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是適者生存? 還是俄羅斯輪盤?

(前情提要)

Catherine在跟Eric討論後,提出了一個讓Eric可以去調整報表的方向。 因為這方式似乎真可以做出「專案完成時成本(EAC)」的預估,所以Eric終於信心滿滿、帶著笑臉的回去準備報表。

 

只是Eric雖然光明了起來,但Catherine卻因為這次討論,產生了一些疑惑….


回在辦公室後,Catherine在接下來的時間裡變得完全無心工作;或該說,她第一次的開始懷疑起她的工作。

Eric剛剛大聲說出:「如果願意讓我繼續的話,我會盡全力讓案子做到又好又準時的! 總之,我一定會讓案子順利結案的!」 Eric說這段話時,那股熱血又好似有點受了傷的神情讓她覺得心疼、也讓她直到現在都覺得情緒激盪不已。

她雖然來到這裡才只有半年,但其實陸續有聽過一些年長的工程師或是元老級員工做過類似的抱怨。 曾經有人吃午飯時抱怨新任的總經理:「叫我們做甚麼鬼計畫嘛。 還不如就讓我趕快先開始吧! 算來算去、寫了一堆東西真無聊。 東西寫完搞不好案子早結案啦~。」

此外,上次公司聚餐時,一個坐在他身邊的老副理被別人敬了一輪酒後,也半醉著跟她抱怨:「妳這小女生恐怕不知道。 我..我…..做這東西…我都做二十年啦。 之前案子還..不是一個、一個又一個結案。 有些小問題是很自然的啦。 有能力的人,還怕甚麼問題? 問題發生了再處理就好嘛!」

也有在跟工程師收報表時聽他們抱怨過:「填甚麼報表嘛。 幹嘛需要紀錄甚麼研發時間? 我們是研發工程師耶! 又不是工人,幹嘛要填這些有的沒有的。 真可惡!」

Catherine過去從來只把這些當成一些同事們的牢騷,她多是對抱怨的人笑笑表示認同,但卻從來沒把這些抱怨往心裡去想。 但這次有點不同了;自己喜歡的人口裡也問出類似問題。

她雖然當下體貼的安撫了Eric,但現在冷靜下來後,倒真是第一次開始思考自己這一段時間是不是真的做對事情了? 到底新上任的總經理堅持某種程度的程序是對的,還是其實是不必要的呢? 有規有舉當然很好,可是大家講的好像也有道理。 既然事情都可以這麼簡單的被做好、大家都很有經驗,那多了程序是不是妨害了大家呢? 是不信任嗎? 是繞遠路嗎? 是總經理其實是很無知的人? 還是這一切真的是有意義的?

一時之間,她覺得自己非常的迷惑。

過去以為牢不可破、完全不容挑戰的規則,今天因為這男人的一番話,覺得好像沒這麼完美了;覺得Eric那受傷的表情自己好像也有責任一樣。 她多希望在當時,自己可以伸手撫平他皺起的眉頭。 只可惜自己膽小、加上又名不正言不順的;終究也只能袖手旁觀看他失望。 且沒能幫忙就算了,自己居然還得逼著他做報表。

「真希望他不要熬夜。 唉,也不知道他吃飯了沒有。」想到這裡,抬頭看著桌面的時鐘,才驚覺已經十二點多了。

雖然是午飯時間,但Catherine實在沒甚麼胃口。 想說這樣也不是辦法,她決定或許該去找她老闆,也就是Alex好好討論討論。 不然這樣思緒混亂下去,下午大概也沒辦法工作了。

她知道Alex中午常常不吃,大部分不是在讀些期刊,就是在準備下午會議的資料。 而Eric的事件已經是最近公司最大的事件了。 但因為昨天已經開過會,今天Alex下午應該沒甚麼太多活動,所以若要聊聊這時間絕對是最合適的。

於是她走到Alex房間的門邊。

門並沒有關,他看到Alex坐在桌前在看著不知道甚麼東西,於是她敲了敲開著的門板並開口說到:「老大、是我。早上我去跟Eric講過了,他承諾會在明天中午前給出一份新報表。 那..這部分還有甚麼我要去follow的嗎?」

