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下去就浮不起來了

3-4, 下去就浮不起來了

「所以,沉沒成本到底是甚麼意思呢?」,坐在隔壁的老伯提出這樣的問題。

對面的「那位女性」… 或許現在應該稱呼她為Catherine了吧? 她倒是搶先開口說明。 我因為對整件事情知悉甚少,想繼續多聽聽她講的東西;此外我也希望趁這時間自我釐清一下,所以在那當下,我就只是靜靜的聽她對老伯解釋。

她對著隔壁的阿伯說到:「簡單的講,沉沒成本就是之前已經先花掉的成本。 可能是花時間去做一件事情,也或許是金錢方面的投資。」

「之所以叫沉沒成本,在於那些東西都已經用掉了、都已經拿不回來了。 所以無論當時投入了多少都不該讓它影響到之後的決策。」

那位阿伯還是一臉迷惘的看著她。

我只好跟她講說:『妳要不要講個比較具體的例子好了? 阿伯或許才會比較容易理解。』

她點點頭,「好… 可是我得想想,要舉甚麼例子… 啊! 有了,有個之前書上讀過的例子!」

「舉例來說喔,有一間公司決定採購新的廢棄物處理設備。 可是呢,他們三年前就已經有採購了一套300萬的類似設備。 但新設備在製程上可以降低二氧化碳的排放,而且可以…」,聽她一口氣說到這裡,我慌忙的出聲打斷。 想說這麼複雜的例子說完,老伯很可能還是聽得一頭霧水的吧? 會不會還因此得了老人癡呆或甚麼的…

『唔,這例子會不會太難了啊?』

『別說老伯了,我都聽不懂了。』,我苦笑著的丟出這段話。

Catherine臉微微紅了一下,微嗔說的:「那… 你來舉例好了。」

雖然本來我不打算開口,但事到如此好像也沒辦法拒絕。 我沉吟了幾秒鐘,轉頭看著旁邊的阿伯說:『假設有一天啊,老伯您跟伯母兩人花了個三四萬買了機票想去紐約玩一趟。 結果呢,這時候突然報導CIA宣布近期極可能會有恐怖分子在紐約放炸彈。 那你會決定繼續去玩? 還是就算了?」

老伯想了想:「唔,機票三四萬都買了? 啊那不去不是很不划算嗎? 只是謠言的話,可能根本不發生吧? 這種警告不阿是常常都有? 最後還不是甚麼事情都無… 我猜自己不至於這麼倒楣吧?」

說完還看看旁邊的太太:「我們這一輩子從來啊也沒碰過甚麼恐怖分子的。 不會第一次出國就碰上啦。」,說著還用手在前面一直來回揮動。

我點點頭:『那如果是另一個狀況呢? 有人找你們一起去美國玩,但還在考慮的時候就聽到了會發生恐怖攻擊的消息。 那你還會堅持去紐約嗎?』

老伯聽我第二個問題,倒是愣了一下。 「這…如果,如果還沒買票嗎? 那可能就不會去了吧? 不怕一萬只怕萬一嘛,就算只是謠言、萬一碰上了就真慘啦。 不值得為了玩冒險啦。」

我慢慢的繼續說:『老伯,你看吧,這其實是同一個決策。 可是你在兩個狀況下的思考邏輯是完全不同的喔。』

「這… 這樣講好像確實是這麼一回事?」

「問題就在那個機票吧?」,老伯有些遲疑、也有些困惑的反問我。

我點點頭:「阿伯,這是很常見的心理影響喔。 人的心理常常會對於之前投入的東西念念不忘,以至於會為了顧慮那些東西做出不一定很理性的選擇。」

「像會為了已經花錢買的機票而考慮冒險去玩,這個就是剛剛Catherine小姐提到所謂沉沒成本的謬誤。 換句話說,這些錢已經沉到水底了,已經拿不回來了,所以再也不該去想啦。」

「從經濟學的角度來看,你在做決策時,必須要忘掉之前投入的成本,而只從這決策未來的狀況來考慮。 該考慮的,就是去的效益還有不去的效益。 如果去這趟真的是勢在必行,優點大過於碰上恐怖攻擊,那就該去。 反之,若去的利益很小,像只是要去玩,那可能就真的該考慮不怕一萬只怕萬一了。」

