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價值1500元

20120304_Surrender Cat

兩週前我很無奈地被警察開了一張1500元的罰單,理由是「後座乘客未繫安全帶」。為什麼會說「無奈」呢?因為這整件事實在太瞎了,警察原本要開單的根本不是我。想知道為什麼會這樣?來,我們看下去:

小黃

兩週前有一天,我因為有很多書籍教材要拿到公司,所以搭計程車上班,沒想到一個小奢侈帶了一個小災難。當我在後座用手機收email認真扮演成功商務人士的時候,小黃司機突然靠邊停下,我抬頭一看,一件警察制服塞滿我的車窗。我熊熊想起「後座要繫安全帶」這檔子事,雖然明顯已經來不及,但我還是亡羊補牢地立刻繫上。

警察一開口,我算是小小鬆了口氣。原來我們被攔下的原因是司機違規左轉,不是因為我沒乖乖束胸和束腹。但接下來發生的事把我嚇了一跳,這位司機和警察不知怎地一言不和,竟然在我面前大吵了起來。

少廢話,要開就開啊!反正我會去申訴你。
你那什麼態度,我有錄音喔,我告你藐視公務員!
藐視?!我有說髒話罵你嗎?我求你快開單好不好,長官~醬可以了吧?

總之兩人吵了幾分鐘,司機被開單當然不爽,但我沒想到他會這麼火大地跟警察對衝。而這位交警感覺也是動了怒,明明把單子開下去就好了,他卻還要跟那位司機你來我往地口角。這時我在後座發呆,冥冥中還想起「早餐真的很重要」還有「睡眠不足會情緒不好」的結論,但下面這句話卻讓我突然清醒:

先生不好意思,你剛沒繫安全帶,我必須開你的單,因為我怕這位司機會申訴我:只罰駕駛不罰乘客!

瞎咪!真是躺著也中槍,坐著也吃單!但我沒話說,因為我確實忘了繫安全帶,而且自從「Makiyo事件」後司機可以不用口頭提醒乘客,只要後座有安全標語即可,我運氣不好,眼前就有一張貼紙。

好吧,以上就是我被開單的經過。當然,那位司機也被開單了。臨走前,那位警察還深深跟我鞠了個躬,說聲「對不起」!我只能苦笑。

靈光

這件事原本也沒什麼好提的,我當天很忙,甚至沒跟公司同事和家人提起。直到前天,我在辦公室聊到此事,一位同事說了一句話,竟讓我頭頂出現一道強烈的閃電:

同事說:你為什麼不乾脆下車走掉?

咦...對吼!當司機和警察吵架時,我其實可以把車資付了走人。甚至大膽一點,就算警察說我也必須開單時,我相信還是可以走人。因為根據當時情況,警察並不想開我的單,他也很無奈,我一走了之說不定他還鬆一口氣。至於運將更不用說了,他後來一直跟我道歉,還要給我折扣(但我還是付他全額,畢竟他載我這趟都賠本了)。

當然啦,你可能會覺得這些分析都是事後諸葛,未必準的。真正讓我很懊惱的是,我當下竟完全沒有想到「走人」這個選項,我很好奇自己是怎麼了!

答案

我自己反省的結果,問題就在那件「制服」,當然,我的意思是警察制服背後象徵的權威。

人其實是非常容易服從於權威的動物,只是我們常常不自覺罷了。心理學上著名的米爾格倫實驗證明了即使是一般善良的老百姓,也可能在權威者的單純的口頭命令下,去傷害另一個無辜的同類,甚至不用威脅利誘。心理學家認為這可能是納粹殘害猶太人背後的群體心理。多數人的生活中,「權威」造成的效應或許沒那麼嚴重,但也足夠造成「腦部暫時阻塞」的現象。我自認不是反應慢半拍的人,但從車窗外看到警察制服的那一刻起,我的判斷和思考能力絕對低於平時的水平。

三輸

以權威的角度來看,當天的警察、司機、和我三個人剛好扮演三個典型的角色:警察當然是「權威者」,司機則是「反抗者」,而我就是不折不扣的「順從者」。權威在這三個角色裡都施加了力道,也造成了很大的影響,而且在我看來都是負面為多。

順從者:我因為權威的關係,沒辦法靈活的思考,導致被開了一張原本應有機會避免的罰單。

反抗者:司機知道自己違規,但看到警察就光火,惡言相向,最後激烈的反抗不但無效,還冒上了侮辱公務員的風險。

權威者:警察在這裡也不是贏家!他只是賺份工資養家,卻因為他的執法身分須面對「反抗者」的敵意,而且我相信這類事件經常發生。何況,他對我這個「順從者」也多少產生了愧咎感。

脫掉

以上三種角色我們都有機會扮演,尤其是「順從者」。我很早以前就發現自己在強勢的主管或是客戶所主導的會議中,常常腦筋處於空白的狀態,一旦離開那個充滿權威的環境,好點子又一個個冒出來。我覺得這個問題有點小嚴重,因為在老闆和客戶面前正是需要我們展現聰明才智的時候,如果總是一臉呆樣則前途不免堪慮。基本上我也沒有解決的方法,直到我在書本裡看到一句話:「公司裡最渴望溫暖的,很可能是站在高處的老闆」,沒錯,再怎麼有權威,裡子也是個人,人就是需要溫暖。我試著以「遇到鄰居」般的口吻問候我公司的副總:「開一整天會腰很酸吧?」或是問候我貴為紐約環保署副座的客戶:「妳今天該不會又跳過午餐了?」一開始他們可能因為我的「沒大沒小」楞了一下,但是幾乎隨即都會露出微笑,然後跟你閒聊(甚至抱怨)個兩句。這樣做的重點不在建立關係(當然這也是附加價值),而是幫助我自己把他們的權威外衣脫掉,讓我眼裡看到的他們,也是個有壓力有情緒的一般人,下次面對他們時,腦子才能全速運轉。

