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 療癒

Eric敲了敲門,禮貌的等了一秒鐘後才把門打開。

沒想到會議室裡頭居然空無一人。

Eric疑惑的進來會議室。 先用手臂按下了牆上燈的開關並把資料放在會議桌上,然後四周張望了一下。 東西都還在它們該在的位置。 兩台NB還開著;會議室空間很小,可以清楚聽到風扇低聲但穩定的轉動聲。 除了偶爾夾雜一兩聲硬碟讀取時喀搭的聲響外,會議室確實沒有任何其他的聲響。

「不是明明說要等我回來嗎?」,Eric不免自言自語了起來。 隨即自己罵了自己一下,「人家也或許去上廁所或甚麼了..」 加上現在本來也還是上班時間,如果臨時被老闆叫了回去也是很正常的。 所以他隨即也就沒再多想了。

既然對方何時會回來也不知道,加上自己一開始反正也就沒有預期要這小女生幫忙,所以Eric決定索性自己先開始做就好。 做了這決定後,他就坐下來攤開資料並登入系統。

十五分鐘後。

身後的會議室門上傳來了「叩叩…」兩聲簡短的敲門聲。

Eric還來不及起身,門就已經被轉開了。 從半開的門縫中Catherine探了頭進來,

「你猜猜看我帶回來了甚麼?」 一邊問,一邊瞇著眼睛甜甜的笑了出來。

Eric沒搞清楚是怎麼一回事,還在一臉迷惑的狀態,而Catherine已經興奮的舉起一個大塑膠袋。 「你看我買了甚麼?」,邊說邊輕輕的搖了搖手上高舉的袋子。

然後越過了還一臉疑惑的Eric身邊,輕巧的把塑膠袋放在會議桌上,並開始把裡頭的東西拿出來。 「我跟你說,我去買了那間和風屋的親子丼喔!」

公司因為處在工業區的正中央,週圍的建築物多是一塊地即屬於一間公司或是一間小工廠。 這造成最大的困擾,就在於周圍賣吃的店實在很少。 除了前面街角有間鐵皮屋在賣魯肉飯以外,另一間步行10分鐘可達的店是一間名叫「和風屋」的日本料理店。 說是日本料理店可能也不完全對,因為裡面賣的其實是非常台式的仿日本料理。 甚至還可以在菜單上看到三杯田雞這類的熱炒。

但這附近實在沒甚麼像樣的店。 也因此,平常公司有新人或是部門聚餐,大家多是結伴來這裡吃。 再加上附近有賣酒的地方也只有這裡,所以有時候晚上加班晚了,也是有人會來這裡吃個消夜、叫個串燒喝杯啤酒再回家的。 某個程度上,這是公司大家最常聚會的一個地點。

和風屋的食物雖然稱不上有特色。 但倒是有一道讓大家津津樂道的「名菜」,也就是Catherine帶回來的「親子丼」。 其實也不是多好吃,但份量充足的香嫩雞肉配上滿滿的蛋才只要七十元,可算是這台式日本料理店裡頭最划算的餐點。 甚至已經列為公司裡頭幾乎人人都知道的「療癒系聖品」;平常去吃飯大家還會刻意避開,而只在加班辛苦時,才把這當成苦中作樂最佳的慰藉。

Catherine邊拿出便當的紙盒邊轉頭對Eric歉然一笑:「我想搞不好我們會弄得很晚,我就自作主張先去買了晚餐。」 「我想我們可以先吃了再開始,反正也不可能一下子做完的。」

聽Catherine這麼說,Eric才突然驚覺自己也真的餓壞了。 畢竟從早上煩惱到現在,除了一大早跟Catherine一起喝的那杯咖啡外,這中間還真沒吃任何東西。 剛剛自己處在緊張的情緒還不覺得餓,但聽著Catherine這麼講,加上又聞到食物的香氣,這一下子飢餓感還真全冒了出來。

Eric也顧不得禮儀,七手八腳的跟Catherine一起把東西先撥到桌角,然後打開了便當盒。 看著便當盒中豐富的份量還真有如同事們講的很有療癒的感覺,也不由得對於Catherine的細心與體貼產生了莫名窩心的感覺。

