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程管理

專案預估無法精確時,你還是能從排程中找出價值

「Joe,我參與的專案因為過去從沒做過,所以很多工作的預估沒辦法精準。這樣排程不就沒意義了嗎?有什麼方法能提高工期的預估程度嗎?」大家對於工期預估這檔事,常過度把重點放在「提升預估準確度」這部分了!但準確度其實沒有大家想像的這麼重要。有人看到這邊可能就會問:「如果預估就只是猜,那排程不就一定不準?我要一個不準的排程做甚麼呢?」這倒是整個概念裏頭大家最該扭轉的地方:做時程預估的主要目的,是讓我們在專案面臨變動時,對於怎麼調整有一個比對的基礎。能精確當然很好,但不精確不表示就不能用。但不精準是要怎麼用?

KPI到底是績效關鍵還是績效毒藥— 從PM的角度來看

我在工程師/QA測試人員/行銷/業務/客服之間,看過或聽過的KPI造成之各種光怪陸離現象,錯誤的績效衡量指標,錯誤的誘因,加上被KPI逼急了的人,會核爆出怎麼樣不可預料的酷斯拉?同時也想討論,難道我們就不要KPI嗎?或是到底要怎麼設定與使用KPI呢?

所謂流程管理,跟爸媽請「巧虎」教小孩是一樣的

通常聽到「流程」這兩個字,你會聯想起什麼?我會想起「灰色的鐵櫃子」!因為以前任職的公司需要通過ISO認證,在品保部的懇切要求下,我們生產出一堆流程圖、表單,忙得不可開交。最後終於評鑑過了,辦公室常見的「灰色鐵櫃」就成了這些流程文件的最終去處,聽到鐵櫃砰的一聲被關上,就彷彿看到吸血鬼的棺材被蓋起來一樣,大家都鬆了一口氣,愉快地回歸平日的「正常生活」。

工程師,你真的該來學管理!

大家多半是因為管理或職場的文章認識我,但本人其實是100%的工程背景出身。說來有點小慚愧,敝人在下學歷是土木工程碩士,但我其實是到了大四才稍稍開始對「工程學」到底在幹嘛摸上了邊。在大四之前,系上的每門課對我來說,都像是加了不同調味的「數學大餐」:基礎力學就是邊畫向量箭頭邊算數學,土壤力學就是邊玩泥巴邊算數學,其他像是鋼筋混凝土、鋼結構就是邊查材料表格然後…你猜對了,還是算數學。相信很多工程科系的學生都知道我在說什麼,總之餐餐有數字,餐餐我都食不知味!

阿婆問路最終章 - 如果樂觀悲觀都不對,到底PM該怎麼辦?

上次在 阿婆問路與天期預估的進階版 的最後提到,若你考量到人性的弱點後,你會發現無論是樂觀預估或是悲觀預估,專案最後產生延遲的狀況都不會改變。 所以我在文章最後丟出一個問題:「如果預估的樂觀與否跟專案能否順利完成沒有正相關,那作為一個PM到底該怎麼辦呢?」 :D 這篇就要來談談我的看法。

每個專案都有條鬼洗牛仔褲!

最近網路上流傳一則很KUSO的新聞,一開始是從PTT傳開的。 話說有位手繪家叫做阿聖,在台東夜市賣彩繪扇子。有次一位觀光客過來問他會不會畫「鬼洗牛仔褲」。阿聖平常對潮流比較不熟,他不知道所謂「鬼洗」其實是一家日本牛仔褲的系列產品,他們家的褲子除了粗礦的洗紋之外,最有代表性的就是那顆日本鬼頭,大概長的像這樣子(照片摘自Nippon Blue官網):

沒量沒真相 – 談工作進度評估

管理是從「量測」開始! 不知道這句話是誰說的,但我覺得是對的。我知道有些人認真上了管理課,讀了一堆管理的書,甚至還拿到了MBA或是PMP,但回到辦公室,主管問起了工作進度,卻只有類似的回答: 目前一切順利,下週就開始收尾了!(請問這「尾」有多長?) 目前超過2/3的工作都已經完成!(那剩下的1/3是什麼?) 上週為止進度百分比大約80%!(掐指一算出來的?)

