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管理藝術(二)之 平衡需求、但別想討好所有人

我有很多年不太去台灣的風景區玩了。 這是因為我覺得不管去哪裡,怎麼好像都是一個模樣? 彎彎曲曲的山路邊有著一樣的風景:一邊是水泥的護坡、而另一邊則滿滿都是「庭園咖啡」、「放山雞」、「民宿」的招牌、或是一堆密密疊著長像類似的鐵皮屋。 等到了定點之後,十之八九更是同樣的類型。 也不知道是業主貪心還是怎麼樣,明明不是很大的一塊地,招牌上大多宣稱有小木屋、農場、向日葵(或是薰衣草)花田、兒童遊樂區、咖啡座、烤肉、吃放山土雞、射箭、交誼室、網球、野外求生、甚至漆彈區。 偏偏也幾乎沒有例外。 這類號稱「全方位」的休閒場所幾乎都只是「號稱」。 你也不

管理藝術(一)之 拉高視野、見林但不見樹

前篇提到,我覺得對於專案成功有幫助,而所有專案負責人都該嘗試培養的一些偏向藝術性的處事方法: - 拉高視野、見林但不見樹 - 平衡需求、別想討好所有人 - 重點掌握、如何抓大放小 - 主動發現、爭取前置時間 - 降低風險、弭禍於無形之中 - 醜話先說、對事但不對人 - 品質管制、追求標準、一致、與穩定 - 降低流言、合適的訊息分享 - 沒有英雄、人員培育與接班計畫 - 避免發散、一切都跟收斂有關 - 歷史借鏡、能重複應用的才有價值 這次要談第一項,拉高視野、見林不見樹

決策的平衡點

水、電、還有瓦斯大概是最基本的民生必須服務。 可是不知道有沒有人注意過? 水表、還有電表一般都是裝在住家外面的公用區(樓梯間、屋頂之類),唯有瓦斯表是多裝在家裡 (再不然也是裝在院子陽台這類屬於自家範圍的區域)。 原因為何? 老實說我一直不知道,也曾經好奇過一段時間。 搜尋「骨狗」過,但從來沒找到真正的理由。 目前自己的推估大概是基於安全因素吧? 畢竟瓦斯是會燃燒或爆炸的,要是住戶無法隨時看到瓦斯表的變動而漏氣了,可能根本不會發現,那搞不好就很危險啦。 當然,以上是我的猜測,對不對也不知道。 不過,這其實不是我這篇主要要講的東西,

3-5, We don't have a choice

不知不覺,我自言自語了起來:『唯一的問題,只在於那是甚麼而已…』 聽我這樣的自言自語,Catherine挑起眉毛疑惑的看著我。 我把思緒很快的整理了一次,然後又開口問道:『在哪前後,你們公司是有發生甚麼大事嗎?』 Catherine還是疑惑的看著我。 我搔搔後腦的頭髮:『我的意思是說,也可能不是因為案子的緣故。 也可能是因為公司有甚麼不得不為的難處? 所以只能硬著頭皮做下去、去賭案子最後會成功?』 她恍然大悟,然後俏皮的一笑問說:「變成過河卒子嗎? 可是案子不是還可以停損? 合約也明明有解約條款啊? 應該沒有這麼逼不得以非得做完?」 我皺皺眉

3-4, 下去就浮不起來了

「所以,沉沒成本到底是甚麼意思呢?」,坐在隔壁的老伯提出這樣的問題。 對面的「那位女性」… 或許現在應該稱呼她為Catherine了吧? 她倒是搶先開口說明。 我因為對整件事情知悉甚少,想繼續多聽聽她講的東西;此外我也希望趁這時間自我釐清一下,所以在那當下,我就只是靜靜的聽她對老伯解釋。 她對著隔壁的阿伯說到:「簡單的講,沉沒成本就是之前已經先花掉的成本。 可能是花時間去做一件事情,也或許是金錢方面的投資。」 「之所以叫沉沒成本,在於那些東西都已經用掉了、都已經拿不回來了。 所以無論當時投入了多少都不該讓它影響到之後的決策

