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骨氣、角色扮演、與安全感

就在「那位女性」正準備要回答我時,沒想到坐在我旁邊的那位老人家插口說話了。 他就是剛剛我一坐下來立刻跟我抱怨被丟在這「荒涼」角落桌的那位新娘的某個叔公或是某個舅公。

他插嘴說道:「風行草偃怎麼行呢? 隨風搖擺不是沒有骨氣啦? 做人怎麼能只看風向來選擇要做這不做那呢? 這是不對的、這是不對的!」

『啊!?』,聽他這沒頭沒腦的一頓教訓,我還真是傻眼了。

停了半晌,我才又能開口說話:『阿伯,風行草偃也不完全是壞事吧? 何況,誠實本來就是該做的事情啊? 現在是誠實還能因此被肯定,沒比這更好的了吧? 我要是Eric高興都來不及了。 這樣怎麼又會不對呢?』

隔壁的老伯翻了翻眼睛:「去~ 你小孩子真是不懂! 前人不都說所謂水清就無魚? 你以為的誠實不過是斷人財路啊!」

說到這裡還重重的拍了拍我的肩膀:「小夥子,剛剛沒聽到這位漂亮小姐說的嗎? 她說這案子要是讓老闆知道會晚,老闆可能會把案子取消掉。 那這樣幾個人沒案子做,家裡不就沒飯吃了? 但案子晚幾天就晚幾天嘛,反正都會做好,又不是甚麼天打雷劈的事情,幹嘛害人沒飯吃呢?」,他一連說完上面這段話,還微微喘了起來。

頓了一下又接口:「大家都是出來做事的~ 能相互體諒、互相配合啊馬是好事啦。 何況出來外面混飯吃,總要要有幾個換帖兄弟一起打拼。 今天這個P… PN甚麼的? 應該是個帶頭的人吧? 你當個大哥,要是不罩罩下面兄弟,將來你要兄弟怎麼挺你?」

聽了這一整串,還真是讓我覺得很傷腦筋。


隔壁老伯這段話就情義的角度來看也是不無道理的,而且我剛剛也說了我不想泛道德化的來解釋。 更何況隔壁老伯都這麼大把年紀了,你要拿那種「誠實就是美德」、「誠實就是好」來說服他恐怕也沒甚麼說服力。

所以他這樣講後,我還真是尷尬的當場呆在當場,不知道該怎麼回應他才好哩。

我大概停頓太久了,開始感覺到對面「那位女士」熱切的目光。 我也不確定這目光是代表失望,還是代表希望要聽我說些反駁的東西。 但那時候其實根本也沒心力去想她怎麼看,唯一很清楚的,是自己是得馬上開口說些話。

迫不得以下,我只好邊想邊緩緩的先開口:『阿伯,你說的確實也是有道裡啦。』

他得意的笑一笑。

我又小心的詢問:『倒是剛剛一直沒能跟您請教是在哪高就?』

「甚麼高就的,沒這麼多繁文縟節。 我也不過是個退休老頭了啦! 之前倒是幹了二十多年救火隊就是。 像我們就很重視兄弟情誼啊。 我們可不能甚麼看到火危險,就把兄弟放下來。」,說著還譴責的看我一眼。

然後又繼續開口:「你說熊熊大火燒得通紅的房子怕不怕人? 當然怕人啦! 可是幹救火隊的能害怕嗎? 就算真的怕,也是得提著褲子、壓著帽子往火裡頭衝。」

『阿伯,救火隊? 這職業感覺很瀟灑啊? 在火場中來去自如救人性命應該是很了不起的啊?』,我還是沒想出來該怎麼回答,所以只好先很諂媚的說些好話。

沒想到他不領情,反而咆嘯起來:「講甚麼哮話。 不過就是份工! 甚麼瀟灑,那是你外行的後生小子才這麼想。 火燒房子是很可怕的,尤其那種摩天大樓,進去都不知道會怎麼樣。 進去摸黑甚麼都看不到,有時候燒的慘的,裡面真的慘不忍睹。 那些電影、電視演甚麼說不怕的都是騙人啦!」

「只是只要一天是當救火員的,就一天不能感覺害怕的。」,說完還微微抬頭,看來對於當了幾十年的打火兄弟是很感到自豪的。

「因為進去火場不知道會發生甚麼事情,所以我們可不能背叛兄弟。 像我們隊上也有些古怪的規矩啊,像規定隊員不能賭博甚麼的。 但是隊裡頭也有些好賭的兄弟,我們還不是幫著遮掩? 難道就都這樣報上去嗎? 這像甚麼話?」,他越說越激動,就幾乎沒邊說邊拍桌子了。


我點點頭,心裡也可以理解為何阿伯會覺得執著於那一點了。
只是轉念一想,發現彼此的論點其實是完全不衝突的….