Eric還在要扳開筷子時,Catherine早已經拿起一塊雞肉吃了下去。 吞下去時還閉著眼睛大喊:「好好吃呢! 這種時刻吃好吃食物最幸福了!」。

Eric詫異的看著她,並笑著搖了搖頭。

Catherine發現他輕微搖頭,有點嬌嗔的問道:「喂,你那是甚麼表情?」

Eric吐吐舌頭,「哈! 我只是覺得很羨慕你。 怎麼能這麼容易就很快樂?」

Catherine有點得意的笑笑:「這是我的特長吧? 我這人最容易開心了。 有好吃的開心、有好玩的也開心、工作被稱讚也會開心,做甚麼事情都很容易開心的! 嘻嘻」

Eric充滿興味的望著她。 看她邊認真吃邊陶醉的表情,也不禁莞爾 。 「要是也如你這樣容易快樂就好囉! 我現在還真擔心被Fired掉呢。」

Catherine 聽了這句話,舉起沒拿筷子的左手用力拍了拍他肩膀,故意裝著豪邁的聲音說:「喂,別擔心! 我來幫你,今天一定可以如期做出來的!」

Eric眨眨眼睛,想說甚麼。 但又不知道該說甚麼,只好點點頭,「嗯」了一聲,決定單純就接受她的好意與安慰就好。

看他無憂無慮的吃著便當,Eric 突然好奇起來:「所以.. 這是你第一份工作嗎?」

Catherine頭也沒抬「對啊! 我一畢業就來這裡了,一開始就在Alex的部門下。」 抬頭想了一想又說:「算算到現在…唔..也快一年半了…」 然後露出一個驚訝的表情轉頭看著Eric驚叫:「好久了喔! 我自己都沒想到時間過這麼快耶?」

Eric看她這樣,也不免被逗笑了。 Catherine回答完後,也回問:「你呢? 也說說你的背景吧?」

Eric笑一下敷衍的回答說:「我的背景很普通啊,就是個一般上班族。 有甚麼好講的? 應該無聊到沒人想聽的啦。」

Catherine有點不滿:「啊~~ 怎麼這樣! 我也是普通上班族啊,我還不是告訴你了? 普通有甚麼關係! 我想聽啦,講嘛~ 講嘛~~ 」

Eric試著安撫了幾句,然後聳聳肩的開口:「來這裡之前,我是待在一間網路公司,在那裏做了大概一年左右的MIS。 結果呢… 公司最後倒閉啦。 老實說我還很慶幸。」

Catherine露出一個有甚麼好慶幸的表情。

Eric繼續解釋:「唔… 我在進這網路公司的更之前,本來有想去考高考。 考了兩次都沒考上。 本來還想拼第三次,甚至想說不考上不罷休。」 說到這裡聲音有點低沉下去,「結果母親看我這樣不行,硬逼著我得要找個工作,所以也才去那間網路公司的。」

Eric嘆了口氣,又接續說道,「我原本是念機械工程的。 但自己其實一直以來就不覺得自己適合當甚麼工程師。 我最想做的其實是音樂。 不過家裡是一直反對。 本來學生時代就想去念音樂,但當時父親是揚言要斷絕關係甚麼的… 搞的像八點檔一樣。」

「最後… 沒辦法,也只好屈服念家裡希望我學的東西。 學校剛畢業時,我還任性的覺得經濟可以獨立了,還跑去一個音樂公司當助理做了一年半。」

頓了一頓,似乎在想要不要說:「結果,在……… 嗯… 算是..算是在家人死逼活逼下… 總之,反正最後也放棄了。」

Eric低頭看著自己手背,用一種平淡的聲音繼續說:「我來這裡則大概也兩年..兩年四或五個月了吧… 一開始是當個小工程師。 算算啊,我畢業到現在也差不多六年了。 而這是或許是自己第一次做一份責任最重的工作。」