管理者的印記

甚麼樣的工作經驗最令你難忘?你是否曾經歷過這樣的工作,即使已離開了崗位多年,回頭想起自己曾經付出過的熱血青春,不知不覺就自High了起來?當然,工作帶來的高薪給人滿足,同事間的情誼讓人溫暖(更不用說是辦公室戀情了!),但如果你問我這題,我會說「成就感」才是王道!OK,那甚麼是成就感?我今天不想談什麼馬斯洛需求理論。只是想起前陣子和紐約的老同事閒聊,無意間談到我們在2007年幫客戶設計的報表和操作流程,現在已經被數十間廠商採用,做為專案進度的標準。這感覺只有一個字:「爽」!讓我想起一個電視廣告:一位年輕的建築工人指著摩天大樓,驕傲地跟身旁的女友說:

專案管理的狙擊戰術

最近Discovery Channel有個節目在介紹狙擊手,這些受過特殊訓練的士兵,槍法神準又能冷靜沉著地執行任務,真是超酷的!上網查了一下,發現不少挺有趣的知識。狙擊手的原文是Sniper,是來自Snipe(鷸科)這個字。這類鳥多居住在樹林中,感官十分靈敏,動作也非常迅速,所以要獵到他們相當不容易,獵人們必須偽裝自己,隱匿於林木之中,並且一定要一發命中。所以部隊中執行這類精準秒殺任務的人就稱作Sniper。現代的Sniper有多厲害?目前實戰狙擊的世界紀錄,是由2002年加拿大陸軍的Rob Furlong在阿富汗行動中創下的。這人在2,430公

面對顧問,你該問些甚麼?

到底該如何選擇適合的管理顧問? 最近連續兩天被不同的人問到這個問題。幾年工作下來,參與了台灣和美國大大小小不同產業的專案管理顧問案,有時扮演客戶,有時自己就是顧問,是累積了一些心得,但千頭萬緒,不知從何下筆,還多虧這兩位朋友問起,讓我在回答的過程中,順便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想法,才寫得出這篇文章。

不能心電感應,所以這麼做.. (圖多)

之前提到人與人之前無法透過心電感應互相察知彼此的意念,以至於知識無法快速轉換、想法與心意也很難透過語言來溝通;而各類誤解與錯誤更可能在言語溝通中產生。 但饒是如此,專案還是得做,我們終究希望能把心中美好的概念、設計、與構思在世人的面前展現,至於無法心電感應下意念整合與理解的困難,則要想辦法排除…… 我這邊處的公司是一個完全專案導向的產業,所有的商品都有高度的不確定性、時間性、以及需要大量的人力投入。 但在這樣複雜且動態的環境下,我們如何確保橫向的溝通與連繫? 尤其如何確保所有溝通路徑能在動態變動的環境下沒有斷裂並能確保同

三個打破穀倉、突破專案困境的方法

幾十年來台灣的經濟支柱多以製造業為主,大部分公司常是以功能性的部門(Functional Departments)做為其基本的組織架構。 比方說公司內可能會有業務部、設計部、工程部、生產部、會計部、或行銷部這樣的單位。 專長類似的人被聚集在相同的部門中,部門中每天則大多做著重覆度很高的工作。 比方說生產部每天忙著加工產品、業務部的人則每天跟客戶聯絡、拿著型錄拉攏生意、試圖談妥訂單等。 但是,隨著商業活動複雜度越來越高,服務、研發、創意、或是需為客戶量身打造的東西越來越多下,工作變得難以獨立切割。 產出物的流程也不再只是部門內自己的事務,而是必須走出

流程系列一之 只是好吃還不夠

之前我上班的附近有間小吃店,店裡賣的是魯肉飯、炒麵、炒飯、豬肝湯那類菜色。 說起來其實並不多特別,但是因為那附近很少小吃店,他的一盤炒飯又大約僅是60元上下的價位,加上份量適中口味又還不差,也因此與當時的同事中午常去那邊吃。 那家店東西雖然不錯,我們也從來沒吃到不新鮮的餐點或異物,但這店卻有個問題。 因為中午生意很好客人非常多,幾乎每五次有兩次會有誰點的東西漏掉沒做、不然就是看著送菜的小姐一桌一桌問著:「鳳梨炒飯是你們點的嗎?」、再不然就是明明鳳梨炒飯吃完了,不知道為何卻又做了一份送來。 幾次下來我就好奇,到底這家店發生了甚麼事? 人多雖然是助長混
  • 第一頁
  • 前一頁
  • 1
  • 下一頁
  •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