Alex並沒有抬頭只「嗯」了一聲,表示他知道這件事了。 微微的遲疑了一下又接續說:「暫時沒事了,先等他報表吧。」 然後又開始讀起他桌面的資料。

但頭才低下去,Alex就發現Catherine似乎並沒有要離開的意思,且很顯然還有些甚麼事情想要說。 所以他又一次抬起頭來,疑惑的問說:「Catherine怎麼啦? 是有甚麼想要跟我說的嗎?」

Catherine一瞬間也不知道該怎麼問才好,於是只能困惑的瞪著Alex發呆。 看她一副這麼困惑的表情,Alex索性完全停下手邊的工作。 一邊收拾桌上的文件,一邊指了指桌子前的位置,叫她坐下來。 「怎麼? Eric造成問題嗎? 還是遭遇了甚麼困難?」

Catherine思索著要怎麼提問。 坐下來整理了一下思緒,她這樣開口問到:「老大,我其實之前一直有聽過一些資深的同仁抱怨過一些事情。 過去我從來沒把那些話當一回事。 但是今天突然覺得他們講的好像也有些道理!」Catherine鼓起勇氣一口氣說出了這麼一串話。

Alex還不確定她想要問甚麼,所以不置可否的回問說:「嗯。 他們說了甚麼嗎?」

Catherine小聲的說:「他們說『過去自己從來也不用甚麼專案管理的手法、沒算過甚麼實獲值、沒做過甚麼CPM、也沒做過任何預估與統計,事情還不是都做得很好。 幹嘛現在做事情要變複雜起來?』」

她稍微停頓一下又說:「也有人講說『難道不能給更多的空間、讓我努力做案子就好。 別管我、總之最後我會把東西做出來!』」Catherine一邊說,一邊很不自在的搓揉起手指來。

看看Alex沒甚麼反應,她又接續說道:「我之前都只以為這些人是鬧情緒,也都沒當一回事。 但Eric這件事情.. 嗯,我雖然早上說服他去做EAC的預估。 但說著說著我自己突然有點沒自信,也突然覺得或許我們其實不用干涉這麼多?」

講到這裡她有點慌張起來,只好很快的繼續說:「我也不是說我們不該去問後面的預估。 我…我只是..我只是覺得他… 嗯.. 工作似乎很認真。 應該沒有刻意騙我們、也應該很努力想把事情做好才是。」

Alex聽完後點點頭,一下子不知道怎麼回答這個平時一向很乖巧的小女生,也因此反而換他沉默的思索了起來。

而Catherine剛剛是鼓起一股蠻勇把心裡的問題問出來。 但話都說完後,現在反而有點後悔。 畢竟她知道她老闆脾氣有時候不太好,雖然自己是還沒直接被罵過,但這半年來倒也看過很多人被罵,也因此心裡不免有些毛毛的。

看他半晌都不說話,想說是不是真生氣了:「老大,我這樣問你生氣了嗎?」

Alex看她害怕得全身坐的硬挺挺的,趕快把自己繃緊的臉放鬆下來:「不,沒有,我沒有生氣!」 說完這句後,Alex反而笑了起來,接續說到:「我沒生氣,事實上反而還滿高興的。 謝謝你願意問出來,而不是埋在心裡。」

「其實事情並沒甚麼不能討論的。」,Alex邊點頭邊說。 為了表現他真的是如此的意思,這句話講完還用力的多點了一次頭。 看她似乎理解自己真的沒有生氣後,又接續說道:「你今天願意問我、我其實是鬆一口氣。 畢竟你願意提出來,而不是像他們那樣,只是私下抱怨。 要是那樣可就讓人頭痛啦。 因為抱怨半天事情又不會自己解決。 該做的事情若還是被我逼著做,這樣不是反而彼此都很累嗎?」

「只是該怎麼講呢?」Alex看著桌上的玻璃紙鎮,把它拿起來在手上轉了轉。 又盯著手中的紙鎮好一會,終於抬頭看著Catherine問說:「不如我講個故事給你聽好了?」

Catherine不明白她老闆要講甚麼故事,只好呆呆的回應「好…」。

Alex其實也不是真詢問她的意見,也因此問完後自己又落入沉思。 這樣停了好一會,才又開口說到:「我的學生時代。 唔,那恐怕已經,唔..已經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吧? 當時我整個大學四年,都在學校附近的一間雜貨店打工。」

