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所謂捕捉好運...

(前情提要)

Alex說到這裡停頓了一下,看著Catherine並捉狹的笑了一下:「我們現在做的事情,其實是在幫我們捕捉好運」

 

Catherine又一次睜大眼睛:「啊? 捕捉好運? 好運是可以捕捉的嗎?」


Alex把表情轉為嚴肅,點點頭說到:「當然可以,就如同釣魚一樣,不過有兩種不同的情境就是。 你來一起想像一下。」

Alex微微瞇著眼睛:「第一種情境。 是假設你在一個肚子很餓的情況。 找不到食物、沒有工作、只有抓魚這一項技能。 但因為肚子很餓很餓,又走投無路了,所以你想靠抓魚來填飽肚子。 」

Alex頓了一頓,慢條斯理的又說:「於是你跑去跟朋友借了錢。 但借來的錢不多,只夠買很少量的餌。 帶著撿來的鐵絲還有魚竿到了河邊。 這時,你小心翼翼的切下一塊餌、繞上鐵鉤,並把鐵鉤投入水中。 雖然下午的時光陽光很溫暖和馴,但你衣服穿得很單薄,萬一下雨或是溫度下降恐怕會受不了的。」

Catherine點點頭表示她到目前都還可以想像那樣的情境。

Alex看她有跟上就又繼續說:「你丟下餌,開始焦慮的期待著。 但一直都沒斬獲,要不是餌沉入水底、就是被魚吃了。 總之你越來越是煩躁。 突然,你看到魚線在動、應該是有甚麼上鉤了! 你收竿拉起魚線,卻發現餌又被吃了、魚卻還是沒上鉤。 咒罵一陣後,你發現魚餌只剩一塊。」

「戰戰兢兢的,你把這最後一塊餌鉤上鐵鉤。 這可是最後一次機會囉。 小心翼翼的又一次下餌,然後又是一長段讓人焦慮的等候期。 這段時間裡,你把所有認識的神明姓名都默念過了一遍,千祈萬求的期盼著老天能給自己一個好運。 因為你已經把所有的一切都賭在這枚餌上面了。 要是今天都沒魚上勾,或是餌再被吃走了,那自己恐怕是要挨餓、甚至走投無路啦。」

Alex笑了一下,然後表情轉為嚴肅的說到:「這是一種要就是滿分,不然就是零分的人生情境。 你讓好運變成主導自己生存的唯一機會。 萬一好運不出現,結局就是零分;除非得到好運,那天才會是一百分。 可是好運這東西是無法靠人力控制的,也因此零分的人生遲早是會碰到的。」

Catherine點點頭:「是,我可以想像。 因為就算今天好運釣上了一條魚,也並不表示明天還釣得上。 只要有一天沒有好運了,那就走投無路了。」

Catherine繼續說:「但失去好運的可能性實在太多了。 如餌用完了、像卡通演的釣到皮靴、魚線斷了、釣上不能吃的魚。 有好多好多可能性喔!」 Catherine越講越興奮、甚至比手畫腳起來:「甚至就算餌都在,也可能因為天氣轉壞變得無法釣魚,或是天氣太冷而感冒。 所以壞運出現的機率、實在大過於好運。」

Alex點頭附和:「你很聰明,確實就是這樣!」

Alex又開口:「我再講另一種情境吧。 另一種情境是你除了釣魚以外還有別的生活技能,並不是在毫無選擇的情況才捕魚。 也因此出門釣魚前你先吃點食物,甚至還準備好了簡單晚餐的飯與菜。 手上的餌雖然也不多,但若要待一下午倒也還夠用。 你甚至還多帶了一本書、一把雨傘、以及一件薄外套。 你到河邊後,找到了一個溫暖的角落。 於是下了餌、打開書,邊曬太陽邊看書。」

「在這情境下,如果你同樣沒釣到魚,最少也度過了一個愉快的下午。 無論有魚沒魚,晚上最起碼也還有簡單的食物吃,不會因為沒有釣到魚而傷筋錯骨。 但要是運氣好釣上了魚,那就真太棒了,晚餐就可以加些菜囉。 要是運氣大好還多釣了幾尾,搞不好明天還可以拿上街去賣了換幾塊錢回來。 換來的錢搞不好可多買些餌,甚至換個捕魚的網子來,下次就可以抓更多魚了。」

