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萊恩的海上驚魂記

這次參加體驗營的人可能對這張圖有印象,我會把這張帆船的相片當作風險管理的象徵,說來也是有典故的。如果要說我的人生發生過甚麼天大的危機,接下來要說的這件事,不排第一,也絕對有第二。

專案管理的本質就是風險管理

 

時間回到一年多前,地點在美國,那時候我還在幫紐約環保署做專案時,有一個不錯的同事,是位俄裔大哥,我們常討論一些吃喝玩樂的事情。有一次他約了我和其他幾位同事,搭他的帆船出遊。我在美國是坐過幾次船,但還是第一次被邀請上私人遊艇,就很高興地一口答應了。

這次的出遊團,「插進」了一位墨西哥裔同事,因為原本他不在俄國大哥的邀請名單內,但我們在辦公室聊得太大聲,被他聽到,就吵著要一起參加。我們就叫他小墨墨好了(他來自墨西哥),其實他人也不錯,是很典型的拉丁美洲男生,很熱情活潑,只是個性有點散漫,不過有他一起參加,我們覺得也還不賴。

活動當天,船還沒出海,就有一點小狀況,但跟後來發生的事相比,只能說是開胃菜!

剛剛提到那位小墨墨竟來個大遲到,讓大家在碼頭整整等了40分鐘還不見人影。當俄國大哥超不爽,準備起錨出發時,他才牽著女友姍姍來遲。最後總算人都到齊,大家開心地揚帆出海。船長大哥也貼心地幫大家準備三明治和礦泉水,沒想到才剛遲到的小墨墨,這時候竟白目地說,有沒有啤酒?甚麼!沒有啤酒?在遊艇上沒有啤酒怎麼行?好可惜啊~大家聽到都不自覺地偷瞄俄國大哥,我們幾乎聽到他青筋緊繃的聲音!

大約過了20分鐘,我們已經遠離碼頭,岸邊的建築物已經縮成火柴盒大小,人則是幾乎看不見了。有些人享受海風,享受日光浴,我則是站在船長旁邊,跟他學怎麼操控帆船,怎麼讀深度計和GPS(是台灣之光Garmin的喔~)。他很大方地讓我掌舵,控制風帆,前面這一小時真是段難忘的時光,大家都玩得很開心,除了一個人之外:暈船的白目小墨墨!

幾分鐘前還吵著要「必魯」的他,這時候整張臉是一個慘白,看起來極度痛苦,好笑的是,他女友完全不理他,一直跟大家有說有笑。小墨墨撐了一陣子,終於不行了,衝進船艙的廁所,而且在裡面待了將近30分鐘。出來的時候,面有愧色地對著船長大哥說: I’m sorry, it’s all a mess there. (抱歉,我把那裡搞得一塌糊塗)

不知是「理智斷裂」還是「自暴自棄」,船長大哥竟然面帶微笑,要我這個三腳貓大副掌舵,那他呢?他竟然要去清理廁所!我急著告訴他,這萬萬不可,我的航海時數總共只累計了25分鐘啊!但他要我放心,只要緊盯深度計,若深度低於6呎,立刻叫他,其他就隨便我開。我只好硬著頭皮,盡量讓船保持一定航向,不要撞到其他的船。

當天其實風挺大,主帆只要一吃風,船就跑得飛快,正因為如此,白浪滔滔我真怕,整個人剉到不行!我只好把船往離岸邊較遠的地方駛去,心想這樣可以避開其他的船,同時離岸遠,吃水較深,比較不會擱淺。但沒多久,我就發現深度計的數值不增反降,也就是船底距離海底越來越近,從30呎、20呎一直降到15呎,我一發現不對,立刻呼叫在廁所奮鬥船長,但他卻老神在在,叫我不要擔心,直到深度降到10呎以下,我告訴他船真的快擱淺了,他才從船艙出來接手。可能是風向不穩,不管他怎麼改變帆的角度,深度還是不斷降低,最後降到2呎不到,他也發現不妙,決定啟用引擎動力,可是已經來不及了,只聽到喀一聲,船就停止前進,只隨著海浪左右搖擺。這時我往四周一看,我們已經在離岸邊很遠很遠的海中央了。

這時船長要大家不要擔心,因為還有引擎動力可以帶我們離開淺灘。他開始發動引擎,只聽到轟隆隆的聲音,船卻沒有動靜。這時候大家真正開始緊張了,船長大哥這時要我們來控制油門,而他竟然把衣服一脫,噗通一聲跳進海裡:

用手推船!