3-3, Beyond the Point of No Return

「那天下午的高階經理會議我其實是有參加的」,那位女性開口說到。 我本來正要接話,但覺得好像不適合打擾她,所以急忙把剛到口邊的話又吞了回去。 等了一會兒,她才又靜靜的開口:「那樣的會議,Alex每次都需要一個人在旁邊幫他紀錄、遞資料。 有時候臨時需要甚麼文件時還得回辦公室幫他找來。 這種會議,有時候助理比主管還辛苦。」 「也這麼剛好,Alex的秘書那天請假。 所以我那天早上剛回到座位時,他就過來跟我講說下午要跟他一同參加那場會議。」 聽到這裡,我疑惑的抬起眼。 同時我還不自覺得半舉起右手、食指有點遲疑的在身前舉著,想問又不知道怎麼問的好:「所

3-2, 骨氣、角色扮演、與安全感

就在「那位女性」正準備要回答我時,沒想到坐在我旁邊的那位老人家插口說話了。 他就是剛剛我一坐下來立刻跟我抱怨被丟在這「荒涼」角落桌的那位新娘的某個叔公或是某個舅公。 他插嘴說道:「風行草偃怎麼行呢? 隨風搖擺不是沒有骨氣啦? 做人怎麼能只看風向來選擇要做這不做那呢? 這是不對的、這是不對的!」 『啊!?』,聽他這沒頭沒腦的一頓教訓,我還真是傻眼了。 停了半晌,我才又能開口說話:『阿伯,風行草偃也不完全是壞事吧? 何況,誠實本來就是該做的事情啊? 現在是誠實還能因此被肯定,沒比這更好的了吧? 我要是Eric高興都來不及了。 這樣怎麼又會不對呢?』

我的美國之旅 - 紐約市環保署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類似的感覺,越是靠近自己的事務,因為身在其中,反而很難跟旁人說個明白。記得去看變形金剛第一集,我坐第二排,從頭到尾人影晃動,不知誰打誰,只記得Megan Fox修車那段(所以第二集又去看了)。自從06年加入紐約市環保署(NYCDEP,簡稱DEP)這個案子,就覺得這是個難得的經驗,一定要留下紀錄。但轉眼快三年,一直沒有靜下來寫篇文章。實在是因為有種不知從何說起的感覺。 既然這樣,還是先看看統計資料,有個大概的輪廓:

3-1, 看不見的手...

(前情提要) Eric在會議上與大家討論是否要在下午與總經理的會議上呈現無法如期完成的狀況。 而其中一位資深leader建議不要,因為揭露真象只會害死案子上的大家……     「先生,要換盤子嗎?」 「先生! 請問你盤子要換嗎?」,這次終於讓我驚醒過來,發現似乎有人在問我問題。 轉頭過來,發現穿著淺綠色制服的男子手上端著大托盤,又一次客氣的問我「請問盤子有要換嗎?」並指著我前方的餐盤。 我順著手勢看了看前方的盤子,趕忙又轉頭過來跟他點點頭。 看著他把我前方盤子裡的菜渣倒入手上的大盤子,並在我前方放入一個乾淨的小瓷盤,然後轉身詢問我隔鄰的人

「公有地悲劇」文章的一些討論

這篇是「公有地的悲劇 」那篇貼出來後公司內部的一些討論。 因為BLOG的讀者無法看到我覺得滿可惜的,所以把當事人匿名後在此轉錄。 有興趣的讀者也可以一起討論。 :) ----- 四月06日 C說: 其實關於這個Life Cycle Cost,在軟體開發也有相同的概念,只是我們叫做total cost ownership, tco。也就是說,大部分的user,會將注意力放在很顯而易見的「購入價格」,所以傾向於買便宜的東西,所以最後可能買了一個軟體,很便宜,但是發現很難擴充、或是不穩定、經常當機,而這些當機的處理成本、損失...連同購入成本,才是所謂的T

