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的Mail)來了

20110116_大陸康熙和韋小寶 

金庸的武俠小說我想大家應該很早以前都讀過了,但我是在大學畢業之後才開始接觸,而且最近才終於讀完「鹿鼎記」這個長篇。結尾金庸大師寫了一篇附錄,是關於「康熙朝的機密奏摺」,讀了覺得相當有意思,不知道看過鹿鼎記的人有沒有印象?

這篇講的主要是康熙皇帝為了能掌握地方輿情,建立了一套非正式的通訊機制。原本地方官吏奏事給皇上要透過「通政使」這樣的通訊部門,奏摺需經過層層審核和批示才會傳到皇帝手中,類似現今的公文制度。康熙嫌這樣速度太慢,而且擔心有些官員可能怕風聲走漏,不願意回報一些弊端,所以就要求幾位親信的大臣用密奏的方式,透過宮中太監直接把密摺轉交到康熙手中,皇帝直接批覆,中間不會有第三人得知。後來發現效果不錯,便擴大到皇帝親信以外之人,連普通地方吏治或是京城裡的行政要員,都可以透過這樣的方式直接密奏皇上,效果跟現在的Email也差不多了。所以在鹿鼎記中,康熙皇帝對於江湖上的大小事情,還有韋小寶在外頭搞的鬼花樣,都聊若指掌,多少是有歷史根據的。

鹿鼎記這篇附錄引用了不少奏摺本文,我覺得有意思的是,想像中給皇上的奏摺談的都是軍國大事,但這些密奏中其實有不少內容和一般朋友同事間的八卦差不了多少,很多都是些小事,所以有人稱這些密摺叫做「晴雨摺」。比方說大臣王鴻緒給康熙的一封密奏中就提到:江寧巡撫宋犖(讀作「落」)的兒子叫宋筠最近來京城考試,跟旁人提起他老爸得了「暈病」,今年暈過一次,剛到揚州又暈了一次,接下來頻率增加,但轉醒了之後仍可工作…之類。因為這位宋犖是康熙很看重的大臣,大概因為這樣,皇上便要王鴻緒訪查一下他的健康情形。除此之外,這些密奏之中也包含了不少地方上的民生數據,比方說降雨量、米價、百姓的閒談、和一些地方上發生的案件之類。基本上這些林林總總的訊息,就構成的康熙每天必讀的社會版、財金版、還有醫藥版新聞,這大概就是現在常說的「庶民經濟」吧!

從這些奏本中可以看出來,康熙不是那種高高在上不知民間疾苦的皇帝,比方像下面這一篇康熙給王鴻緒的手諭:「前歲南巡,有許多不肖之人騙蘇州女子。朕到家裡方知。今年又恐有如此行者。爾細細打聽,凡有這等事,親手密密寫來奏聞。此事再不可令人知道。有人知道,爾即不便矣。」這是說康熙去年下江南巡視時,有詐騙集團假借替皇上選秀入宮的名義,欺騙蘇州女子(原來星探詐騙是清朝就有的老梗了!),所以今年南巡特別交代大臣要調查此事,而且要低調進行。另外金庸在文中也提到,康熙非常重視這些第一手的資訊,每天一定逐篇親筆回覆,就算沒有特殊指示,也會批「是」或是「知道了」三個字。據說康熙每天至少要批這樣的奏摺50-60本,還一度得了網球肘之類的病,無法提筆,還是繼續用左手批示,真是一位超認真的皇帝,看來清初的盛世並非偶然。

我自己在寫email時,心理總有個矛盾,我個人喜歡用口語的方式和人溝通,但公事上的email太過口語又太過輕浮,似乎該四平八穩,不帶太多情感比較好。比方說,我想提醒客戶下週開會前,一定要準備好必需的文件,email中我大概會這樣寫:「想和您確認下週會議所需要的資料是否備齊,如需任何協助還請與我聯繫。」但我其實比較想這樣寫:「XX經理,上次開會有提到,我們需要這些文件以便在下次會議中討論,不要忘記囉!需要幫忙說一聲,否則下週的會議也就沒意義了!」後者感覺比較沒禮貌,不夠Business對吧?但我覺得因為帶有一些迫切性的語氣,事情比較不會被忽略。看了康熙和臣子間的書信往返,感覺古人似乎更擅長在信中投入情感,甚至帶一些幽默。