Eric說到這裡才勉強擠出一個微笑,「哈。 這聽起來很像面試一樣的回答吧? 應該覺得很無聊吧?」

Catherine搖搖頭:「不會啊,我覺得很有趣。 而且覺得你當上PM好快喔! 你應該很厲害才是吧?」

Eric聽到這句,倒是又苦笑了一下:「老實說當上PM這件事情真的是陰錯陽差。 前總經理退休前,我被指派當一個案子PM的助手。 結果開案沒多久,原本的PM還有幾個資深的Leader們整個Team都被我們競爭對手挖角走了。」

「說來丟臉,我是唯一那個案子中沒有被挖角的人。」

「但案子因為還是得做完,所以公司還是有補人進來。 但是補進來的全都是新手,幾乎都比我還新。 總經理則因為快退休了,當時已經沒耐心管那個案子,看我是team裡頭最資深的就直接叫我帶。 我就這樣胡裡胡塗的下去帶了第一個案子。」

「當然,最後是失敗了…..」

「現在是我在這裡的第二個案子。 我其實一開始接的就戰戰兢兢的.. 明明我應該還不夠格的,為何還讓我帶這案子呢? 這問題我一直問我自己,但我這幾個月怎麼想也都沒搞清楚。」

「唉,想想我這輩子還真沒做成功甚麼事情過。 真的很希望這次能做好,真的不希望再搞砸了….」

聽到這樣的對話,Catherine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

Eric自己也覺得尷尬,反而換他得安慰Catherine:「沒關係,我會努力把東西做出來。 至於好不好,合不合適做下去,就留給老闆們去決定吧。 反正現在煩惱也沒用了。」

Catherine鬆了一口氣,也打氣的說:「那我們吃完就開始! 我會盡量幫你的,我們兩人聯手應該可以沒問題的喔!」

Eric則回給他一個感謝的微笑。

吃完飯後,兩人收拾了桌面,並把資料攤開來開始工作。

Eric心想「這小女孩真是個有趣的傢伙。 吃飯時一副天真小女孩的面貌,一說要開始工作,表情倒是馬上嚴肅又認真。 某方面還真給人一種很可以依賴的感覺。」

「剛剛的親子丼雖然份量十足但是稱不上多精緻,記得上次看某個Blog好像提到市區有間好吃的日本料理店。 或許…這事情結束後,該請這小女生去大吃一頓吧?」

想到這裡,不免眼神溫柔下來,轉頭看了她一眼。

Catherine這時候倒是很專注於看著Eric後來帶進來的資料。 她大概瀏覽一遍後,轉頭對Eric下指令:「我想我們這樣分工喔。 我來輸入,你則提供我接下來要建置的資料。 好,我看… 嗯,WBS你其實已經拆解好了嘛。」 翻了一頁看了看又說:「 嗯,這張紙則是各交付項目下的工作。 那我就先來建置這些資料吧。」

Eric聽到這哩,慌忙的問說:「那我該幹嘛?」

Catherine白了他一眼,好似他問了一個笨問題:「你就接續做後面的規劃啊~~ 比方說你可以開始思考工作之間的順序。 你看,表上還有很多工作是沒有前置關係的呢。」

Eric皺了皺眉頭,「工作之間的….順序? 可是…有些工作應該是沒有順序的…」

Catherine說,「是嗎? 應該多少都有吧?」

Eric有點為難,「這樣太照表操課了啦! 實際並不是所有工作都有前後關係啊。 我聽過其他PM批評上面指示都要連工作關係這件事情。 他們也說有些事情根本無法連結,覺得這種要求很不合理。」

Catherine歪歪頭,唔了一聲。

Eric指了指他資料上的某個工作:「真的! 你看,就拿這三個元件的採購階段來看吧。 對採購人員來說,哪個先採購不都一樣嗎? 怎麼去規劃哪個先、哪個後呢? 硬規劃也沒意義啊!」

