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策略

想去新創公司上班嗎?沒想過這幾點,你就虧大了!

我相信100年後的歷史書,將會描述今天的我們,生存在一個大創業時代。放眼望去,形形色色的新創公司陸續崛起。現在想創業的人,擁有比從前人更多的資訊與資源。對於非創業者來說,也多了許多發展的機會:那就是進入新創團隊工作。因為身邊有不少投入新創事業的年輕上班族,偶而也有讀友來徵詢我,是否適合去新創公司工作,今天就以一個創業者的身份聊聊我的看法。

其他行業都會在創業前就「算盡成本」,那為何軟體創業大家都不談獲利?

多數以軟體創業的人,在開發產品前的重點會擺在「發想 Idea」與「找尋有能力實作產品的夥伴」上,但對產品實際上市到底能有多少營收與利潤,往往只有美好的想像,甚至很多人對於軟體產品成功的定義是「擁有很多使用者」,這跟電影「叫好不叫座」一樣充滿了矛盾。軟體創業像是製作美夢泡泡,而泡泡要能持續存在的關鍵,其實是產品到底「能不能賺錢」!這論點乍聽之下充滿銅臭味,但卻是最重要的事情。

主管該這樣思考:讓一群人往前走,而不是一個人走在前頭

不知道為何,我想起了一位學妹跟我講的話:「一個人忙忙碌碌久了,就會變得庸庸碌碌。」記得那時候她臉帶著一絲無奈的表情,一隻手則是拿著小湯匙,無意義的攪拌著剛剛送來的咖啡。而那天特別的寒冷,帶著點咖啡香的白煙不斷的從杯子中漫出。在咖啡店裡鵝黃色的燈光下,我們一起面對了那現實中的一點無奈。

篩選成案與Project Governance (上) 五大選案錯誤問題

十二月初我曾經轉貼過一篇關於「如何篩選案子的文章」- 如何做年度專案的選擇? 在那篇文章的導讀中,我提到我將會也寫一篇關於我對此議題的看法。 這幾天終於把這寫出來了。 雖然「篩選案子」這議題對很多人可能有些遙遠,但我覺得這其實是個很重要的知識。 就算你今天還沒有機會主導公司的政策,但心裡有個底,對於長期自我發展是很有幫助的。 而且若你能搞懂這議題,你也會能理解,其實很多時候專案最後的無力感並非因為你(一個PM)所造成的,有時候其實是非戰之罪。 換言之,看看這篇文章,或許能讓你對很多專案中碰到的問題較能釋懷。

我該去讀「專案管理碩士」嗎?

最近不約而同收到好幾封網友的email,他們考慮出國攻讀「專案管理碩士」,所以來問問我的意見。我想這是個不錯的討論,剛好寫成一篇給有需要的朋友參考。來信詢問的網友多半會交代一下自己的背景資歷,相對的我會給一些比較明確的建議。但版上的讀者每個人狀況不同,對「出國留學」這件事的期許也不一樣,因此這篇文章我僅提出幾個重要的「思考點」,讓需要的人作為參考。

你的比較好

最近跟一些當PM的朋友聊天,訝然的發現很多人居然羨慕「顧問」這樣的工作。 他們覺得當個PM來著,一方面要滿足客戶或是老闆的「需索」,一方面又得照顧到下面團隊的要求。 一個變動下來,明明不是自己的錯,也得自己彎腰賠罪的跟RD人員道歉,別人才悻悻然的幫忙改規格或設計。 反觀顧問,感覺起來似乎是個沒甚麼壓力與責任的工作。 我根據自己的經驗都跟他們講,顧問其實並不會比較好。 看起來好像是另一個世界,但哪個職業不都有些不為人知的辛酸? 比方說,顧問其實只有一半的時間在參與案子。 另一半的時間在幹嘛? 幾乎都花在業務活動上,如拜訪客戶、宣傳、簡報、推銷產

歷史是一面鏡子

說起來,其中一項因為長大而痛苦的事情,恐怕就是生活中開始出現很多冠冕堂皇、可是自己常常全然不知其義的字眼。 比方說「願景」就是這麼一個字。 這字出現的很氾濫、甚至太氾濫了。 一堆文章老寫著願景願景的,看起來激勵十足,可是實際上有用嗎? 可以吃嗎? 或其實..只是個騙人的東西吧? 確實,這字有越用越空洞的傾向;但回歸本質而言,這其實還是個很有意思的詞。 一些雜七雜八的定義就不說了,最少我自己曾經看過一個對於願景這兩個字最簡潔有力的定義是這樣的:「居於現在,立足過去,放眼未來」。 你若仔細去思考,這三句話其實很有意思。 以白話來說,就是「基於現在

定位

有玩遊戲的,大概都知道台片這東西。 我自己是有一長段時間沒玩遊戲了,而前兩天因為一些事情突然告了一個段落;一下子不知道晚上多出來的時間該幹嘛,所以想說或許去找台甚麼主機回來。 去了住家附近的小賣店,看到一堆人在翻著目錄買著各類盜版片,PS、Xbox360、Wii都有,一下子場面還真有點震撼。 沒想到原來不管哪一時期的主機,改機都一樣存在、而盜版也還是一樣熱賣。 當然,說穿了台片這東西其實也沒這麼太特別的,從之前玩Sature、PS1的時代就一直有了。 甚至也不用說遊戲,電影或是動畫隨便P2P上也很簡單就可以找到一堆盜版的來源。 但我這篇

不在辦公事,也在辦公室

前段時間中華電信為了要宣傳他的PDA手機,打出了「不在辦公室、也能辦公事」的口號。 但我猜啦,真的會不在辦公室也在辦公的,除了業務員以外,大概就是如我這種事情常常沒辦法在白天做完,只好半夜躲在家裡抓頭苦惱寫著文章或做企畫書的無能人士。 其餘的人恐怕很少有不在辦公室,也在辦公的經驗吧? 不過,這句話如果修改幾個字,倒似乎對很多人而言又變的很有貼切性了。 比方說我有幾位朋友待在日本公司裡,公司高層就是會希望大家「經常性」的留下來加班。 但留下來加班可不表示有事情作,有時候往往只是因為大家都不敢走,所以百般無聊也得留下來跟大家大眼瞪小眼,甚至是得想盡辦法
  • 第一頁
  • 前一頁
  • 1
  • 下一頁
  •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