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專案管理

學習專案管理的出路

台灣通過PMP的人數在2009年底正式突破8000大關。其中有些固然是經驗豐富的職場老將,但也有不少年齡介在30歲上下的年輕族群,希望藉由「專案管理」這個新技能(或證照)來增加自己求職或轉職的機會。本篇我想特別針對這個族群,分享我個人的經驗與看法。

為何..專案管理是一種生活思維?

有人常問我,部落格的標題:「專案管理生活思維」到底是甚麼意思。 這標題其實涉及我最早開設部落格的原始理念。 我一直就想寫些跟專案管理相關的東西,但又不想只是很學術性的寫些公式或是技術。 一來公式與技術大家在教科書都找得到,已經一堆人寫了,也不差多我一人。 更重要的是,這些書上找的到東西卻不表示人人會用,很多人讀書只是為了考試,讀完也就放在一邊了。 以致於一些人還誤以為理論跟實際是兩條平行線。 「平行線」這思維其實最讓我困惑。 我自己有開些專案管理的課程,常碰到一些企業班的基層同仁其實「很輕藐」管理知識。 他們要不以為理論是無法跟實

專案管理的用處何在?

曾經在一本理財書中讀到,當你聽到菜市場裡的人都在談論股票時,也就是該退出股市的時候了!近幾年,周遭的親友,不管是保險業的,大陸台商,還是藝術工作者,都不約而同聊起了專案管理,有的甚至還打算去考PMP(美國專案管理師)認證,我心中突然百感交集,想跟各位聊聊這個現象。  

專案經理需求的特質 (下)

上次終於把我認為做為一個專案負責人「一定要有的」五項特質寫完了,這次則將接續「最好要有的特質」說明下去。 那一樣,為了讓大家閱讀順利,剩下的七項要點再一次列出如下: 第二部分,專案負責人「最好要有的特質」 所謂「最好要有的特質」指的是說:如果一個人馬上要進入專案並做為該專案領導者的話,那這邊列的四項特質就最好要備齊。 雖然沒有也是可以做,但相對就會比較辛苦了!    

專案經理需求的特質 (中)

前文提到有人問我到:「一個專案經理到底應該具備甚麼樣的條件?」。 我思考後歸納了所謂三大方向、十二要點的條件。 為了讓大家閱讀順利,這十二要點在此再一次列出如下:  上集呢寫了老半天,但也只寫完專案經理「一定要有的特質」中第一項條件,也就是「態度」的部分。 這篇則接續來談後面的幾項條件吧!

專案經理需求的特質 (上)

前陣子有人問到「做為一個專案經理到底應該具備甚麼樣的條件?」。 這雖然不是甚麼奇怪的問題,甚至可算是個非常平常的問題,但老實說還著實讓我煩惱了一陣子。 問題並不很難回答,而是在此之前我其實一直沒有認真歸納過這議題,甚至連我自己一直也只有個模模糊糊的概念。 也因為連我自己都只有個模模糊糊的概念,這導致之前我在協助找專案經理時,人資主管問起我到底關注哪些條件時,我只是非常抽象且含糊的跟她說:「呃…我想找內心有光芒的人哩」。 她又問:「需要考過PMP之類的專案認證嗎?」 我說:「倒也沒這麼需要,就算沒有只要有光芒我也可以培養的起來。 最怕的

1-2, 到底是誰害的 (上)

說起來,還有人記得可憐的Eric嗎? 他曾有個專案因為一開始的定位不清,以至於後來花了很多時間累得要死卻只落得被罵的下場。 但自從那次血淚的經驗後,Eric學到教訓,並決定之後所有的專案他都要好好的準備個詳細的Project Charter(專案授權書)並取得高層的認同與授權。 他想,應該可以從此脫離悲慘的命運吧。 如此,又過了幾個月。 這次,他被授權帶領一個全新的案子。 他們公司其實一直都不大,之前大多是幫手機廠接單做些小開發或小設計。 幾年前雖然想弄些自有品牌的東西,但其實一直沒有明顯的成效。 而在新總經理上任後,更開始想嘗試些不同

1-1, 功勞 苦勞

會議室中一片寂靜 所有的主管眉頭深鎖,盯著台前的總經理;他正用著誇張的手勢大聲的責罵著所有的人。 台下的一位專案經理,Eric幾次想要開口反駁,卻都因為不知道怎麼清楚解釋這一切的來龍去脈而只好作罷。 畢竟台上總經理指責的都不能說有錯,確實案子Delay嚴重、甚至嚴重超支。 但Eric卻不認為自己有做錯,只是在這當下卻完全無能為力。 只好憋著臉握著拳頭被挨罵。 上個月初,N公司在前任總經理退休且新的總經理上任後,在一個月間所有的專案都被拿出來檢討。 而今天則是總檢討大會,所有的主管都列席,低著頭聽著新任總經理生氣的訓示大半個鐘頭。 N公司

