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Beyond the Point of No Return

「那天下午的高階經理會議我其實是有參加的」,那位女性開口說到。


我本來正要接話,但覺得好像不適合打擾她,所以急忙把剛到口邊的話又吞了回去。

等了一會兒,她才又靜靜的開口:「那樣的會議,Alex每次都需要一個人在旁邊幫他紀錄、遞資料。 有時候臨時需要甚麼文件時還得回辦公室幫他找來。 這種會議,有時候助理比主管還辛苦。」

「也這麼剛好,Alex的秘書那天請假。 所以我那天早上剛回到座位時,他就過來跟我講說下午要跟他一同參加那場會議。」

聽到這裡,我疑惑的抬起眼。 同時我還不自覺得半舉起右手、食指有點遲疑的在身前舉著,想問又不知道怎麼問的好:「所以.. 你是..」。 她倒是很聰明,光看一眼我的舉動,就立刻的微微點頭來證實我的猜疑:「對,張先生你猜的沒錯,就是我沒錯。」

我聽了這話也不知道怎麼反應好,只好呆呆的用力點頭。

然後她又開口:「那天的會議,是選在公司頂樓的大會議室。 當然,我們公司並不算多大的公司,所以所謂大會議室也只是能容納十多人的空間。 但對於當時的我而言,還是第一次參與高階主管的會議。 甚至是第一次踏入那間會議室。」

「我們進去時,總經理已經坐在長環桌最後面的中央了。」,她邊回憶邊慢慢的描述。

 

「我與Alex走到右邊靠門口的角落坐下。 而一會兒,其他的兩位副總、財務長、法務主管、行銷經理、業務部經理、採購經理、還有他們的幕僚也陸續進來。 而最後進來的……. 則是Eric。」

 

◎     ◎     ◎     ◎     ◎     ◎     ◎     ◎     ◎     ◎     ◎


Eric 恐怕是忙到最後一刻才急忙的趕來參加會議。 也因此當他拿著Notebook推門進來時,所有的高階主管其實都已經坐定位了。

他看到這場面確實嚇了一跳。 抬頭環顧一圈,發現大家都不發一語的等他,於是慌忙的趨前把Notebook放在桌上、並手忙腳亂的找線來連結投影機。 不過總經理倒是很有耐心,完全沒有催促,就靜靜的看著他連線、開機、然後滿頭大汗的打開投影機。

好不容易連好了。 Eric還慌忙的回頭看了兩三次螢幕,確認資料有投出來,才清了清喉嚨,對著在座的所有人說:「唔…各..各位長官大家午安,我是研發部門的PM,Eric。 來這裡跟各位長官報告這次案子的狀況。」

說著按下電腦的按鈕,投影片打出目前的時間進度。

「那… 我先從結論開始說起。 在畫面上,唔…各位長官可以看到,目前的進度並…並不好。 照…照我重新規劃的Schedule來看,專案最可能的新完成時間會落在2007年的8月22日。 換句話說,會比原來合約簽定的交期晚三個月又十天左右。」

「而若考慮到合約狀況的話,我們最後可能需要花費的成本高達:1740萬左右!」

「詳情我列在下一張投影片上,各位長官可以看一下。」,說完Eric切換到下一張投影片。

 7501

Eric深吸一口氣:「換句話說,如果繼續下去,我們會虧不少錢。 原本這案子預計是可以獲利兩百萬。」,他用雷射筆指了指螢幕上1100萬元的合約金額,又指了指原本預估的成本900萬。

「但若繼續下去,我預估還需要再多投入970萬。 加上已經投入的400萬,以及因為延遲賠償的167萬,總共最後會變成1737萬。 換言之,我們最後會倒賠637萬元!」

「我很抱歉是這樣的結果,但這是我評估後案子最可能的結果。」,Eric說到這裡也不免黯然的低下頭。

台下的主管聽了這整段,不免交頭接耳的低聲交談了起來。

Eric又開口說:「我個人建議的做法是這樣…」

「照原本議定的合約,我們是可以提前解約的。 如果提前解約的狀況,我們可以僅賠償甲方165萬。 也就是合約總金額的15%。」

「相關的合約條款,我也有印出來。 我發給各位長官參考」,說著就同時把手上一疊紙陸續發下去給幾位主管。

7502

 

「現在因為已經支付以及即將支付的金額共計是400萬,加上這個解約賠償金額的話,總共公司會虧565萬。 相關資料可以看這張投影片」,Eric又放出下一張投影片。

7503

「各位長官可以看到,如果我們明天解約。 喔,對了,我忘了說。 明天就是合約第十八條所說1/3期限的最後一天。 那我們總虧損會是565萬,這將比剛剛提到的637萬來的少。」