李煦是另一位被重用的大臣,也常當康熙的「報馬仔」。可是有一次他老糊塗了,寫了一封給皇上請安的摺子,但結尾又順帶提起江南某位大臣生病過世的消息(大概像這樣:皇上萬歲萬萬歲,喔對了,那個老張最近掛了!)。在當時「請安」和「訃聞」這樣的混搭是犯了嚴重的忌諱,有詛咒皇上的含意,兩事一定要分開呈報。康熙看了當然很不爽,但還是饒了他,在回信中除了斥責也虧了李煦一下:「請安摺子,不該與此事一起混寫,甚屬不敬。爾之識幾個臭字,不知哪去了?」李煦看了當然嚇到不行,趕緊回奏了一長篇請罪文,然後康熙就回:「知道了」。

另外有一段顯現出君臣間的情誼,還挺感動的。江寧織造曹寅(就是紅樓夢作者曹雪芹的爺爺)也是康熙重臣,當時染上瘧疾,李煦前去探病之後,上奏康熙請求賜藥,康熙是這樣回覆的:

爾奏得好,今欲賜治瘧疾的藥,恐遲延,所以賜驛馬星夜趕去。但瘧疾若未轉泄痢,還無妨。若轉了病,此藥用不得。南方庸醫,每每用補劑,而傷人者不計其數,須要小心。曹寅元肯吃人參,今得此病,亦是人參中來的。金雞拿專治瘧疾。用二錢,末酒調服。若輕了些,再吃一服,必要住的。住後或一錢,或八分。連吃二服,可以出根。若不是瘧疾,此藥用不得,須要認真。萬囑,萬囑,萬囑,萬囑!

堂堂「康熙大帝」送藥給臣子,簡直跟「鐵牛運功散」廣告「阿榮」的老母差不多,細細叮嚀,殷殷企盼,結尾還連續用了「萬囑」四次,加起來一共是四萬囑,不管哪個臣子看到皇上這樣要求,心裡的OS恐怕只有:「保庇,保庇,保庇,保庇」吧!

建議大家去看看金庸這篇原文,要比我這篇摘要精采多了。朕現在覺得看「康熙」比看「康熙來了」還要有趣,今日就此退朝吧!

附註:相片裡是大陸版鹿鼎記的兒時康熙和韋小寶

14 則讀友回應

  1. Cailing 2011-02-03 21:19:30 第 14 則

    但是這種心情不適宜(或許在當時的年代,也沒人能接受得了皇帝對帝國那份瘋狂的愛慕XD)令朝野理解,所以很自然的會被冠以“寬宏大量”等美稱來「合理化」。
    所以像煦老伯(襄助者)這樣 : 不慎將公事觸角(奏摺)誤伸私領域(皇帝的個人福壽) =「以公害私」--基本上是很容易被康熙帝本身原諒、包容甚至掩護。也就是說,只要是極有價值的襄助者資產,若不傷害“塑造大清的一切實際有利因素”,其他的法規(像是鐵定會惹滿蒙貴族不高興,一樣敢廢除圈地法or其他更須要傷腦筋的眾怒危機)就猶如盲腸之於人體。
    「以私害公」對康熙帝來說就是罪大惡極了(危害了大清創作),不論犯的多小,這基本上就只有嚴加懲辦的結局。(從很多史實可以得知,歷史上許多創作者{就我的經驗,尤其是7號}對會向自己要求溫情供給的身邊人,往往冷酷無情得多。因為他們的溫情除了作品可大肆取用精華外,絕不浪費在非作品的對象身上,不然就是僅剩杯底殘渣。)

    所以暫定結論:業餘愛好之神版的狂熱創作者的種種美德(尤其是對人),只有在作品不受威脅下,才可能得到最大限度的發揮,但並非當事人既有本質。(笑)
    康熙帝這種幾乎畢生都在為帝國作品而沸騰的淒美性質,很讓我們覺得過癮,不過很不利於人類(心智?)健康。(笑)

    Ps1:所以我最近還在思考,我很認同J版大說過“愛得太激烈的都沒有好下場”,但不知這句可否適用於統治者與帝國的關係咧?