我開口道:『阿伯啊! 從我的觀點來看,所謂進入社會,其實不過就是參與一場大型的cosplay罷了。』

這次不但阿伯瞪大眼睛,連對面「那位女性」也一臉茫然的看著我。

阿伯試著重複我講的字:「Ko.. su… Ko-su-pu-re? 那是啥麼東西?」

我意識到阿伯對流行用語不熟,趕快改口說:『不好意思,我是指角色扮演。』

沒想到這樣講,隔壁的阿伯還是沒聽懂。

我只好很尷尬的又慌忙解釋:『Cosplay好像是個日本來的用字? 指的是在一些活動中,有人會刻意扮演漫畫啊、或是電動玩具的角色。 他們會試著穿上跟劇中主角一樣的衣服或是造型,以求能裝扮成卡通角色。』

阿伯皺著眉頭低聲罵到:「這甚麼娘娘腔的玩意? 你胡說八道甚麼,進入社會跟這種玩意有甚麼關聯?」

我做個手勢,示意阿伯先讓我說完,然後我又開口:『實際上,我們每天人生都是在扮演著各種不同的角色。 唯一的差異在於,那樣的角色並不是存在於電動玩具或是漫畫書裡頭,而是存在在你我的刻板印象中。 而且,我們不單單要穿上衣服、做出造型,還得徹底變成一般人認定的角色形象。』,我特別強調「認定」這兩個字。

阿伯還是皺著眉頭,但是對面「那位女性」倒是聽懂了,開口說道:「張先生,你指的是說職業的角色吧? 如是學校老師,在學校就得有老師的樣子。 如果是服務生,就得該有服務生的樣子。 是類似這樣的意思嗎?」

我點點頭:『簡單的講就是這樣的意思。 職業就是一種最基本的角色。 所以在學校就得有個老師的樣子,當警察就得有警察的樣子。 而業務員的話,我們認定的業務員形象又會跟警察不一樣。 簡單的講,我們對於不同的職業,其實有不同的刻板印象。 或講得更簡單一些,我們對不同職業有不同的期待。』

我轉頭一看,發現隔壁老伯還是有點不解的表情。

所以我又繼續:『所謂該有老師的樣子這段話,其實每個人是有不同解讀的。 但我們心裡頭對於老師該有甚麼樣子,卻還是有些共通的看法。 比方說,講話可能要有威嚴、可能聰明、可能有見解、可能有耐心、可能樂於教人新東西。 但是每個當老師的都會是這樣性格嗎? 很可能也未必。 可是你要當個能為人稱道的好老師,你就得有這樣的形象才行。』,我在「得」這個字上稍稍加重了語氣。

老頭點點頭:「這倒是沒錯。 就像我們打火的,就算心裡害怕也是得勇敢的衝入火場。」

我馬上接話起來:『說穿了,社會化的重點,就是要想辦法給其他人一種安心感。 而安心感是甚麼呢? 其實就是要讓他人覺得你扮演的角色恰如其份。』

『講得更簡單一點,就是不要讓他人困惑、不要讓你扮演的角色跟他人期待有落差。 這其實不單單是職業角色如此,我們隨時都背負著這樣的社會期待的。』

我環顧四週繼續說道:『你們看。 在今天這宴會廳裡頭,我們扮演的角色就是賓客。』 手往遠方一指:『他們兩人扮演的則是新郎、新娘。』

『不管是賓客也好、是新郎新娘也好,都有我們該做的、該穿的、該說的、該動作的事情。 比方說賓客吧,說些祝福的話、穿些喜氣的衣服、乖乖坐在這裡吃飯喝酒,你就會讓其他人覺得安心。 但若有個賓客穿著汗衫高聲叫囂的跑進來,你不會覺得困惑嗎;或是服務生穿著馬戲團的服裝出現,你不會開始擔憂事發生甚麼事了? 那就是角色扮演不當、做了不正確的舉動,其他人就會不安了。』

『出了這婚宴廳。 我們也隨時在切換扮演著不同的角色。 走在馬路上是行人,我們有該遵守的角色規則;櫥窗看到好東西進了店裡,我們又變成顧客這身份了;回到家裡可能又變成兒子;電話響了接起來,變成某人的朋友。 回到職場上,我們則又扮演業務員、服務生、工程師、訓導主任、或是專案經理。』

『而不同身份,有不同的刻板印象,也有不同需要得到安心感的對象。』

我看了一眼隔壁的老先生:『打火兄弟要去試著去搏得安心感的對象,就是被困在火場的人們,以及雖然沒有身陷火場但是可能有一天需要救火隊幫忙的群眾。 要是在他們面前示弱或是做出不好的示範,很可能就會瓦解這批人的信心、也會對你這樣的角色失去信賴。』