「那時代還不流行7-11這類便利商店。 所謂雜貨店都是很傳統的個人經營者。 擁有間小店面賣賣菸酒、汽水、報紙、衛生紙、奶粉餅乾這類雜貨。」

Alex看她一眼。 Catherine則點點頭表示目前為止都聽得懂,也大概還可以想像這樣的店是甚麼樣子。

Alex看她沒問題就接續說到:「附近其實還有兩三間類似的小店。 雖然彼此都有些距離,也多是做做街坊鄰居的生意,但終究也算是競爭者,彼此也都會相互打聽打聽。」

Alex又轉了轉手上的紙鎮:「那間店的老闆有個兒子。 兒子比我小個兩三歲,似乎一直對於程式設計這東西有些天分、也在學校學了一小段時間寫寫電腦程式甚麼的。」

「某次他從學校回家後,就嚷著說要把店裡頭的商品用電腦來管理。 一方面說是想管理庫存、另一方面他說可以計算客人買了哪些商品、又都需要哪些商品。」

「我當時在那邊已經待了大概兩年。」 說到這裡Alex苦笑一下:「年輕氣盛的,兩年就自許為是店裡的老鳥。 想說這小弟弟根本沒怎麼來店裡過,哪裡懂雜貨店。 所以對他這概念完全嗤之以鼻。」

「那時我甚至根本不會電腦、也不知道電腦能幹嘛。 只是以兩年的經驗而言,會覺得做這種事很無聊、也覺得根本不需要。 畢竟店不過這麼丁點大、願意花時間的話,有哪些庫存會記不住? 有心的話,要找東西哪裡找不出來? 記帳紙筆也可以記帳,有甚麼不能自己來做?」

「另一個工讀生其實也不以為然,抱持的觀點也跟我一樣。 但話說回來,畢竟那是老闆的兒子,人家說要做,當然表面得配合。 可是私下我們是抱怨連連,也就只是敷衍著配合。 但他不理我們的反對,自己還是花時間寫了一個類似進銷存管理的程式。」

說到這裡,Alex停了下來,伸手拿了桌上的咖啡杯喝了一大口。 接著對Catherine捉狹的笑了一下說:「你倒是猜猜這小店後來如何了呢?」

Catherine聽了這樣問話,想笑又不敢笑的回答說:「老大,你既然是為了回答我的問題所講的勵志故事。」講到這裡她語氣故意在「勵志故事」四個字上強調一下。 然後稍微把語氣放鬆的繼續說:「那我猜,這間店從那之後應該是做得有聲有色。 搞不好還做的很大了吧? 啊…難不成最後他們就是7-11或是萊爾富之類的創始老闆嗎?」

Alex大笑了起來:「我說Catherine啦,你果然是有小聰明!」

他點點頭但又搖搖頭:「不過。 這次你倒猜錯了!」

Catherine瞪大了眼睛看著他,一臉不可思議的樣子。

Alex似乎很享受她這份吃驚,所以很戲劇性的開口說到:「那間店其實在所謂E化的一年左右就倒了。」

Catherine更是吃驚。

Alex慢條斯理的接續:「這原因當然很多,一個是軟體其實並不好用。 那時候個人電腦剛普及。 我算算… 1988或是1989年的話,當時應該還是486的電腦吧? 不,不,應該是386的時代。」

「唔…我若沒記錯的話,當時作業系統還是用DOS 5.0。 用慣了IPod世代的你可能根本沒看過甚麼DOS吧? 但那時代的電腦,可根本沒有中文或是圖形介面。 雖然老闆的兒子是有些天份,但在那樣環境下寫出來的東西其實是很難用的。 加上我們工讀生根本不想用,隨便敷衍敷衍,其實資料幾乎都不正確。 用錯誤資料分析的結果當然更是錯誤連連,因此常常是根本沒人需要的庫存反而增加,而真有人需要的反而都沒辦法提早看出來。 庫存管理反而比沒用時還混亂。」

Alex頓了一頓又開口:「但這其實並不是關鍵理由,雖然當時我們以為是。」

「另一個比較不為人知的理由,是很多年後我上台北又碰到當時老闆兒子後才知道的,只是那跟經營無關了。」

「你年紀輕可能不知道。 民國78-79那幾年,台灣的股票又一次衝上萬點。 老闆因為前一次萬點行情小賺了一些,於是食髓知味。 但是偏偏到了民國80年、還是79年、還是哪一年的? 我一時也記不得了。」