「這跟剛剛不同的,是這是一種介於70分與100分的人生情境了。 好運不再是主導你生存的主要理由,而是一個可以加乘人生效能的好東西。 沒釣到魚、沒有好運,在這情形下是沒甚麼大不了的。 因為反正你不會餓死,你不用期待好運、不用緊張、也不用拜神求佛。」

「因為你已經先站在不敗之地。 」Alex特別強調這句。

「若立於不敗之地下,又胡亂讓你矇到個好運。 比方說釣了幾尾大魚,那你因此就能加菜、獲利、或甚至變成一門新生意的開端。 你說,兩種人生情境,哪一種人生情境是能讓你活得長久、活的優雅、活的安逸呢?」

Catherine微笑起來:「老大,終究我是念工程出身的。 我並不太相信命運,但你講的一切都是機率問題。 這兩個人生最後成功的機率當然是第二種會高些。」

Alex微微點點頭:「我也是這麼相信。 或說這是我的一個主要人生觀。」

「唔,所謂人生觀指的是,我常常會在做決策時提醒自己,不要讓運氣主導了你的人生啊,隨時要思考萬一沒有好運、或萬一有壞運時自己該怎麼辦。」

「像最近景氣波動開始變大。 很多因為過去產業榮景而大賺一筆的人,這次可能突然碰到一些變動。 他們轉頭一看,突然發現一些周遭原本待在所謂傳統產業的人;最明顯的可能就是如自行車產業的同學朋友,怎麼今年突然拿個二十幾個月年終。 有人或許因此覺得不公平、也或是因此欣羨不已。」

「但其實你若細細去了解,會發現那公司其實一直就不錯。 這次因為環保議題帶動了一股騎自行車的風潮,更帶起一波產業榮景,也讓他們今年獲利滿滿。 這不就是好運加乘嗎? 反過來說,這流行若沒有發生,對他們可能也沒差,一樣還是可以好好活著。 但因為那樣的公司老早就準備好了,一旦自行車變成流行時,他們也就能順勢靠著好運而變得更加壯大。」

「這就是釣取好運的意思了。 好運沒辦法靠人力掌握出現的時機,但你最少可以把一切準備好然後等待那隨機性。 當基礎打穩、準備好該有的一切,你就可以悠閒的守株待兔。 沒好運時日子可以不過不失,但有好運時則可以更上層樓。 只要不把生命完全賭在好運上,最終恐怕都會有機會抓到一波好運的。」

Alex停下來又喝了一口咖啡:「但好運最終都會出現嗎? 你或許會問。」

「像我老聽有人抱怨自己怎麼運氣都不好。 但我發現很多人不是沒有好運,而是不理解好運雖然會出現、並不一定會自己降臨這樣的概念。」

「以我的人生經驗來看,人人其實都會碰到好運的。 差別只在於這個人有沒有準備好去捕捉好運,還是就眼睜睜看著好運出現了卻跟它擦身而過。」

ALEX嚴肅的說:「像你這樣年紀的年輕人,一定要在好運來到時有所行動。 機會來就是要用力抓住;猶豫不決,不抓住機會的話,機會可能不會再出現。」

Alex又低頭喝了一口咖啡:「有些人會害怕生活變動太大、怕麻煩、或是害怕不確定性而不敢動手。」

「過分保守以對的話,必然會覺得自己運氣怎麼老不好。 但這其實是一個相對問題嘛。 因為有這種運氣不好錯覺的人,往往不是因為他們運氣真的不好。 而是因為當好運出現時,他們沒能力抓或是根本不敢抓。 這樣好運自然多只是擦身而過、而非能對人生產生甚麼加乘效果。 這人生當然最後只會碰見壞運,因為只有擺脫不掉的壞運才會纏上身嘛。」