Catherine探頭過去看了看:「啊! 原來如此! 你誤會所謂連結工作順序這件事情的意義了。」

Catherine接續說道:「就拿這幾個元件的採購來說。 或許元件之間是沒有工作順序的,當然沒必要強制去規定,但是同一個元件下的採購工作總是有施做順序吧!」

「你看」,Catherine邊解釋邊在桌上的草稿紙上畫出圖形。

「這樣畫對嗎?」Catherine問道。

Eric看了看,點點頭:「對,照我的規畫確實應該要先詢價、再議價、再擬訂合約、最後才是簽約。 你說的沒錯,元件跟元件之間雖然沒關係,但是在同一個採購流程中是有順序關係的。」

Catherine繼續說:「再來要思考的,是這個階段的工作是否要接續在某個階段的某個工作後。」

Eric「哦?」了一聲。

Catherine:「因為若沒有前置關係,表示工作應該是專案一開始就能做的。 你或許沒意識到,但其實你潛意識有設定一個條件在喔。 你看,你採購的工作全都安排在八月做。 但這些如果都沒有任何前置條件,為何不更早、早到專案開工就開始呢? 所以那條件是甚麼?」

Eric了解Catherine的問題,自己開始思索了起來「對啊,為何我要把採購安排在八月才開始呢?」

「啊… 我想到了!」

「是因為要等設計做完!」

Eric把表從Catherine的手上拿過來,指著其中一行資料:「要採購,必須等細部設計的資料出來後才有可能找供應商。 元件因為彼此獨立,所以可以分開來發包。 但是要發包前,還是得等各元件的細部設計做出來才行。」

Catherine邊聽邊拿出另一張紙,在上面畫圖:「如果是這樣,那工作的順序關係還是會存在的。 所以是類似這樣的順序吧?」

Eric看了圖,點點頭。

Catherine又拿出另一張紙:「你看,如果是這樣的話。 表示三個元件的詢價都該跟細部設計連結在一起。 而三個元件因為複雜度不同,所以設計的速度很可能有快有慢。」

「採購完還要生產,生產速度也可能不同。 等生產都完成後,最後則會要一起整合。 當這些都連結起來,就會知道各元件何時要開始採購,也會知道速度不同下,最後到底何時能整合。 萬一中間有意外拖長了哪個工作,也知道會對最後的整合時間產生甚麼影響。」

Catherine:「都連在一起後,才會知道相互之間可能有甚麼影響。 誰要是沒趕上可能造成誰的為害。 這也是更直覺化的想像要徑這件事情的方法。」

Eric:「啊~~ 原來是這樣! 這樣就說的通了。 我原來一直以為所謂連結工作是要去連同一階段的工作;像是採購1→採購2→採購3,然後就覺得那樣的要求不合理。 但沒想到那樣是我完全想偏了。 但你這樣講,就完全是合理的了。 而且這樣做真的幫助很大!」

Eric又看了一下圖,「啊,這不就又是CPM排程出來的網圖嗎? 所以下面這條是要徑吧? 原來這些概念都是可以連結在一起的….」

Catherine:「對啊! 這也是為何上面老要我們去連工作順序,並叫我們思考流程優化,就是為了這目的。 不過,我們沒時間聊天了,你還是趕快先把表上還缺的工作順序定義出來,不然真做不完啦!」

兩人就埋首開始認真規劃了起來…

(待續)

若有轉貼需求,請來信討論。 轉貼時禁止修改內容及標題、須保持所有連結、禁止商業使用,並且必須註明原文標題、連結、及作者訊息。
覺得這篇文章好嗎? 請分享給您的朋友
歡迎「讚」一下我們的粉絲專頁,接收最新文章!
張國洋 Joe Chang

現為識博管理顧問執行長,也在台灣百大上市櫃公司擔任管理講師與專案顧問。歷年客戶包含工研院、台積電、廣達、富智康、光寶集團、台灣大哥大、遠傳電信、中鼎工程、建國工程、台橡公司、大同公司、三陽工業、TVBS、特力屋集團、城邦集團、誠品集團等。 為了對抗雙魚座的感性,一直在努力強化理性思維與邏輯思考。 相信邏輯發展能解構任何事物,並讓我們找到合宜的人生策略與方向。

Joe G+ ICON Joe LInkin ICON

0 則讀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