老頭點點頭,「這是沒錯的,所以我們就算心裡很膽怯,也會努力往火場衝。 就是要讓被我們保護的老百姓覺得我們很可以信賴!」

我也點點頭:『所以Eric當個PM也是類似的情境啊。 以PM而言,負責的是讓專案順利。 跟著一起工作的夥伴是很重要的! 當然希望大家都能很穩當…』

我語調一轉:『可是PM可也肩負著客戶的期待不是嗎? 在這例子裡頭案子的客戶就是公司。 公司的經營可是靠案子成敗在支撐,而公司後面的出資者更是冒著幾百萬、幾千萬、甚至幾億的風險。 那你說,做為這樣的一個案子管理者,要有能讓大家信賴的規劃與決策能力不是很基本應該的嗎? 要是一問三不知,連進度怎麼樣都講不清楚時,或是講的時候遮遮掩掩的,那誰敢把這麼多錢交在他身上呢?』

老頭聽這話,倒是沉默下來:「這樣講也是有道理….」

我又接續:『你如果自己拿出一大筆錢去投資時。 你會希望幫你投資的人隱匿問題嗎? 你會希望他自己毫無計畫、只是隨波逐流嗎? 或是只是隨便壓寶呢?』

老頭馬上回答:「那當然不可以啊! 代客投資就像基金經理人一樣啊,當然要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資訊最好要能清楚揭露。」

我回答:『所以PM也是一樣的。 他是代替公司的股東在操作一檔投資標的物。 過程的好與壞,自然也是應該要能揭露給股東知曉。 這無關道德,而是這樣的職位角色自然該有的行為。 唯有如此,長期而言你才能創造出讓人心安的感覺。 才能讓大家覺得是可以把事情放心交給你的。』

『如果只是為了眼前的兄弟之情不回報,萬一最後公司老闆虧錢而無法繼續經營時,害到的不是更多公司的同事嗎? 兩害取其輕,還是得在損害能被控制前就處理才是吧? 就像基金經理人一樣,若是都不幫你停損,只是讓你錢虧光光才兩手一攤。 你不會覺得很失望嗎?』

隔壁老先生歪著頭不說話,對面的「那位女性」則咬著手指若有所思。


『當然,這裡還是有一個風險啦!』,看他們兩個在沉思,我又拋出一句話。

『公司的總經理畢竟不是公司真正的大股東。 所以我們其實不知道這總經理到底是玩真的還是玩假的。』

我頓了一頓:『以我的經驗顯示,很多公司高層想導入新方法,常常只是趕流行、或是為了甚麼特別政治目的。 所以他們壓根也沒打算把那些方法的核心精神學會,只打算弄些皮毛就好。 如果是這種老闆,那冒出頭就未必是好事啦! 要是在這種情境下冒出頭,很可能反而死的快… 哈哈哈哈。』,說到這裡,我背仰靠著椅背放鬆的笑了起來。

本來我是打算靠這樣的玩笑話化解剛剛嚴肅的氣氛,但沒想到「那位女性」聽我這麼說,倒是急切的把話接了起來:「不! 張先生,你誤會了! 總經理當時其實是很有心想要推動改革的。 只是沒想到後來發生那樣的事情!」

聽到這,換我愣住了。

『嗯? 啊? 』 所以…這故事是真有其人啊? 我心裡這麼想。

但我嘴裡問的是:『發生了那件事情? 甚麼事情啊?』

那位女性低下頭,似乎在想是要從哪裡開口…
好不容易開口了,她說的是:「那天下午的高階經理會議,我…其實是有參加的。」

(待續)

覺得這篇文章好嗎? 請分享給您的朋友
歡迎「讚」一下我們的粉絲專頁,接收最新文章!
張國洋 Joe Chang

現為識博管理顧問執行長,也在台灣百大上市櫃公司擔任管理講師與專案顧問。歷年客戶包含工研院、台積電、廣達、富智康、光寶集團、台灣大哥大、遠傳電信、中鼎工程、建國工程、台橡公司、大同公司、三陽工業、TVBS、特力屋集團、城邦集團、誠品集團等。 為了對抗雙魚座的感性,一直在努力強化理性思維與邏輯思考。 相信邏輯發展能解構任何事物,並讓我們找到合宜的人生策略與方向。

Joe G+ ICON Joe LInkin ICON

15 則讀友回應

  1. kristin 2009-08-03 00:26:29 第 15 則

    柯林頓因為'作偽證'
    成為美國第三位被彈劾的總統
    彈劾沒過才完成任期
    應該是僥倖吧
    不然就是要彈劾他的參議員都覺得這是全世界的男人都會犯的錯XD

