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堅持到底,就看到勝利!?

(前情提要)

Eric在會議上使用造假的方式順利的讓大家相信進度順利這件事。 老闆還跟他大力的握了握手說:「這新部門的第一款作品就靠你啦!!」
講的Eric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該擔憂…..

----

會議順利過關後,Eric算是鬆了一大口氣。 但他也很清楚知道,更大的挑戰隨之而來。 畢竟原來合約抓的Schedule就已經很趕,就算是正常狀況恐怕都讓人有些擔憂。 事實上之前團隊已經抱怨很辛苦了。 但目前這樣的情形下,不但要想辦法「偽裝」專案進度順利,還得在不被上頭發現的狀況下重新設計。 這極度耗損人力不說,得壓著團隊每天加班,而部分元件得另外發包,成本控制也是另一個很讓Eric擔憂的問題。 他壓力大到好幾天都睡不好,每天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就是想說「到底該怎麼辦? 到底該怎麼辦?」、「還有沒有甚麼好方法能壓縮時間?」

但還好,團隊非常的配合。 雖然是有幾個人因為加班到昏天暗地,開始有些不滿的聲音傳出,不過大部分的成員卻是還滿配合的。 一來是因為Eric是個還不錯的PM,大家私底下跟他感情還不錯,看他每天這樣發愁也不排斥幫他一把。 二來,頭反正也洗下去了,大家一開始沒去告發他,現在自己也變成共犯結構,自然也無話可說。 三嘛,Eric公司的大老闆之前是在日本人的工廠當學徒出生的,所以整個公司文化非常日本風;就算沒甚麼事情,大老闆都期待看到大家待很晚,你早早回家他還覺得你這人不長進哩。 所以很多人根本是白天想辦法偷懶打混,等到四五點才開始認真工作。 反正公司文化是這樣,那對大部分的員工來說,既然都要留晚,那留下來混跟留下來工作其實也沒差了。 所以這部分倒是沒碰到太大問題。

但隨著時間過去,大家越是熬夜的配合,越是想幫忙趕進度,Eric就越內疚。 每天午夜夢迴,總是後悔幹嘛一開始不把事情報告上去? 畢竟這東西實在真不是自己壓的下來的。 但既然又多花了這段時間,大家又這麼保密與配合,到此Eric反而更不敢說,只能每天默默的祈禱能有甚麼奇蹟出現。 每週報告出去的進度更是強調一切順利,但報告上的數字其實跟實際完全不同。 用個更白話的說法,就是Eric在報告上大大的造假。 所以他的老闆、以及老闆的老闆全都以為事情順利異常。

一個月後…

經過這一個月的煎熬,Eric真覺得自己已經繃到極限了。 而就在Eric思考著是否應該要跟主管「告解」時,發生了這件事。

那年夏天最熱的幾天,也是中國人農曆七月所謂鬼門開的第三天,一個極度強烈颱風在那天登陸了台灣。 整個外面就是大風大雨的,連要順利走路都很困難。 一整天電視新聞的每個主播都一再告誡:「沒事請千萬別出門」;新聞下的跑馬燈也一直顯示哪裡又發生甚麼災難、又有誰被甚麼急流或土石流捲走消失了。

案子真的很趕,但風雨真的也太大了。 除了Eric自己放不下,頂著大風大雨來了公司,就只有一兩個住在附近的同事有來一起打拼。 三個人一直工作到了晚上十一點,外面還是不斷雨聲隆隆及有著咻咻的風聲,風雨看來絲毫沒有變的比較小。 他們三人在公司二樓的實驗室,想說也累了一天,不如到樓下的茶水間弄個泡麵甚麼休息一下吧。

等到吃完泡麵回到樓上,三個人當場傻眼。 大風似乎把庭院的某個樹幹整個扯斷,而從二樓的落地窗撞了進來。 三個人吃泡麵及聊天也不過三十分鐘,整個研發的實驗室已經是一片狼藉。 放在台子上的原型機剛好被樹幹壓在下面,一些數據跟測試資料被風吹著亂七八糟,有些紙張看來已經從破掉的窗戶飛出去了,更別說還有打進來的雨水把到處弄的都是積水。

三個人發現要一下子把玻璃缺口堵起來大概是辦不到的,只好趕忙把實驗室裡重要的東西移出去。 除了他們的開發產品以外,一些其他實驗設備啊、電腦啊,也得慌忙的往外搬。 一直搞到天亮,風雨稍微轉小了,三個人才稍微鬆一口氣。