修煉

但很顯然地,面對權威而能保持自在這件事,我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否則也不會被開這張罰單。我想這類事情的重點在於,大家眼中都只看到對方的「角色」而沒看到「人的本質」。假設司機能想想,警察在制服底下,也不過就是的想達成業績的上班族,或許反應不會那麼激烈;假設警察沒把司機當成一個違規者;還有我沒把警察當成一位不可挑戰的執法權威,或許整件事情會有更圓滿的結果。當然這不是那麼簡單,這需要修煉。不過當時的事件從頭倒尾不過20分鐘,但妳/你在工作的環境裡,絕對有更多的時間,可以練習如何把擾人的制服全部脫掉!

但書

1. 給老闆「溫暖問候」而不是「逢迎拍馬」,這當中的差異很微妙,細節請自行體驗。

2. 給老闆「溫暖問候」而不是「騎到頭上」,這當中的差異很微妙,後果請自行負責。

3. 老闆的權威是不容挑戰與懷疑的,「脫掉制服」是在你自己心裡,請不要在公開的場合進行。

覺得這篇文章好嗎? 請分享給您的朋友
歡迎「讚」一下我們的粉絲專頁,接收最新文章!
姚詩豪 Bryan Yao

成大土木所與美國西北大學專案管理雙碩士、識博公司共同創辦人、普錸資訊資深副總、國際專案管理師(PMP)、甲骨文與微軟認證顧問。曾任紐約市環保署顧問、MWH Global, Inc.專案控制經理,參與國內外多項大型專案並擔任百大企業之諮詢顧問。擅長以詼諧的筆觸以及理性的思維來探討生活中的大小事。文章常轉載於《商周》、《天下》、《經理人》等媒體。與張國洋合著《三年後你的工作還在嗎?》以及《沒了名片,你還剩下什麼?》。

Bryan G+ ICON

9 則讀友回應

  1. J@ck 2013-11-18 08:42:28 第 9 則

    This one is worth more than $1,500.
    我也有這問題, 碰上頭銜響亮官大權重的, 和重要的會議面談就會腦袋不太靈光, 總是要靠事前演練提示字卡之類的輔助, 也還是無法完全發揮.
    這幾年稍微好點, 但是 Bryan 的方法聽起來會有用, 下次試試.
    在此先謝過了.

    • Bryan Yao 2013-11-27 18:57:45

      加油,Jack總是很神奇的!

  2. chhars 2013-09-05 06:09:16 第 8 則

    讓我想到之前闖紅燈,跑給警察追的事情=.=
    然後警察不追了,我還是收到一張罰單
    一度還想去抗繳說我在上班,因為我可以生出不在場證明說人在公司裡
    後來想想太無聊了,就真的闖紅燈了不然咧?搞一堆行頭意義何在?
    就還是鼻子摸摸繳了乾脆

    • Bryan Yao 2013-09-07 13:23:28

      跑給警察追!?你很帶種欸!

  3. summer 2012-03-11 10:16:37 第 7 則

    布叔~其實晚輩是Google查的:p

  4. summer 2012-03-07 22:15:14 第 6 則

    神仙、老虎、狗...

    B叔叔,年輕的交警應該也不懂吧!

    • Bryan Yao 2012-03-10 22:05:32

      您說的是,老夏!

  5. Jerry Chen 2012-03-07 17:02:55 第 5 則

    在台灣,經常會讓人覺得奉公守法的人是傻子,像酒駕被攔檢就耍賴、違規愈警就再違規想逃、肇事逃逸的事也一再發生。

    很多人都是心存僥倖的違規、投機,想著不會那麼倒楣被抓到,一但被抓除了怨嘆之外就是想辦法卸責。

    我去年曾經在上班前(早上7點多),在家裡附近公園的行人專用垃圾箱丟了一小包垃圾(1斤的小花袋),結果沒多久被一位環保稽查員攔下,說我是違法丟棄家庭垃圾,要我出示證件讓他開單舉發,他也出示了證件和讓我看他拍下的照片。雖然我只是丟一小包,而且還是丟到垃圾箱內,雖然我內心很掙扎,但沒多久我就讓他順利開單了..

    這事後來我跟家人說了,家人的反應都是..我怎麼那麼笨,怎麼不跟他說,不知道丟那一小包也算家庭廢棄物,怎麼不乾脆跑給他追,反正他又不認識你....

    其實這些我當時都想過,但仔細想想,我確實就是違規了,所以我選擇讓他完成他的任務,天曉得我繼續跟他盧下去會發生什麼事。

    我不是說我是絕對奉公守法的好國民,我只是說我很快就選擇承擔這個風險,並從經驗中學習。(下次丟之前更小心...)

    像這位計程車司機違規的風險已發生,卻不立即處理(承擔),而是先威嚇警察,試圖消除這次的風險,卻是讓自己陷入更大的風險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