結果船當然沒有動,於是他要男生都跳下來幫忙推,但大家都覺得太危險了,一方面我們在海中間,不知有水多深,而且船尾螺旋槳還在旋轉,如果被絞到豈不變成肉醬?但這時沉寂已久小墨墨,竟然自告奮勇也把衣服一脫,跳進海裡,但搞笑的是,因為他個子比較小,俄國大哥可以踩到的海底,他卻踩不到,更誇張的是,他其實不太會游泳,入水後就在船邊掙扎,一陣混亂之下,我也只好跳下海幫忙,最後幾個人合力才把小墨墨救回船上。

既然被迫下海了,我也幫忙推船,船還是紋風不動,就在這時候,另一件慘事發生了,剛剛小墨墨掙扎時,順手把船上一根纜繩扯到海裡,結果竟被螺旋槳捲了進去,引擎發出怪聲,船長發現不妙,趕緊叫船上的人把引擎熄火,然後他潛水到船底下清理,費了好大工夫,才拉出一條支離破碎的纜繩。

看來船是推不動的,最後的希望,是大家都跳下船,看船會不會變得輕一點,然後再加足馬力,試著衝出這個淺灘。這時候所有的男生都跳下海了(包括小墨墨,但這次他緊抓著船邊),只剩下小墨墨的女友在船上控制引擎。船長說這次應該會成功,因為已經開始漲潮,我們的確覺得水比剛剛深了一些,何況船也比較輕了,只要油還夠,脫離困境應該是遲早的事。正當大家以為慘事到此結束,致命的一擊才要來臨。當小墨墨的女友轉動鑰匙發動引擎時,不知甚麼原因,

鑰匙竟然整支扭斷!

而且一半留在鎖孔裡卡得死死的,連備用鑰匙都派不上用場。這時候我心裡真的這樣想:天啊!這不是真的,我在做夢吧,快醒來!

原本以為是「快樂的出航」,最後卻變成一齣海上驚魂記。幸好最後大家都相安無事,因為沒一會,就有巡邏船發現我們,把我們拖回港口,只是俄國大哥為此付了3,500美金的拖吊費(10萬台幣)。我們終於了解,為什麼寧願他要大家下海推船,而不願用無線電求救。不過俄國大哥風度很好,我提議分攤花費,他卻怎麼也不肯收。

經過這次奇遇,我深深體會到,很多重大危機都是一連串的「不巧」累計而成的。現在回想,如果我們在辦公室沒有大聲嚷嚷,帶賽小墨墨或許不會參加(團隊成員適任問題);如果船長沒有去清理廁所,也不會讓我這個外行掌舵(PM的優先順序錯誤);如果我夠有經驗,也不會把船駛到大家都不敢過去的「百慕達三角洲」造成擱淺(人員專業不足)!包括後續一連串的小意外,只要有其中一項被遏止,也不會發生那樣的慘劇!就像911恐怖攻擊事件,研究報告指出,其實是一連串情報的忽視和解讀錯誤造成的綜效,事前是有很多機會可以避免的。

不管是投資理財,經營人生,或是執行專案,我們都該好好思考,怎麼做到好運來的時候可以大贏,厄運來的時候維持小輸。最後附帶一提,聽說經過那次之後,小墨墨就被他的女友給甩了,所以我們也不忍心怪他了。

若有轉貼需求,請來信討論。 轉貼時禁止修改內容及標題、須保持所有連結、禁止商業使用,並且必須註明原文標題、連結、及作者訊息。
覺得這篇文章好嗎? 請分享給您的朋友
歡迎「讚」一下我們的粉絲專頁,接收最新文章!
姚詩豪 Bryan Yao

成大土木所與美國西北大學專案管理雙碩士、識博公司共同創辦人、普錸資訊資深副總、國際專案管理師(PMP)、甲骨文與微軟認證顧問。曾任紐約市環保署顧問、MWH Global, Inc.專案控制經理,參與國內外多項大型專案並擔任百大企業之諮詢顧問。擅長以詼諧的筆觸以及理性的思維來探討生活中的大小事。文章常轉載於《商周》、《天下》、《經理人》等媒體。與張國洋合著《三年後你的工作還在嗎?》以及《沒了名片,你還剩下什麼?》。

Bryan G+ ICON

1 則讀友回應

  1. Sky 2016-06-09 00:23:21 第 1 則

    這個也太驚險了,
    你比較適合待在陸地上呀.
    不愧是經歷大風大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