  2. ice breaking 2009-08-01 22:22:20 第 14 則

    我好像很少看書超過兩遍...還有很多書著等我看XD
    不過這有點像電影的台詞...(對某些書特別喜愛,所以每看一次就有不同的想法:)

    The goal這本書真的是簡單明瞭,原來這就是顧問的工作
    有時候問答的方式確實可以引發思考的能力,看到問題的核心
    不管是對企業或人生都可以找到解決的方法
    期待版主的小說出版,到時候我一定會向你買一本作者簽名書喔!XD

    • Joe Chang 2009-08-02 16:00:11

  3. pmpliang 2009-07-31 20:13:22 第 13 則

    兩害取其輕、兩利取其重,就文中PM假設是我也會選擇"誠實",因為"負責專案成敗的人是我",不是你,若連專案進度、成本和失敗原因都看不出來這就失去做PM的意義,而又選擇說謊導致專案失 敗和公司損失那更是失敗中的失敗,那還真的跳到黃河也洗不清,還有一點就是專案成員跟你建議要隱瞞專案進度延遲的事實而你接受了,但專案失敗時,這些成員是否會支持你還是打死不承認有說過這話,而你之前為確保大家的飯碗而鄉愿的答應,這些人是否會感激你,這都是問號?所以我選擇誠實是不願意事後面對如此大的變數,爾且雖然專案進度落後但卻誠實稟告上層,至少我絕得還保有一絲的專業和品德。

  4. kristin 2009-07-31 16:58:34 第 12 則

    所以柯林頓對風流韻事一開始否認
    後來證據確鑿老實招供
    也算是市場趨勢囉?

    • Joe Chang 2009-07-31 16:58:22

      撇開道德層面不談
      柯林頓在這件事情上最後確實沒有遭受很大的政治傷害.....

  5. kristin 2009-07-31 14:50:51 第 11 則

    在現在的社會中充斥著謊言,如果以自己來審查一天的生活,也會發現自己活在自己和別人的謊言中.有些人一輩子賺的錢可能在一夕間被詐騙集團騙光了.說謊本身沒有觸法並不會受法律制裁,至於為何要定義為道德,可能是良知或社會規範的標準吧.
    如果不是為自己的利益而是為別人益處說謊,可能道德的界線就很模糊。
    但是如果誠實比不誠實帶給自己有更好的生活品質,那要選擇嗎?如果前第一家庭選擇誠實,今天下場是如此嗎?人性在利益當前很難不受誘惑,但是如果有誠實的習慣,還是會知道應該要何時拒絕.人生可以很簡單也可以很複雜,為了虛榮或掩飾,就產生許多假的東西。也許小孩並不懂誠實的重要性,也不知道別人的東西為何不能是我的,這些如果小時候不學,長大可能積習難改.我小時候有一次和我弟在房間裡,我們吃了許多乖乖,等我錢花完了,我在弟弟面前拿他的錢到對面買乖乖,弟弟很生氣,說我偷他的錢,我辯說這不是偷,但是他在我爸面前告了一狀,我爸叫我出去,要我伸出手來,他是笑著,所以我不知道他要做甚麼,他在我手上輕輕打一下,叫我不能拿別人的東西,我說好.也不再狡辯。在那之前我更小的時候,父母忙,我被放在外婆家,他們開雜貨店也忙,我一個人被放在一個房間,可能自己爬到閣樓,也可能爬到床底下,最後我發現有好幾桶的零錢,我每次都放一些在我的襪子裡,然後拖著沉甸甸的腳回家,然後去糖果店花掉,我弟有時會留著兩行鼻涕跟著我.有一次我沒穿襪子也沒口袋,只好拿在手上,有人問我就說是我的錢,等到我被叫到店裡吃東西時,我的錢原本包在裙子上,一放手錢全部都掉在地上,大家都掩護我,因為沒有人處罰我,回家也沒被罵.不過我就沒再回到放錢的房間了.還有一次我又將學跳舞的大鈔拿去糖果店,有幾家拒絕,但一家接受了,這次不能繳學費我就差點被爸爸揍,不過還是有人掩護我.不過那次因弟弟告狀,被爸爸教訓之後我就不再拿不屬於我的東西了.我在高中時,學校時常有人東西被竊,小偷很多是有錢的小孩,你無法了解這是怎麼回事?你說前第一家庭缺錢嗎?他們拿那麼多錢小老百姓不生氣嗎?如果小地方不誠實,可能有一天會成為人生或事業致命的一擊.
    另外,我舅舅很愛賭博,又聽到許多因賭博家破人亡的事件,我對賭博很反感…誠實是需要訓練,要用意志力抵抗並不是與生俱來的.例如在加州的車站沒有人管理,但如果臨檢查到沒買票就很糟糕!這些人你會同情嗎?

    • Joe Chang 2009-07-31 15:56: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