「反正那時候股票突然從一萬兩千點崩盤。 前一次萬點崩盤時,他靠攤平而在回到一萬兩千點時賺了一筆。 這次他也照著做,偏偏大盤一直往下走,老闆不信邪的一直逢低加碼。 但這次卻越買越低、越攤越平。 最後又是融資、又跟外面人借錢,但都沒有起色。 最後的最後,他迫不得已賣了房子、遠走他鄉。」

Alex講到這裡神情不免有些黯然:「倒店的那時候我正好大學畢業前夕。」

「當時我們工讀生,還有周圍幾間店的老闆都不知道這秘辛。 倒閉時,我們只覺得要是不弄甚麼電腦軟體、店應該可以繼續開下去。」

「記得另一個工讀生還罵道說『年輕人就是該腳踏實地嘛。 用心去記庫存難道會做不到嗎?』 所以我們那時候的結論是,只有頭腦不好的人才需要甚麼電腦!」

Alex笑了一下又繼續說:「我後來開始工作、也陸續學了電腦。 有一段時間在工廠做採購,才發現原來世界上真的有地方是可以有零件或是材料多到讓人記不完的。 也才知道原來老闆兒子的做法是有需要。 只是當自己沒看過那種經營規模時,還真的不知道原來那樣做是有意義。 像現在大家都在用ERP這類的系統了,也就因為這東西的普及,才會有那種大規模的連鎖便利商店出現不是嗎?」

「現在誰要是說人腦可以取代ERP,搞不好會被當成神經病趕出去吧! 但當時另外一間店的老闆,看了我老闆倒閉的情況後更堅信只有傳統手法才是最好。 以至於後來當7-11這類連鎖便利商店開始出現時,無論他後輩怎麼要求他改變經營模式,他都不肯。」

Alex又喝了一口咖啡:「老人家有時候堅持起來真是很固執。 加上他確實也用傳統手法經營了小店三十幾年,再加上眼前真的也有個失敗者,以至於誰勸都沒用。 當然,固執到最後,他的店終究也湮滅在時代的洪流中了。」

Alex低頭看看手表,話鋒一轉:「差不多快要上班了。 我再說件事吧。」

「記得我曾經有個叔公他一路活到了九十多歲。 年輕時根據大人說法,他是酒色不忌、菸不離口、又愛熬夜打麻將。 他每次都笑我爸,說我老爸貪生怕死。 我爸非常注意養生、一輩子不菸不酒。 但叔公老說自己就是抽了六十年的菸、又喝了六十年的酒才能長命百歲、才能身體硬朗。」

Catherine聽了只是駭笑。

Alex對她點點頭,並給她一個確實那很糟糕的眼神:「這其實有個專有名詞,叫做存活者偏差。」

「人所體驗到的經驗,未必總代表真理,也不表示那都是對的方法。 但心理上,我們卻可能因為別人失敗、但自己存活而產生適者生存的錯誤印象。 我叔公、攤平股票的老闆、看別人導入E化失敗的經驗、或是妳聽到的抱怨都算是類似這樣的東西。」

「回到公司與專案來說。 確實有人比較聰明可以隨便亂管也輕易的控制住一切。 但這可不表示人人都能如此。 聰明才智差一些的,照著他們那種救火的做法可能一下就垮了。 過去可行的原則,不表示未來環境變了還可以一體適用。 因此,存活有可能是誤打誤撞、也可能只是純粹的幸運;每天菸酒不離的,恐怕未必都能像我叔公那樣活到九十歲還身體硬朗。」

「當成功來的莫名其妙時,表示依憑的不過是好運罷了。 可是純粹只有好運的話,成功就不是可以永續複製的東西了。 就像玩俄羅斯輪盤一樣,子彈畢竟在槍膛裡面;只要玩得夠久,最後總會有被子彈貫穿的一日。」

Alex嘆了一口氣繼續說:「如果只是抽菸喝酒這種,畢竟自己的人生自己選擇,我們外人無權置啄。 但公司畢竟是要對股東負責、要對員工負責,並無法太過放任不是嗎。」

「事實上我用放任這詞也不對。 因為總經理期待的做法其實並非是出自於對誰不信任、也不是要箝制誰。 事實上整件事情跟信任不信任根本一點關係都沒有。 重點其實是在好運這兩個字上。」

