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理性的信仰

註: 這篇是我貼在公司內網的文章,所以一些用語是對內部同仁呼籲的。 希望讀者閱讀時不要覺得奇怪。 特別因為貼來這裡加註的部分,我會用粗體標示。 這篇談的是專案管理的實用性。 這是我在公司發的週報第一百篇。 :)   週報系列寫到今天,已經持續寫了兩年又五個月。 有多少人是每篇都讀我是不知道,不過持續寫下去的目的,是真心希望想傳達一些「價值觀」的東西給大家。 這兩年的一百封中,一部分文章是針對工作與生活的態度,另一些則是比較專案知識與技能性的東西。 技能性的東西大家或許可以翻過就算,畢竟若你不是處在專案管理的領域上,一些太技術細

風險初探

我的人生哲學一直覺得,「風險管理」是跟存活密切相關的事情。 所謂風險管理倒也不是要人保守的活著。 並不是說人生得凡事小心謹慎、循規蹈矩、只准去當老師或是公務員。 事實上,選擇保守的事業有些時候為必是好的風險排除機制,甚至在某些狀況下反而會冒著較高的風險。 (為何呢? 大概有人會好奇,但這可以稍後回頭來講。) 那到底甚麼是我所謂的風險管理? 之前其實也有在週報中不斷聊到,但我覺得這跟專案管理緊密相關,所以我想要不厭其煩的再多提幾次(笑)。 複雜的講風險管理,是要想辦法「讓自己在選擇錯誤時能只小輸;及在選擇正確時變成大贏」(這比較進階)。 但要達

利害關係人管理,在正直VS聽話之間~

這周我與Bryan都在談組織變革與過程中利害關係人管理的問題。 只講好的一面或許太平淡了,所以我打算把這議題弄得更複雜且醜陋些。 談個沒這麼黑白分明的部分...(笑)

如何製作甘特圖 - 夏之洋/吳冠德

這篇是夏之洋老師特別提供的文章,在此跟大家分享。 :) 作者:夏之洋, PMP 吳冠德, PMP Date: 2010/04/10 緣起 周一中午用餐時間時到,小吳找小蔡一起去吃飯,看到小蔡一副忙得頭昏腦脹的樣子,小吳問他在忙啥?小蔡說早上剛開完週會,部門經理被指派要對一個專案的時程做出評估,經理要他負責並且趕快交出一份提案給經理審核。小蔡正在為要如何做而傷腦筋。小吳問小蔡有何方向?小蔡反問說「你上過專案管理的課程,關於專案時程管理方面有何工具可以解我燃眉之急?」。小吳回說「你知道有個工具叫甘特圖嗎?」。 小蔡知道甘特圖,也看

組織變革失敗的關鍵原因

看到布萊恩寫的「面對顧問,你該問些甚麼 – 布萊恩」一文,我忍不住很想狗尾續貂一下。 純顧問的經驗我恐怕不如他,但我帶了幾年PMO倒想談談在企業中推動組織轉型的關鍵需求。 不管是內部變革或是外部顧問介入,其實都有著相同能力上的需求,或許能藉此幫忙一些朋友在關鍵時刻做出對的判斷。 中國以農立國,農民靠天吃飯。 靠天吃飯是個很不穩當的行業。 你在春天播下種子,耕耘、除草、施肥,等到秋天收成後才能把投資回收。 農家多是困苦的人家,常見的狀況是秋天收穫的糧食在冬天吃完了,等春耕時期往往家中已經無糧。 所以呢,農民大多在春天時跟村裡的有錢人借貸,

再探風險管理之 期望值、押注、與變異

前一篇提到人們該透過路徑模擬以及期望值計算來提高選擇的勝率。 也舉例到,假設一個女孩子要在台積電的課長或是一個遊手好閒的男人之間選擇交往對象。 那台積電的課長在「生活穩當度」這條件上的期望值是會高過遊手好閒的男人。 但期望值高是一回事,這卻不表示課長男友不會私底下是揮霍無度的月光族、也不表示他不會英年早逝、被資遣、或是突然發生甚麼無法預期的意外而導致財產散失。 同樣的,也不表示那位無所事事的男友不會哪天中了大樂透、或是有個甚麼有錢的親戚留給他一堆遺產。 所以呢,「期望值」終究只是一個平均下的可能性而已。 期望值高並不表示你一定贏;期望值低自然

(轉貼) 遊戲開發企業背後的真相故事

這篇我最近看到,覺得很有意思,貼出來跟大家分享。 另外要說明的是,原文是簡體版,我把它轉換成繁體並把一些用詞稍微改成台灣常用的用語。 ---- 《大眾軟體》2009年4月上旬刊 編者按: 在這行做了10年,我知道每年都有無數迷戀遊戲的年輕朋友對我們表達,他們是多想進入一家遊戲開發公司,做自己喜歡的遊戲。年輕人的理想,總因其不夠現實而閃爍著美好的光芒。美好之餘,也帶著強烈的好奇。很多人想知道那些開發出偉大遊戲的企業,他們是怎樣運作的,而企業裡的氛圍又是什麼樣的。在這樣的企業裡開發遊戲,好玩麼?會不會充滿激情,還是一種枯燥的折磨? 本文作者曾是我的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