Catherine頭一歪:「好像類似的理論也在某個專案管理的書裡頭提過?」

Alex面露喜色:「哈,你真不錯。 居然也知道那個嗎?」

Alex起身走到旁邊的書架,拿起高德拉特的關鍵鏈一書,轉身拿給Catherine「你指的應該是這本,可以拿回去看。 高德拉特在書裡有提到為何一般專案只會延遲而很少提前的原因,跟我這裡提到的人生哲學其實是有異曲同工之妙。 說起來專案管理其實也沒有多專門,不過就只是一些生活哲理的實際應用罷了。」

他接者話鋒一轉:「前面講了面對好運的人生態度,但我們經營公司不也是如此嗎? 沒人能預測市場明天會怎麼變化。 但最少你要把馬步站穩,把該有的基本功準備好,這樣才能降低風險、穩當經營。 沒意外時,或許不能大賺錢但還可以過活;萬一有意外時,有一定的緩衝也多半還不至於元氣大傷。 但萬一哪天市場有個對我們有利的趨勢成形時,風起了、搞不好就因此一飛衝天、大賺一場。」

「但甚麼東西能讓我們降低風險、穩當經營呢? 就是管理品質的提升。 像我們公司是以接ODM的案子為主、附帶偶爾自己開發些商品。 所以我們若能提升起案或投案前的分析與掌握、提高每個案子進行中的透明度、讓大家提早發現案子是否有問題、並使用相似的方式來管理這類案子,那風險自然就能大幅降低。」

「過去我們常過分仰賴一兩個很厲害的專案經理來帶領案子。 他們可能靠著熱血、友情、或是情義相挺的方式把案子結案了,也確實讓公司活到現在。 但是人治的風險就在於萬一這一兩個很厲害的人走了呢? 別人可沒辦法用同樣的方式來帶案子,那公司不就只能跟著倒閉。」

「所以新的總經理才會希望開始提升我們內部管理的一致性。 大家先想清楚再做,而不是先做了再說。 讓案子透過有程序的方式開始到結案,並把這樣的方式傳達給所有的人。」

「畢竟,若當我們內部能管理穩定、有一個可長可久穩當的做法,我們不就暫時立於不敗之地了嗎?」

「一旦哪天運氣好,有個特別的機會,我們就可以想辦法去搶下來更上一層樓。 就算沒有運氣,當我們能穩穩立於不敗之地時,也就可以嘗試一些風險性更高的事情,做些大家夢寐以求的嘗試來自己創造好運。」

「反之,若我們基礎不穩就老想著飛、走都走不好就想著跳。 就算哪天交上個好運靠一兩個能力極強的人弄出個甚麼特別東西。 但我們並不能保證下一次還能如此。 那當商品熱潮一過,一次好運沒有了,馬上不又從天上摔下來?」

「公司經營是真的不能這樣。 也因此,我們需要的不是一兩次能交上好運的神奇產品、也不僅是一兩個好創意,而是需要一個能腳踏實地、穩當獲利、可以重複複製的流程與做法。 畢竟若沒人有把握能用跟上一次一樣的方法來管理專案時,那公司營收不也就沒辦法保證穩當了嗎。」

「這也是Eric的案子我覺得總經理會希望謹慎以對的緣故。」Alex以此句做個暫時的結論。

這麼連續一長串話,Catherine其實聽的已經有點恍神了。 這當然也不能怪她,畢竟甚麼公司經營的話題,對她來說可能還太遙遠了。 但是一聽到Alex提到Eric的名字,還是硬生生的把她從恍神中拉了回來。

Alex自己是說的慷慨激昂,倒沒注意到Catherine剛剛稍微恍神了,他又開口:「有些主管覺得Eric都做這麼久了,就睜隻眼閉隻眼讓他做完好了。 但這其實一直也是我們公司的壞習慣。當我們已經確定案子出問題時,其實就該當機立斷的做個處置。 不處置下,往往後來問題只會更大。 」

「而且我覺得或許也到了個總經理該樹立威信的時間了。」

「過去公司總是很鄉愿的希望顧慮內部平和,常常等最後結案時才計算案子的獲利與否,甚至一些內部開發案從來沒有檢討過。 有賣出多少、有沒有回收開發資金、有沒有真的賺錢都沒人知道。 也是因此,大家才都不太把管理與賺錢當一回事了。 這次若真的停掉一個有指標性的案子,大家才會知道原來不好好管理,其實老闆是有決心停損的,那事情才會有所轉機吧?」