實獲值對於EAC之計算方式

有某位網友問道我說關於PMBOK第四版中有提到用SPI及CPI計算EAC的計算方式。 我這裡有一篇我在前兩年曾經寫過關於EAC計算方式的一篇文章。 這文章中列出EAC的常用計算方法,以及在哪些情境下合適使用。 貼出來提供讀者參考。 PS 對實獲值有興趣的讀者,也可以參考「Eric那故事的卷1部分」。   預估完工值 Estimate at Complete(EAC) EAC計算方式是累積到目前的實際成本(Actual Cost (AC))加上計算接下來可能還要的花費(預計到完成時成本¸Estimate to Complete (ETC) 寫

公有地的悲劇

據說在某個高原上有一個小部落。 高原上雖然有著大片的草地,但因為土地很貧脊,每年雨量不充足,所以幾乎種不活甚麼農作物來。 數百年來,居民大都是過著狩獵與採集的生活,這也造成幾乎每一個人家都過得很清苦。 其中有一家人,我們就叫緒厲兀家族吧。 緒厲兀家的老爸,有一天去了城裡一趟。 他發現原來城裡的人生活都過得很好,有大房子遮風避雨不說,吃的、喝的都比他們部落好上百倍。 這讓他開始思索,有沒有甚麼辦法能夠多賺點錢,改善一下家裡的生活。 他去城裡的百貨公司逛了一圈,發現裡面怎麼甚麼東西都有賣。 只是哩,看來看去好像都沒有甚麼他們能拿來賣的東西。 總不會有人

2-10, 交戰

一早到公司,Eric就把整個Team的大家聚集在會議室中。 「一整個Team」這句話乍聽起來很驚人,但實際沒想像的這麼大。 包含Eric自己,其他核心團隊的成員其實也不過才四個人。 當然,專案更外圍還有些工程師負責實際工作執行,但畢竟這件事情涉及規劃他們未必幫得上忙,加上現在時間真的也不夠了,所以這次會議Eric只找了幾個最核心的Leaders一起參加。 為了讓大家了解目前的狀況,他先在投影機上秀出昨天晚上與Catherine共同做出的專案規劃。 「大家看,這是目前整個專案的全貌。 包含了工作順序、工期、人力投入、還有成本分析等所有

2-09, 破車

Eric往後一仰,大聲的打了個哈欠。 他抬頭看了看會議室牆上的時鐘,指針指著十點三十七分。 自言自語的說道:「沒想到花了這麼長的時間。 不過終於差不多完成了!」 轉頭發現Catherine也正對著他微笑,並對他點點頭說:「我這部分也差不多了。」 他起身把椅子拉到Catherine的旁邊,並看她做最後的整合。 只見她把少數幾個數字做了一些最後的調整,再來則把兩人分別鍵入的WBS連結在一起,最後按下排程計算的按鈕。 沒一會,專案的總時程就出現在螢幕上了! 不過興奮的表情才一瞬間就從Eric的臉上消失了。 反而又一次仰躺在椅子上、把手蓋在臉上大嘆:「啊

2-08, 療癒

Eric敲了敲門,禮貌的等了一秒鐘後才把門打開。 沒想到會議室裡頭居然空無一人。 Eric疑惑的進來會議室。 先用手臂按下了牆上燈的開關並把資料放在會議桌上,然後四周張望了一下。 東西都還在它們該在的位置。 兩台NB還開著;會議室空間很小,可以清楚聽到風扇低聲但穩定的轉動聲。 除了偶爾夾雜一兩聲硬碟讀取時喀搭的聲響外,會議室確實沒有任何其他的聲響。 「不是明明說要等我回來嗎?」,Eric不免自言自語了起來。 隨即自己罵了自己一下,「人家也或許去上廁所或甚麼了..」 加上現在本來也還是上班時間,如果臨時被老闆叫了回去也是很正常的。 所以他隨即也就沒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