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小故事

工作交辦的技術

清楚且勇於交辦的好處很明顯,我不會成為瓶頸點,同仁也有學習成長的機會,也唯有讓大家都參與到這些額外的任務,大家才會更清楚自己還能做些什麼,也會了解到我對團隊的要求。

有什麼做什麼,其實是職場上最可怕的事

這不知道是多少職場工作者的生活寫照,最少我看過許許多多的人,是這樣子在過生活,很忙碌,但不知為何而忙,也不知忙完後可以獲得些什麼,這個狀況跟前陣子有個朋友跟我提到的:「人生最可怕的就是有事做。」,如果你現在沒工作,你會慌,你會想辦法快點找份工作,但是當你有工作,有收入,然後時間也被填滿,你反而不思考。

《灰犀牛》閱讀心得

灰犀牛這本書在最前頭談到大事在發生前通常有徵兆,這其實與我最近要談的數據分析與預測的觀念是一樣的,舉個簡單的例子,一個人被診斷出有重度脂肪肝,絕對不會是因為前一天吃的太重鹹太油膩,前一天沒運動,前一天睡眠不足所造成的,身體會出現較嚴重的病症,在前面這段時間一定出現很多的徵兆,例如疲勞、肥胖、腸胃問題等,但因為並未痛苦到需要認真面對它,所以問題往往被忽略,被延宕,直到受不了時才知道嚴重性,此時才來面對,運氣好的來的及,運氣不好的,可能就回天乏術了。

歷史資料 - PM存活的關鍵 (下)

這是我與Bryan為何能參與不同產業專案的原因。 因為當你能跟對方PM或是技術團隊把整個專案全貌展開後...

專案經理的兩大武器

上次跟大家講到考完PMP後第一個該學的東西,是去熟悉一套PMIS。 學這東西有兩個好處。 首先,這讓你能更快掌握大局,另一方面它也提升你在預估、規劃、以及面臨變動時的反應能力。 所以這是任何有心想往專案管理繼續精進的朋友,首先該掌握的實務技能。

[LifeHack 9] 如何讓假日時間過得更充實的五個小訣竅

「終於要放假了!」放假前我們充滿期待,覺得終於有真正屬於自己的時間。 「什麼?放假要結束了!?」但是放假後,我們卻常常變得失落,覺得自己好像沒有做什麼,但每週都有一次的周休二日48小時的時間就這樣溜走了。 其實,一個善於管理時間和不善於管理時間的人,一樣只擁有每天24小時的時間數量,並且時間飛逝的速度都一樣。但是為什麼有的人覺得假日很充實的原因,是他們做到一件事: 透過善用零碎時間、把握神聖時間,把時間做最大化利用

其他行業都會在創業前就「算盡成本」,那為何軟體創業大家都不談獲利?

多數以軟體創業的人,在開發產品前的重點會擺在「發想 Idea」與「找尋有能力實作產品的夥伴」上,但對產品實際上市到底能有多少營收與利潤,往往只有美好的想像,甚至很多人對於軟體產品成功的定義是「擁有很多使用者」,這跟電影「叫好不叫座」一樣充滿了矛盾。軟體創業像是製作美夢泡泡,而泡泡要能持續存在的關鍵,其實是產品到底「能不能賺錢」!這論點乍聽之下充滿銅臭味,但卻是最重要的事情。

[LifeHack 11] 我用來擺脫情緒枷鎖的十種方法

低效率的一個關鍵原因,可能是人被自己的情緒困住,讓我們過不去難關,讓挑戰看起來難如登天的,但往往不是事件本身築起了多高的城牆,而是我們自己的情緒陷入了低谷,所以再也無法攀越山嶺。

專案經理溝通三寶: 信任感、雙向 &….?

PMP 國際專案管理師培訓課程中,有一句老話:「一個專案經理百分之八十的時間都用在溝通。」其實這句話不僅只對專案管理師適用,對我們每個在職場上的人都適用,它百般重要,但它卻常常是隱而未見,更默默地引導了很多事情的走向(大部分不如你所預期),而「溝通」絕大部分的效益建構在三件事情...

拉撒路任務,專案的三重限制

專案管理貴在如期如質完成專案範疇內的任務,但品質的好壞與時間、範疇、資源有極大的關聯,稱之為專案的三重限制。在星際效應電影中,以庫柏為首的太空人與科學家們,在sponsor布蘭德教授的遊說下,穿越蟲洞前往未知的星際去探詢適合人類居住的星球,是十年前拉撒路任務的延續。拉撒路一詞取自聖經,在新約《約翰福音》11章中記載,拉撒路病死後被埋葬在一個洞穴中,四天之後耶穌吩咐他從墳墓中出來,因而奇跡似復活。言下之意,這一趟太空任務猶如尋找奇蹟般的旅程,充滿挑戰。

做專案猶如身陷移動迷宮,「凝聚團隊」是唯一出路

在職場與專管的世界中,通常沒有什麼是絕對的,即使學理上告訴我們專案就是一定時間、範圍內有特定目標的工作,但實務上往往充滿變數,就像移動迷宮一般,變幻莫測。  電影移動迷宮中,人們被放在被稱之為迷宮幽地的荒野之地進行實驗,四周被高聳的牆面包圍,牆的那一側是每天有固定時間變化的迷宮陣,我們將這些可憐的實驗對象當成專案成員,那麼專案的目標便是逃離迷宮重回自己的人生。面對終日變動的迷宮,好比隨著內外環境不斷更動範疇的專案,每調整一次,就產生更多的風險,人們不知道鬼火獸(專案風險)藏身何處,心中不免冒出更多恐懼。

搞懂這個,比PMP強一萬倍!專案的組織政治學!

上個月在某天的晚餐,還在念小學的侄子跟我說他們班上選班長的情況,他說:「我們班上都是男生跟女生各自一國,班上男生比較少,女生比較多,所以後來班長就是女生當了,男生只能當副班長」,我聽完覺得有趣,因為這種男女壁壘分明的狀況似乎從我小時候就存在著,長大一點我們開始區分同班與不同班、同科系與不同科系、同學校與不同學校,我們會習慣將人分成跟自己一國的與別國的,而這也成為一種我們成長過程必然會碰到的一種政治現象。

為何公司有些事,某人做很OK,換個人做就不行?

這是發生在我第一次當上主管的時候的事情。之所以被拔擢成為主管,不用說,工作表現還不錯是升遷的必要條件吧。幾乎公司裡所有的主管都會對一位新上任的HR主管有一些期待,有人認為公司的薪資結構應該要立即進行檢討、有人認為應該加強公司的教育訓練、有人認為應該改革公司的績效評量制度、有人認為應該提升招募效率...總而言之,每一個項目都有需要改革的地方,而我也認為自己一定可以為公司帶來嶄新的人力資源政策和措施,並且把公司的人力資源作很大幅度的提升。

員工歸屬感破表的秘密:「一張名片」外加「讓他當PM」

最近參與了一場聚集50位企業主及高階經理人的論壇,主軸在研究留才方法,主辦單位透過專家講述及數次的打散小組討論,過程非常緊湊及精彩,其中有一個議題是「留才,除了給錢給假,還能給什麼?」大家丟出各自看法討論消化後,我們得出的其中一個辦法是:歸屬感。

專業,就是用對方聽得懂的話,去告訴他不懂的事情

很多年前我去了某一間蘋果電腦經銷商做神秘客,很剛好有一對母女來向店員詢問使用上的問題,以下是他們的對話內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