「這時候呢,是不是已經買好機票應該不是被考慮的因素,因為那已經是沉沒成本啦,也已經拿不回來了。」

老先生聽了點點頭,可是一會又搖搖頭:「你講的是有道理。 可是,這樣…這樣還是太浪費了吧? 機票既然買了,似乎還是應該去吧?」

我接口:『所謂浪費,就是被沉沒成本所誤導了的概念了啊。 恐怖攻擊的可能性若真的很高時,怎麼都應該珍惜生命? 沒有已經買好的機票時,你根本不會考慮要去;而會做這決策,僅僅是因為捨不得這三四萬元。 三四萬元或許不少,但若讓生命承受不必要的冒險,那丟失這些錢也並不可惜的了。』

『這在很多事情上都有啊!』,我又繼續說道。

『比方說,人可能會在某個專業領域念了好多年好不容易畢業。 就算他出了學校才發現原本念得東西已經不熱門了,也常常會很難下定決心轉換跑道。 原因也是因為覺得都花這麼久時間了,要是換跑道了不就浪費過去幾年的時間了嘛! 這也是沉沒成本的影響』

我環顧桌上的幾個人又開口:『那我再問。 如果跟一個異性交往了一兩年,可是突然出現阻礙無法繼續時。 那該繼續,還是該放棄呢?』

老先生很直覺得馬上回答說:「該放棄,該放棄。 因為不該去想沉沒成本,是這樣吧?」

我搖搖頭說:『這又不對啦!』

『並不是說有沉沒成本時就都要放棄才是對的! 要看那樣的異性是不是值得繼續奮鬥而定嘛。 如果真的是個超棒的女性;比方說,像您旁邊這位阿姨的話,不就應該奮戰到底的嗎?』,阿伯聽我這樣說,偷偷往旁邊瞄了一眼就慌忙點頭稱是;而旁邊的老太太則是笑得樂不可支。

『抉擇啊,是沒有對與錯的。 並不是說之前有投入過就都不能繼續,沉沒成本的思考重點只在於 過去是不該妨礙我們對於未來的思考的! 所有的當下都只考慮未來的利弊得失就好。』,說完後自己心想這段話聽起來真了不起,還真不像我會說出的東西。 說完後,還自得其樂的環顧了桌上的幾個人,想說不知道大家會不會露出甚麼佩服與讚嘆的眼光。

沒想到聽到這句話,Catherine倒是雙肩一震。 我詫異的望著她並好奇著她是怎麼了。 但她甚至沒發現我在注意她,只是盯著前面的湯碗若有所思的在發呆著。

我正要開口關心她,旁邊的阿伯又開口問道:「好玩,好玩。 我大概聽懂了。 這就像是我一個朋友教我買股票要停損一樣? 就是不要去想之前花多少錢的意思吧?」

我心想,這老人家還真是夾雜不清,雖然講的事都沒錯,但也未免越扯越遠了吧。 我比較好奇的可還是Eric那個故事呢,加上也很疑惑Catherine小姐怎麼了。 但人家問了,我也不能不回答,只好又開口說:『阿伯你說的沒錯,就是這麼回事! 股票投資也是一樣,如果明顯趨勢開始向下了,那就應該停損離場。 不能因為覺得花了時間研究,或是跌破購買價格,就捨不得賣。 這些事情上也得小心沉沒成本對我們的心理影響。』

『已經沉到水底的,就真的不會浮上來了。 只從現在來考慮,很多事情就不會被捨不得搞得更難處理。』,講到這句時,我特別在捨不得三個字上做了做手勢。

『當然,大部分人會割捨不下,但是就是得想辦法做到才行。 不然很容易就因為感情用事,也很容易誤觸這樣的一個心理盲點,而最後做出錯誤的抉擇。』,我講完這段話,又用眼角的餘光去看看Catherine。 但這時她倒已經恢復正常,又帶著淺淺的微笑在專心聽著我們對話。