「我當然很希望這案子可以繼續下去,但因為我沒有管理好,造成現在的超支狀態,繼續下去只會害公司賠更多錢的。 所以我可能要請各位長官下令終止這個合約…」,說到這裡,Eric的聲音又不免黯淡下去。

其他人還是交頭接耳的,也因此會議室呈現一種嗡嗡的交談聲。 不過總經理沒說話,只是點點頭然後沉默的在思考。

一旁的業務經理倒是先開口反對了:「這樣怎麼行? 終止合約的話,客戶怎麼樣也不會開心,這樣客戶關係一定會打壞的!」

Alex倒是馬上開口聲援Eric:「我說老王,你這想法倒就不夠周全。 你想,如果我們現在不停止,萬一繼續下去案子還是做不好,到時候才被人罰款或是停止合約,那客戶關係恐怕會弄的更糟糕吧? 現在趁還來的及,去妥善道歉或許傷害還小。 而且現在別人還有時間重新發包,要是再晚下去,別人沒反應時間了,我們要是搞砸的話才是連退路都沒了!」

業務經理翻翻眼睛:「哈,你講得輕鬆。 最後道歉還不是我去? 要不你自己去道歉啊~ 你的人捅了簍子,要我擦屁股,你還這麼大聲?」

Alex青筋爆現,正準備拍桌子罵人。 旁邊的法務主管老成持重,慌忙擺擺手:「兩位也先不要吵,我來重新看看這些條文,看看有沒有甚麼解套的方式。 但我也認同啦,如果今天真的沒辦法達成合約的要求又還有退路時,就根本不應該冒險下去。」

業務經理又開口:「你們這些人在講甚麼。 我們現在已經投入這麼多錢進去了。 剛剛這年輕人不是講,已經投入四百萬啦? 現在停止還要多賠一百多萬耶! 五百多萬丟到水裡不夠?還要再賠下去客戶關係嗎? 繼續做下去吧,搞不好沒有這個PM預估的那麼慘啊? 搞不好我們還是可以搶回進度? 但是現在放棄不是啥都沒啦?」,說到這裡,他還誇張的擺擺手,並東張西望的尋求認同。

看大家都沒反應,業務經理轉頭看在旁邊沉思的財務長,問到:「您覺得呢?」

Alex看他問起財務長,馬上臉上露出一股揶揄的表情,心裡想說這傢伙完蛋啦,肯定要被財務長痛批一頓的。

但沒想到,一旁的財務長居然在這時候重重的點了頭,開口說道:「我也建議該讓這案子繼續下去!」

聽財務長這樣講,總經理跟Alex迅速的對看了一眼。 Alex低聲咒罵起來:「X的! 這老狐狸在打甚麼算盤,沉沒成本的議題是基本常識,他到底在想甚麼!」

總經理也皺著眉看著財務長,兩個人眉來眼去不說話的在交換意見。

但財務長只是緩緩的搖頭表示不同意。 最後被逼急了,他甚至開口說道:「各位不好意思,可以稍微先清場一下嗎? 我想跟幾位決策主管做個簡短的討論。」

 

這要求反而讓總經理嚇一跳,但沉吟幾秒後也同意了這提案。

於是,其他人都先離開會議室,只留下總經理、兩位副總、還有財務長四個人。

二十分鐘後,總經理打電話出來請秘書又安排大家進場。 於是每個人又坐回了原來的位置。

兩個副總與財務長,在大家入座後,緩慢的說明所有高階主管一致同意要讓案子繼續。

總經理雖然臉色難看且不發一語,但對於這部分並沒有反駁的意思。 而幾位高階主管只宣布他們的結論,並沒有多解說為何得到這樣結論的理由。


◎     ◎     ◎     ◎     ◎     ◎     ◎     ◎     ◎     ◎     ◎


「他們講完結論後,會議就告一個段落。 Alex這時是氣呼呼的搶先離開了會議室,邊走還邊咒罵著。 而我也只好慌忙的把資料都捧上手中,一頭霧水的跟著他的腳步離開。」,那位女性幽幽的以這段話做為總結。

然後,她抬頭看定我:「就這樣,Eric的提議被否決了。 而到第二年,確實也如他預期的,案子以嚴重Delay收場…」

我接口問道:『有賠很慘嗎?』

她點點頭:「後來,做到前年九月才做完,比他預估的又晚一個月。 且整整賠了七百多萬,幾乎是開案時預估成本的一倍。 這消息曝光後,公司當時股價還幾乎腰斬。 且原本宣稱有的能力、到這案子失敗時大家才知道其實是還不夠的。 我當時也覺得賠這麼多很誇張,但後來才知道已經出問題的案子,問題幾乎只會越來越嚴重,很少還能又收斂回來的。 唉…」