Alex嘆口氣:「穩當與可長可久方是釣上好運的關鍵。 不然市場終究有一天會教訓我們的!」

講到這裡,Alex才驚覺時間好像很晚了,連忙看看手錶:「啊,沒想到午休已經結束半個鐘頭了。 唔…我看你先回去上班吧。 我們再找時間聊吧!」

Catherine謝過她老闆,起身走出Alex辦公室的門。 她這時心裡突然想到「過了這麼久,他應該已經把我加入MSN了吧?」。 一想到這件事,她不免雀躍了起來。 急忙快步走回座位,輸入電腦密碼,想看看Eric到底加入她了沒…..

(待續)

覺得這篇文章好嗎? 請分享給您的朋友
歡迎「讚」一下我們的粉絲專頁,接收最新文章!
張國洋 Joe Chang

現為識博管理顧問執行長,也在台灣百大上市櫃公司擔任管理講師與專案顧問。歷年客戶包含工研院、台積電、廣達、富智康、光寶集團、台灣大哥大、遠傳電信、中鼎工程、建國工程、台橡公司、大同公司、三陽工業、TVBS、特力屋集團、城邦集團、誠品集團等。 為了對抗雙魚座的感性,一直在努力強化理性思維與邏輯思考。 相信邏輯發展能解構任何事物,並讓我們找到合宜的人生策略與方向。

Joe G+ ICON Joe LInkin ICON

3 則讀友回應

  1. okm32 2009-04-03 20:58:19 第 3 則

    管理品質是軟性的東西,看不到摸不著只能靠感受,我記得有人說過(忘記是誰了只知道很中肯)"我們要量化所有的東西,不能量化的就當作沒這回事吧!"只看可以看到的部分,跟生存者誤差有異曲同工之妙.

    一開始靠著超強老闆一手掌握創業,制度是不需要的,只會拖慢反應速度,隨著公司成長,開始慢慢沒辦法認識所有的人,開始有些細節沒時間顧到,開始有鞭長莫及之感,慢慢公司越來越大,分工變細,支援部門對前線的真實感降低(各部門一開始大多是自己靠過去經驗建立績效考核方式),前後線步調不一致,這時候就需要制度管理了,不過一路經歷過來的元老和老闆,可能並沒有意識到,或是因為之前的成功讓他們認為依照過去經驗也會成功,以至於仍然FOCUS在個人英雄式的救火,認為這是能力的表現,管理制度的出現反而讓他們有"被替代"的感覺而排斥.

    • Joe Chang 2009-04-05 01:10:01

      管理制度的導入其實是最花腦筋的一件事情
      很多人以為當顧問很輕鬆,其實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因為顧問往往沒有強制權,你根本無法命令別人做甚麼
      事實上有強制權也沒用,因為強迫的做法是沒辦法深植人心的
      大家不以為然下,你不監看,人家就不理了


      所以說服、舉證、誘導、協助、帶領是很重要的過程
      但偏偏大部分公司並不重視"文化深植"這件事
      說道專案管理導入,一般人居然想像的都是"那就把PMBOK的流程變成政策"
      然後以為內部找一兩個工程師就能搞定...
      那真是大錯特錯了... 最後結果也通常都很慘....


      PS 不能量化的東西還是很重要.. 但這就很只能靠感覺來處理了 XD

  2. okm32 2009-04-03 20:37:35 第 2 則

    話說,之前再看格主的文章腦海中就一直出現高德拉特的書,還有與熊共舞,專案管理聖經.....沒想到真的出現了@@

    • Joe Chang 2009-04-05 01:05:35

      甚..甚麼...甚麼東西出現了??

  3. 小戴 2009-04-01 13:24:27 第 1 則

    所謂好運這回事,意思就是「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對吧?

    • Joe Chang 2009-04-01 17:42:05

      講得很簡化,是可以這樣總結
      但是重點在於怎麼樣能不死、怎麼樣能先立於不敗之地
      這些都有了,機會來了才有餘力抓住。
      不然每次都是耗盡全力才勉強存活,那除非真的有甚麼天大的好運,不然不就一直在負輪迴中循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