而當颱風過去後,ERIC又一次進入他直屬主管的辦公事。 他主管叫做Alex,是個高壯的中年男人。 剪的短短朝天的頭髮,配上非常剛毅的臉型,以及粗壯的肩膀,讓他看起來有點像是之前打橄欖球出身的。 尤其臉上總是顯露一股蠻橫的表情,更是加深了這樣的形象。 但事實上這也差距不遠啦,Alex確實不是個好親近的人,常常扯著喉嚨罵人,大家也都很怕他。

現在呢,Eric坐在方桌的一角,而Alex在他辦公室的小空間裡來回踱步,很頭痛著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 因為根據Eric剛剛送來的報告顯示,原型機因為這次颱風事件可說是徹底損壞了,重新請廠商製作,大概需要多花最少三個禮拜。 這樣看來是趕不上下一個客戶的查核點了。 心情不好之餘,不免對Eric破口大罵了起來:「怎麼會讓這種事情發生?東西怎麼只有這一份?」 Eric唯唯諾諾的抗辯:「這種天災,事先誰想的到啊。」 Alex 只好繼續煩惱的踱步起來;但坐在一旁的Eric倒是鬆了一口大氣。 就剛好因為這件事情,他看來又多弄到了三個禮拜的時間。 這樣搞不好有機會能把進度趕回來。 數據資料其實他還有另外的備份,只是這麼好的機會,不用白不用。 所以這算是奇蹟發生嗎? 雖然氣氛很凝重,但在這時間點,Eric還是在心中對他所有知道及不知道的神祇們暗謝了一輪。

這時候換Alex非常煩惱了。 他心想,要不要索性停止合約啊? 可以停止合約嗎?停止合約似乎是要賠償的,只是合約到底是怎麼寫的哩。

他與Eric打開合約一看,合約對於這部分的描述大致是這樣子:

合約中止
第十六條
在甲乙雙方議定下,本合約得提前中止,唯提出中止合約之一方需負擔相關之損害賠償。

損害賠償
第十七條
在議定之合約期限,若因可歸責於甲方之事由而中止合約,甲方除應負擔所有乙方已經投入之開發成本外,並應負擔開發成本15%或100萬(兩者取高者為適用)之逞罰性賠償。 在此情況下,乙方需檢具所有詳細的成本紀錄供甲方查核。

第十八條
在議定之合約週期三分之一(1/3)內若因可咎責於乙方之事由而中止合約,乙方同意負擔全案總價15%之逞罰性賠償。

第十九條
乙方若在議定之合約週期三分之一(1/3)後因咎責乙方之事由而主動中止合約,乙方同意負擔全案總價25%之逞罰性賠償。

第二十條
乙方若未能在合約議定的時間點完工,將計以每天五百分之一(1/500)合約金額的延遲性罰款;唯最高上限不超過整個合約總價之30%。

Alex再一問Eric其它合約細節,Eric提供下列資訊:
1. 專案延續時間為一年。
2. 目前還有十天要過第四個月,也就是超過1/3的時間。
3. 整個合約金額為1100萬。 其中900 萬是原本預估的成本,200萬是原本預估本案的獲利。
4. 15%的逞罰金額為150萬;25%的逞罰金額為250萬。
5. 在目前的時間點預估要支出300萬,但目前付給廠商的款項只請了280萬。
6. 專案因為風災的原故,要Cover回來要花150萬,如果要廠商趕工可能還要多花20萬。
7. 公司因為風災的原故,要花30萬修理設備、換玻璃、與清潔。
8. 風災的預算客戶不會補貼,所以Alex必須自己想辦法找錢。

如果你是Alex的話,你會做甚麼決策?

覺得這篇文章好嗎? 請分享給您的朋友
歡迎「讚」一下我們的粉絲專頁,接收最新文章!
張國洋 Joe Chang

現為識博管理顧問執行長,也在台灣百大上市櫃公司擔任管理講師與專案顧問。歷年客戶包含工研院、台積電、廣達、富智康、光寶集團、台灣大哥大、遠傳電信、中鼎工程、建國工程、台橡公司、大同公司、三陽工業、TVBS、特力屋集團、城邦集團、誠品集團等。 為了對抗雙魚座的感性,一直在努力強化理性思維與邏輯思考。 相信邏輯發展能解構任何事物,並讓我們找到合宜的人生策略與方向。