Catherine有點不解的問道:「好運?」

Alex說到這裡停頓了一下,看了Catherine並神秘的笑了一下:「對! 好運! 因為我們現在在做的事情,其實說穿了、就是在幫我們捕捉好運!」

Catherine睜大眼睛:「啊? 捕捉好運? 好運是可以捕捉的嗎?」

(待續)

若有轉貼需求,請來信討論。 轉貼時禁止修改內容及標題、須保持所有連結、禁止商業使用,並且必須註明原文標題、連結、及作者訊息。
覺得這篇文章好嗎? 請分享給您的朋友
歡迎「讚」一下我們的粉絲專頁,接收最新文章!
張國洋 Joe Chang

現為識博管理顧問執行長,也在台灣百大上市櫃公司擔任管理講師與專案顧問。歷年客戶包含工研院、台積電、廣達、富智康、光寶集團、台灣大哥大、遠傳電信、中鼎工程、建國工程、台橡公司、大同公司、三陽工業、TVBS、特力屋集團、城邦集團、誠品集團等。 為了對抗雙魚座的感性,一直在努力強化理性思維與邏輯思考。 相信邏輯發展能解構任何事物,並讓我們找到合宜的人生策略與方向。

Joe G+ ICON Joe LInkin ICON

4 則讀友回應

  1. 齊果 2009-03-30 17:21:36 第 4 則

    好運就像酒測時,警察叫你直線行走有個無形的扶手讓你扶著.有些人天生有本事自己可以,但大多人需要這個扶手,扶手怎麼來,就看版主囉.

  2. okm32 2009-03-27 20:49:36 第 3 則

    我猜格主所謂的好運,是不是自動化呢?
    把半自動化的行動轉成自動化(填表格只是開始,需要有人去把他轉成自動化的方式),釋放人力資源到其他地方,自動化的地方不會出錯,同時大家也有多出來的時間去處理最主要的關鍵點,專案的出錯率就會下降了。

    • Joe Chang 2009-03-28 21:45:00

      過兩天就會貼出了 XD

  3. okm32 2009-03-27 20:41:18 第 2 則

    小弟有興參與台灣一家上市公司的專案,專案目的在推動運籌績效指標的管理,討論出各部門指標、指標計算方式、合理性、追蹤頻率還只是第一步,有了這些東西都還只是將報表資料轉成資訊,還要接著討論出行動處理方案與回饋,才能讓計畫推動下去,很多紀錄或SOP,都只停留在形成報表與人為監控(主管依據當時情勢處置),每天都花大量的時間在救火(特別是工廠現場的管理者),儘管這些主管經驗豐富也確實可以控制每天的狀況,但這些東西都沒辦法成為組織的知識,一旦人走了新的人進來,又要重新摸索,如果前人還故意放爛攤子,這塊業務又要一段時間才可以恢復水準,這段黑暗期說不定又折損了幾個新進者...

    • Joe Chang 2009-03-28 21:44:29

      有趣的是
      很多中階主管都覺得自己擅長救火甚至因此洋洋得意
      但從我的觀點來看,這其實恰好就是管理能力低落的表現.....

  4. pei 2009-03-23 20:19:44 第 1 則

    我自己是有觀察活得很久很好的老菸槍,大多是因為較沒壓力、在開放空間 空氣好的地方抽菸、飲食較好,尤其我覺得飲食最重要,不過也只是出自我個人日常生活的觀察啦~~~對於許多品質上的要求和規範,我所遇到的執行者都覺得非常厭煩也是抱怨連連,但是我想不出做這些的好運,做這些所留的紀錄都是種憑證和依此做為未來每次改善的歷史依據(主要是這部份),到想不出好運,頂多就是讓憑證成為保護的證據(當有壞事發生時)。管理應該是人性本惡的本質做出發點吧--做了一大推規定、監測指標、限制、法律等等,就是怕人會怠惰、欺騙等。若每各個體都是好的,也就沒什好管和管理的必要性了。

    • Joe Chang 2009-03-25 16:46:11

      重點在於怎麼樣讓自己不死 哈 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