    Ps2:不過個人認為韋小寶卻不能被歸類於2種任何之一,所以他在康熙帝眼中必然會是一個很獨特的存在。或許也讓康熙帝在屢次參照過韋的生命態度後,在自己與大清的某些既定的關係層面難以突破時,難免偶爾感到有所失落吧!

  2. Cailing 2011-02-03 21:11:17 第 13 則

    To B版大:
    這樣的分析也是要先感謝你和J雙版大的很多好文(也有一說叫美文)所啟發的呀,你們才是已經震懾我很多次了咧。(最震懾的是原來還有你們這種人存在世界上,因為我已經碰過太多討厭長篇大論的人了,幼年時還一度誤以為厭惡討論就是世界人類組成的全貌。XD)
    還有B版大說的“把自己當上帝”這句總結很切中意旨,那本<<男人是不完美的女人>>書中在援引<比馬龍>一劇時,所下的男人類型肖像館巡禮標題就是“業餘愛好之神”。
    所以可以感受到,康熙帝就像聖經當中的上帝那樣,他享受世界成長過程中帶給他的超巨大喜悅,在創造好了世界之後心滿意足地說:「這個世界甚好。」
    不過康熙帝跟其他也想當上帝的野心人士不同,上帝其實要將創作的一切概括承受,不論好或壞處(康熙帝的確很忠實地承擔了這些並奉獻自己所有);但其他的人只想要上帝的那份榮耀及權柄,其他的壞處則敬謝不敏,而且拒絕付出自己當代價(或只是剝削帝國,無法與其合而為一),但又想跟康熙帝有一樣的形象,這就很讓人傷腦筋了呢。
    這就是定出真正有著比馬龍式激情的上帝型(康熙帝)與其他野心人士所處高度之差的依據。:p
    還有「以公害私」或「以私害公」的地位在康熙帝這種人心中,是截然不同的。
    (又要說嘴李煦了XD)我甚至認為,其實康熙帝會「虧」煦老伯的最大原因終究是為了保護他這個大臣(大家也知道滿清的規矩[即使紫禁城宮女也是!]有多繁雜Orz),免得別有用心或好事者參他一本。
    因為對康熙帝這種創作者來說,他潛意識中根本不在乎自己的健康,如果在乎也不會認真學習到咳血或逼大家跟他一起進行超早朝(後來眾臣哀哀求告之下,康熙帝只好滿心不情願地把上班時間往後延,還被要求嚴寒冬季要比夏季打卡時間再晚半時辰)訓練,這基本上屬於慢性自殺,早已遠遠贏過縹緲的“詛咒”許多了!他只擔心(OS)“如果因為李煦一時寫糊塗,害朕失去這個讓朕狂熱創作大清的襄助者,那大清該如何是好?!不行,得特別罵上一罵,堅決不容許有利因子變少,免得創作大清生涯有變!”

  3. Cailing 2011-02-03 19:17:34 第 12 則

    Ps1:康熙帝的7號是由他生日所得的,畢竟我們無法叫他做問卷。所以生命數的小小“優點”大概是可以在被測對象不便配合(或毫無所覺XD)的狀況下,滿足他人去分析的樂趣吧!