老伯又接口:「所以剛剛小姐敘述的那個故事,也是因為這個甚麼沉沒成本囉?」

我搖搖頭:『我也不知道,但感覺應該不是。 畢竟她敘述的內容來看,那位Eric把相關資訊都講得很清楚,將來會賠多慘也很清楚,而扭轉的機率確實也不高,照理來說不至於高階主管都一面倒的支持讓那案子繼續。』

『唔… … 照理來說,應該還有個甚麼東西吧…』,我咬著手指甲,開始思索了起來。

我這時候在想,這故事最後那段其實是說不太通的。 因為資料如果都揭露出來了,所有預估都證明最後很難做好。 那從財務結構面來看,任何主管都沒理由堅持要這案子繼續下去。 有一兩個人想賭下去是可以理解,畢竟他們有各自的利益要維護。 像那個業務主管就是,怕打壞客戶關係,也怕自己要去道歉,會希望案子賭下去是情有可原。 可是…「所有」的高階主管最後都同意? 這絕對不是因為「捨不得」而不願意停損吧?

但為什麼呢?

到底為什麼呢?

這時候我又想到Catherine剛剛說道,說最後決策是四個高階主管一起下的。 尤其最後宣布時,總經理雖然臉色很難看,但是還是同意了那個繼續執行案子的建議。

難道,有甚麼非繼續下去不可的道理嗎? 還是說,這一切跟案子無關呢?

因為,僅僅是從案子的角度來看時,繼續下去是沒道理的… 但是,如果…是超脫案子之外呢? 是不是有甚麼會讓人走投無路,所以得硬著頭皮做完的理由呢?

不知不覺,我自言自語了起來:『唯一的問題,只在於那是甚麼而已…』

Catherine挑起眉毛,疑惑的看著我。

我把思緒很快的整理了一次,然後又開口問道:『在那前後,公司有發生甚麼大事嗎?』

(待續)

7 則讀友回應

  1. Working Bee 2009-08-15 00:18:54 第 7 則

    如果是自己的工作範圍
    當然責無旁貸要自己蓋章
    如果不認同也可以不蓋印啊,要求書面資料備查或另謀高就
    我覺得第一次當PM時還蠻有趣的
    和客戶週旋
    客戶說有問題
    我說那是known bug
    沒有完美的系統只有可用的系統
    弄得客戶啞口無言
    將操控權拿回來~
    不過有些客戶真的很會罵人
    真的要有當炮灰的心理準備
    不過工作上被罵和罵人不是時常都在發生嗎?
    有誰可倖免呢?
    我在美國的第一個工作下場是被老闆請走,那是當會計
    我大學其實會計常不及格
    總是在最後寫balance就好了~
    老闆給我的一句話就是要兢兢業業
    這也成了我工作上的座佑銘
    工作還是要兢兢業業,也許拿不到90分,60分也ok 啊~
    我沒有再被請走
    可能是我也不敢再作會計的工作吧;D

  2. 曾經是犧牲品的娜塔莉… 2009-08-14 21:35:09 第 6 則

    小浮塵說得好啊…
    印象中例如…,
    有的高階主管為了掩飾自己在關鍵時刻的決策錯誤,
    所以只好將爛掉的專案繼續做下去,
    即使這專案就成本面考量,不值得再做下去。

    這樣說好了,
    很多時候,第一線的執行者,
    不見得就能「完全主導」專案進行的方式,
    但問題爆發了,
    負責專案的小小職員就成炮灰了…。

    至於「真正」做下去的理由,
    到底是不是合情合理,
    who knows?

    • Joe Chang 2009-08-15 14:07:14

  3. 小浮塵 2009-08-10 15:50:18 第 5 則

    有什麼非繼續下去不可的道理?

    有許多背後「真正」的原因,不是第一線執行的小職員可以得知的…
    很多人都只是扮演橡皮圖章的角色,當問題爆發時就成為可憐的犧牲品了…

  4. paulcsie 2009-08-10 13:08:38 第 4 則

    到底原因是什麼呢?我也覺得理由是在專案之外,看來會有相當有趣的劇情發展~

  5. Ryan 2009-08-09 01:52:59 第 3 則

    高招!!正好停在不能不繼續下去的關節,這也是沉沒成本的應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