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程管理

管理者的印記

甚麼樣的工作經驗最令你難忘?你是否曾經歷過這樣的工作,即使已離開了崗位多年,回頭想起自己曾經付出過的熱血青春,不知不覺就自High了起來?當然,工作帶來的高薪給人滿足,同事間的情誼讓人溫暖(更不用說是辦公室戀情了!),但如果你問我這題,我會說「成就感」才是王道!OK,那甚麼是成就感?我今天不想談什麼馬斯洛需求理論。只是想起前陣子和紐約的老同事閒聊,無意間談到我們在2007年幫客戶設計的報表和操作流程,現在已經被數十間廠商採用,做為專案進度的標準。這感覺只有一個字:「爽」!讓我想起一個電視廣告:一位年輕的建築工人指著摩天大樓,驕傲地跟身旁的女友說:

What to Change? (Part1) ─ 專案環境的不良多工

埋首在專案的工作內容之際,你可曾留意部門目前總共有多少專案/工作正在進行? 這,是我在接觸一個專案環境時,第一個想了解的問題。曾經針對一些企業做過訪談,問到組織是否有不良多工的情況時,受訪者第一時間的反應都是否定的。由於對大多數的主管來說,追蹤進度的主體是專案,既然專案經理大多時間並不是親自動手執行的人,手頭上有2~3件專案,是合理的工作負荷。然而,如果專案經理們所用到的資源是同一群人,那麼,這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專案管理的狙擊戰術

最近Discovery Channel有個節目在介紹狙擊手,這些受過特殊訓練的士兵,槍法神準又能冷靜沉著地執行任務,真是超酷的!上網查了一下,發現不少挺有趣的知識。狙擊手的原文是Sniper,是來自Snipe(鷸科)這個字。這類鳥多居住在樹林中,感官十分靈敏,動作也非常迅速,所以要獵到他們相當不容易,獵人們必須偽裝自己,隱匿於林木之中,並且一定要一發命中。所以部隊中執行這類精準秒殺任務的人就稱作Sniper。現代的Sniper有多厲害?目前實戰狙擊的世界紀錄,是由2002年加拿大陸軍的Rob Furlong在阿富汗行動中創下的。這人在2,430公

面對顧問,你該問些甚麼?

到底該如何選擇適合的管理顧問? 最近連續兩天被不同的人問到這個問題。幾年工作下來,參與了台灣和美國大大小小不同產業的專案管理顧問案,有時扮演客戶,有時自己就是顧問,是累積了一些心得,但千頭萬緒,不知從何下筆,還多虧這兩位朋友問起,讓我在回答的過程中,順便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想法,才寫得出這篇文章。

不能心電感應,所以這麼做.. (圖多)

之前提到人與人之前無法透過心電感應互相察知彼此的意念,以至於知識無法快速轉換、想法與心意也很難透過語言來溝通;而各類誤解與錯誤更可能在言語溝通中產生。 但饒是如此,專案還是得做,我們終究希望能把心中美好的概念、設計、與構思在世人的面前展現,至於無法心電感應下意念整合與理解的困難,則要想辦法排除…… 我這邊處的公司是一個完全專案導向的產業,所有的商品都有高度的不確定性、時間性、以及需要大量的人力投入。 但在這樣複雜且動態的環境下,我們如何確保橫向的溝通與連繫? 尤其如何確保所有溝通路徑能在動態變動的環境下沒有斷裂並能確保同

三個打破穀倉、突破專案困境的方法

幾十年來台灣的經濟支柱多以製造業為主,大部分公司常是以功能性的部門(Functional Departments)做為其基本的組織架構。 比方說公司內可能會有業務部、設計部、工程部、生產部、會計部、或行銷部這樣的單位。 專長類似的人被聚集在相同的部門中,部門中每天則大多做著重覆度很高的工作。 比方說生產部每天忙著加工產品、業務部的人則每天跟客戶聯絡、拿著型錄拉攏生意、試圖談妥訂單等。 但是,隨著商業活動複雜度越來越高,服務、研發、創意、或是需為客戶量身打造的東西越來越多下,工作變得難以獨立切割。 產出物的流程也不再只是部門內自己的事務,而是必須走出

流程系列一之 只是好吃還不夠

之前我上班的附近有間小吃店,店裡賣的是魯肉飯、炒麵、炒飯、豬肝湯那類菜色。 說起來其實並不多特別,但是因為那附近很少小吃店,他的一盤炒飯又大約僅是60元上下的價位,加上份量適中口味又還不差,也因此與當時的同事中午常去那邊吃。 那家店東西雖然不錯,我們也從來沒吃到不新鮮的餐點或異物,但這店卻有個問題。 因為中午生意很好客人非常多,幾乎每五次有兩次會有誰點的東西漏掉沒做、不然就是看著送菜的小姐一桌一桌問著:「鳳梨炒飯是你們點的嗎?」、再不然就是明明鳳梨炒飯吃完了,不知道為何卻又做了一份送來。 幾次下來我就好奇,到底這家店發生了甚麼事? 人多雖然是助長混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