性在樓梯的轉角指揮。 而後面則是跟了一位約30

不在辦公事,也在辦公室

真的會不在辦公室也在辦公的,除了業務員以外,大概就是如我這種事情常常沒辦法在白天做完,只好半夜躲在家裡抓頭苦惱寫著文章或做企畫書的人。  不過,這句話如果修改幾個字,倒似乎對很多人而言又變得很有貼切性了。 比方說我有幾位朋友待在日本公司裡,公司高層就是會希望大家「經常性」的留下來加班。 但留下來加班可不表示有事情作,有時候往往只是因為大家都不敢走,所以百般無聊也得留下來跟大家大眼瞪小眼,甚至是得想盡辦法「裝忙」。 所以呢,有人看到我把標題定成「不在辦公事、也在辦公室」,搞不好會心有戚戚的會心一笑吧? 今天來談談加班這東西。

空隙

註: 本文原始是在跟公司內部的成員溝通、並宣導專案管理的概念。 (主要談的是績效考核這東西的危險性。) 某位同仁在他部落格提到一些組織管理上的問題。 本來我只是靜靜看著,想說不要隨便插嘴的好。 但這兩天想到,這些疑問或許是其他人也有的疑惑,那其實就值得聊聊了。 畢竟目前整個組織都在為了能打下更扎實的根基而陸陸續續在推動一些調整,雖然事前各規劃的人員都做了多次的會議、沙盤推演、以及密集的討論,但百密總可能有一疏,總可能有些甚麼漏洞是一開始沒被查覺的。 而另一方面,這些規劃與布局有時候不是瞬間的變更,往往是階段性、漸進式的,但調整步驟卻未必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