Joe G+ ICON Joe LInkin ICON

4 則讀友回應

  1. 小戴 2008-09-21 13:57:14 第 4 則

    這是小妹我在PMO待久了的本能反應,看到問題就分析、找解法、向老闆建請處理方案...算是被制約了吧?(笑)

  2. 小戴 2008-09-20 23:40:40 第 3 則

    1.目前應該支出300萬,實際支出只有280萬,這表示這專案還有某部分delay是在文中沒有提到,或是Alex根本不知道的。應該要先釐清這些delay,是否在Critical Path,如果不在,表示目前看來專案不會因這些delay的項目而延遲最後時間;如果有,則必須將專案最後完成時間重新計算。
    2.同理,這個手機展示的查核點是否在Critical Path上?如果不在,應該不會影響到專案最後完成時間,也不會有所謂延遲性罰款的問題;不過,依照上文內容看來,這項展示應該是對專案結案時間有所影響,預估會導致專案延後三周(如果不進行任何改善方案、依原有作業方式工作)。延遲三周的罰款金額為1100萬*(1/500)*21=46.2萬(啥,誰說十五天?專案延遲都算日曆天的啦...)
    3.專案Cover回來要150萬(先不計算要廠商趕工需要另加20萬,因為目前是以專案依照方案進行的方式估算)
    4.修理設備、換玻璃和清潔,這部分應該不算在專案成本裡吧?(我都把這部份歸到公司頭上,算是公司的固定成本和沉入成本)
    ----->依以上已知項目計算,公司的最大報償為200萬-46.2萬-150萬=3.8萬
    ---------------傳說中的分隔線------------
    1.現在向客戶認輸,賠償150萬。因為文中沒有提到合約付款時間點的問題,所以我假設專案進行到目前為止都沒收到款,所以公司最大報償為-150萬
    2.十一天後向客戶認輸,賠償250萬。因為文中沒有提到合約付款時間點的問題,所以我假設專案進行到目前為止都沒收到款,所以公司最大報償為-250萬
    ---------------傳說中的分隔線------------
    依照最大之最大報償準則,我建議Alex採取以下方案
    1.硬著頭皮下做並尋求專案加速的方式(雖然依現有資訊看來,專案想加速有點難)
    2.向客戶坦承及溝通專案將延遲三周的事實
    3.同時向客戶下公文要求颱風所造成之一天停工屬不可抗力之因素,專案因此將延後一天結案,且所延後之一天不應列為延遲性罰款之範圍。

    • Joe Chang 2008-09-21 12:39:53

      哈哈 真是了不起呢.....

  3. Angel 2008-09-08 10:01:03 第 2 則

    1.這各故事本來就是看作者怎麼寫,所以後段成本怎麼壓低就是看您怎麼壓低啦:P
    2.但是如果案子做成了.雖然虧錢,仍有下次合作的可能性.或許這次是賠錢.但以後可能有機會翻身...
    但是如果就此就停損出場,那當然一點機會都沒有...不過前提當然是這件案子在還沒有被更改spec.之前是可以成功的...

    • Joe Chang 2008-09-08 10:31:22

      哈,跟我想怎麼寫其實沒甚麼關聯啊。
      我倒覺得重點是「面對風險」的思維。 假設你如同Alex是一個高階主管時,會碰到很多這類關鍵決策。 決策下去日後可能好也可能壞,但這在做決策的當下幾乎時候都是沒辦法知道最後到底會如何。 很多時候往往就是選擇「機率最佳的一邊賭」、同時「訂出備援計劃」(或最少知道何時停損)。 所以我會建議不要只是簡單的把思維放在yes or No,而是思考思考如果選擇Yes下,原因及繼續的配套(或是選擇No的原因以及不繼續的配套).....


      PS 也可能繼續下去但是因為執行的太糟糕,最後讓客戶嚴重Delay而被客戶解約的情況..這也可能下次再也沒有合作機會?

  4. Angel 2008-09-02 11:36:58 第 1 則

    For Alex,
    若是終止合約:要支付250萬懲罰金,若是繼續合約:延誤dealy加上修復約要180-200萬.但是繼續的話有案子成功的機會.或許可以在後段把成本壓低.利潤提昇.
    所以在Alex的角度,我贊成繼續下去.
    但是在Eric角色中,若是沒有找到真正的問題點(全部人員開會好好檢討問題點),那在多的時間可能也會增加更多的成本.

    • Joe Chang 2008-09-05 23:36:55

      問題是後段的成本要如何壓低、利潤又如何提升呢?
      也搞不好最後成本沒壓低虧更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