    Ps2:“務求每人差異極大化”的心理,不僅有J版大在敗犬系列7提過的“市場差異化”,那種讓「對手」覺得“我方”是個會引起好奇而值得被青睞的目標那樣好用;甚至還有一個對等性:在後面也要讓「對手」覺得在“我方”眼裡,「對手自己」也要是[特˙別˙的]呢!
    在英國心理學教授Richard Wiseman(李察˙韋斯曼)的書裡所提到,西北大學Paul Eastwick(保羅˙伊斯維克)與其同仁的募集學生速配約會實驗中,發現有著『亂槍打鳥』心態者,最易被人排斥,而且是短時間之內。因為在愛情中,人通常會希望自己感覺是比較特別的,所以會比較容易察覺風流多情(糟一點的或者是飢不擇食)者。

    (所以有些正妹“萬用”追求術之類的書,把容貌達某水準階層的一群女性人類的“心智模型”下了粗糙的界定,並揚言凡用者將是手到擒來遇佛殺佛;剛好嚴重違反了人類小小夢想著“混蛋,我可是獨一無二的呀”之鐵律,故在下都以relationship的完全自殺手冊稱以上“萬用”書籍而不名。:P)

    • Joe Chang 2011-02-08 11:46:00

      我倒覺得也沒這麼悲觀
      大部分的人還是可以被分類及界定的
      換言之"策略"上面還是有可能走那類萬用書的應對模式
      但態度上,只需要調整到你講的"獨一無二",搞不好就完美了? :P

  4. Cailing 2011-02-03 19:17:03 第 11 則

    To J版大:
    版大之前{填問卷}所做的是“九型人格”(或稱九柱性格學),{生日數字相加}的叫做“九號人格”(或稱九種生命數字)。我之前也常覺得很像:p
    個人想法 : 雖然做問卷當中所處理的細節(個人化),是比單純加生日的範圍來得精緻(貌似結果的排列組合比較多)。不過這就有些像學測級分制,可能很多人有些題目答的確有差異,但只要差異值在一定範圍內,還是會被歸入同一型階層(像學測的PR值)的。所以就像變動(不論是大是小)一樣,爾後還是會被最終的趨勢(九型人格)給吸收(這句的概念來自於我借鏡了J大在版上某文裡對<<絕命終結站>>的觀點,我一再細讀過版主們的很多文章呢XD)。
    不過也有恰好超出臨界點外一些些(極小),卻被歸類到另一階層去;但是那種差異只對計算上有意義。而在實際上的大概感受上基無相異之處,為免偏離,所以延伸出EX.上升月亮星座or龍尾蛇頭or{九型人格}[填問卷的:D]的“側翼”(本身的號碼相鄰的就是側翼,故5型又有5w4、5w6的不同款)?

    暫定結論是,所以九型人格和九號生命數字最後都殊途同歸地,處於永遠有一大堆人都同型號的無差異狀態?
    再想一下,也許就是人類總有獨特感(所謂的量身訂作或個人化專屬)的潛意識需求,所以世界上才只好拼命發展出一套比一套新的分析系統,甚或將它們互相排列組合(像生肖星座血型就是現在農民曆的三大合體金剛),務求每人差異極大化的原因?

    但又想到J版大在我所認知的世界裡提到,提到過其實大部人的心理欲求都很類似,那麼可供這些類似的心理欲求所差遣的命運模型,大概也是相去不遠吧?
    因此個人認為,命運類型若只有構築完藍圖,僅算半完成狀態;最後必須放入天意市場,讓天意市場去做最後的修飾/正/理,因此即使同型也有可能有截然不同的發展。
    所以我們只能靜待天意的市場阿里會怎麼出拳(或賞耳光XD),更精細化大家以人力所能得出的粗略模型(非理性折減等因素交相煎熬出的宿命?)囉。(或者說來為世人的定型化生涯中增添一些不可預期的生命情趣?:P)

  5. Joe Chang 2011-02-03 11:25:35 第 10 則

    to cailing
    我之前是回答一堆問卷,然後說是第五型
    沒想到加一加出生年也算?
    這樣不是同年的都同類型,不就沒甚麼意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