我也點點頭,正要接口時,她又搶著繼續說下去:「但我一直不能理解的,是當時財務長的判斷。 他或許不懂專案、也不瞭解技術,但是為何他會贊同業務經理的論點呢? 這是我想了三年,都想不透的一件事情。」

她又一次定定的看著我,緩慢的問道:「張先生,所以這是我第二個問題。 你能幫我解答為何財務長堅持要這案子繼續下去嗎?」

聽了這段話,我心裡只能苦笑。 因為還真是個困難的問題哩。

我想了片刻,但老實說真的一點頭緒都沒有,也一點都不知道原因為何。

我只好聳聳肩:『唔…… … 哈,這可能要讓你失望了,我真不知道為什麼耶。 可能…真的是因為捨不得沉沒成本吧?』

她咬咬下唇:「我不覺得! 連當時才畢業沒多久的我都很清楚沉沒成本該被排除考量。 而且這案子EAC也非常明確會很慘,照理來說他這老狐狸負責公司財務決策這麼久了,怎麼可能不懂這東西。 對,他確實一直是老狐狸,總是很會算計的,不可能只是因為這種理由的。」

『或許真有甚麼特別的理由? 但是現在我也只聽了你這麼簡短的故事,哪裡一下猜得出來。』,我攤攤手,表示我的無能為力。

倒是隔壁那位討人厭的阿伯,這時候又開口啦:「你們兩個剛剛一直講甚麼沉默成本甚麼的,這到底是甚麼來著的? 成本為何會沉默啊? 也有很吵的成本嗎?」

我聽了一愣,然後忍不住笑了起來;轉頭看那位小姐,她也掩著嘴輕笑。

只有隔壁那位老伯,持續一臉茫然的看著我們兩個。

那位小姐好不容易止住了笑,她說:「阿伯,是沉入水裡的沉沒喔,不是寧靜無聲的沉默喔!」

「是這樣嗎?」,老伯抓了抓頭。

「只是,那是甚麼意思呢?」,他接下來提出這樣的問題。

(待續)

覺得這篇文章好嗎? 請分享給您的朋友
歡迎「讚」一下我們的粉絲專頁,接收最新文章!
張國洋 Joe Chang

現為識博管理顧問執行長,也在台灣百大上市櫃公司擔任管理講師與專案顧問。歷年客戶包含工研院、台積電、廣達、富智康、光寶集團、台灣大哥大、遠傳電信、中鼎工程、建國工程、台橡公司、大同公司、三陽工業、TVBS、特力屋集團、城邦集團、誠品集團等。 為了對抗雙魚座的感性,一直在努力強化理性思維與邏輯思考。 相信邏輯發展能解構任何事物,並讓我們找到合宜的人生策略與方向。

Joe G+ ICON Joe LInkin ICON

11 則讀友回應

  1. 小浮塵 2009-08-05 13:08:50 第 11 則

    第一張投影片的數字有打錯
    280萬+120「萬」

    從公司長期經營角度來看,解約會得罪客戶,
    不只是這次少賠一些這麼單純…
    以後的生意都不用做了,甚至連該客戶的關係企業、同業…
    所以有些專案就算賠錢也必須做完!

    只是這樣的專案在當時應該多評估是否需找「外部支援」?
    但考慮不夠長遠的主管會認為找外部支援會花更多錢…
    個人淺見,該案例應以「時程」為最優先考量。

    • Joe Chang 2009-08-05 13:51:30

      感謝,置換了!! :)

  2. Working Bee 2009-08-04 13:26:52 第 10 則

    所以point of no return已經隱含beyond的意思了吧?!
    不過邏輯上當然是加上beyond會比較確定囉~

    • Joe Chang 2009-08-04 14:42:59

  3. Working Bee 2009-08-04 00:04:07 第 9 則

    現在是要上英文課是嗎:D
    'The point of no return' is the point beyond which someone, or some group of people, must continue on their current course of action, either because turning back is physically impossible, or because to do so would be prohibitively expensive or dangerous.

    所以the point of no return 已經有no return了,所以和beyond the point of no return是一樣的意思...
    有一部電影 river of no return,大江東去
    也沒說beyond the river of no return... XD

  4. Working Bee 2009-08-03 14:43:20 第 8 則

    ok, 我少打了兩個字
    題目是已過之...沒有回頭路了
    希望下次可以學乖XD

    • Joe Chang 2009-08-03 23:42:01

      所以意思完全不一樣了吧 XD

  5. Working Bee 2009-08-03 14:21:15 第 7 則

    沒錯啊,所以你的題目才定為
    point of no return ;)

    解約是萬不得已才做,很損商譽吧~可能會被列入黑名單哩~

    • Joe Chang 2009-08-03 14:2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