不能心電感應,所以這麼做.. (圖多)

之前提到人與人之前無法透過心電感應互相察知彼此的意念,以至於知識無法快速轉換、想法與心意也很難透過語言來溝通;而各類誤解與錯誤更可能在言語溝通中產生。 但饒是如此,專案還是得做,我們終究希望能把心中美好的概念、設計、與構思在世人的面前展現,至於無法心電感應下意念整合與理解的困難,則要想辦法排除…… 我這邊處的公司是一個完全專案導向的產業,所有的商品都有高度的不確定性、時間性、以及需要大量的人力投入。 但在這樣複雜且動態的環境下,我們如何確保橫向的溝通與連繫? 尤其如何確保所有溝通路徑能在動態變動的環境下沒有斷裂並能確保同

如果我們都能心電感應多好?

人類間語言的有限性也常常讓人深感挫折。 會議就是一個例子。 常是大家熱熱鬧鬧、興高采烈的討論了一堆東西。 但離開會議室後,往往沒人知道具體結論是甚麼,或每人其實都有不同的解讀。 以至於「很有共識」的會議開下來,最後卻常沒有各自以為是共識的成果出現。 另一個狀況則發生在事情爭議性很高、而立場很難黑白分明時。 人一多時反而無法暢所欲言,官樣的文章談了談最後問題一樣無法解決。 所以相較於很多人喜歡開會解決問題,我反而老有開會很難解決問題的感覺。  

流程系列一之 只是好吃還不夠

之前我上班的附近有間小吃店,店裡賣的是魯肉飯、炒麵、炒飯、豬肝湯那類菜色。 說起來其實並不多特別,但是因為那附近很少小吃店,他的一盤炒飯又大約僅是60元上下的價位,加上份量適中口味又還不差,也因此與當時的同事中午常去那邊吃。 那家店東西雖然不錯,我們也從來沒吃到不新鮮的餐點或異物,但這店卻有個問題。 因為中午生意很好客人非常多,幾乎每五次有兩次會有誰點的東西漏掉沒做、不然就是看著送菜的小姐一桌一桌問著:「鳳梨炒飯是你們點的嗎?」、再不然就是明明鳳梨炒飯吃完了,不知道為何卻又做了一份送來。 幾次下來我就好奇,到底這家店發生了甚麼事? 人多雖然是助長混

你該去考PMP嗎?

PMP的認證人數從兩千年後在台灣呈現大幅的成長。 雖然還沒有到達人手一張的氾濫程度,但是從Yahoo奇摩的知識區或是偶爾接到的讀者來信,發現實在有些過熱的跡象。 (雖然目前可能還不到三千人?) 已經開始有些根本沒有考試資格的人誤以為這是個轉職的門票。 加上一些補習班推波助瀾下,讓一般普羅大眾以為就算自己這輩子從沒碰過專案,只要上個課考了試就能當上專案經理。 但實際上PMI(美國專案管理學會)從來就沒把PMP當成一個入門考試,而是把他當成一個參與了一段專案工作後,希望更上層樓,或是有能力轉管理職的一個證明。 這讓人很憂心。 在一些人胡亂的包裝與

壓力點的抉擇 (下)

趁大家可能還有印象時,讓我來聊聊為何我個人不喜歡之前那三個答案。 如有人已經忘記了,那我這也很快回顧一下那三個答案: 1. 凹徒弟加班,不給加班費。 2. 給徒弟一些加班費,同時自己跳下來做,但自己不拿加班費。 3. 凹徒弟加班給一點點加班費,並降低品質。 我們先從第三點來看。 如同上周我們提到的,品質是不該犧牲的一項選擇,最起碼是絕不能在「沒有與客戶討論之前」自己私下做這決定。 我相信有人是可以透過偽裝或話術來避免客戶發現這樣的抽換。 但問題在於,你沒辦法保證他絕對不會發現,你也始終冒著萬一被發現的風險。 而一旦被發現後,

壓力點的決策 (上)

這原本是一個我在07年01月WBSA世界商務企劃師 初階認證課程中的一個練習。 主要目的是讓有志於走往管理職的學員思考專案中經理人決策風格與可能影響。 有興趣者可以一起思索看看,下週將跟各位分享我對此部分的看法。 你是一位專門幫人做裝潢的師傅,上禮拜你剛接了一個案子。 一位多年熟識的客戶希望你協助當監工以幫忙裝潢他的一間老公寓。 他需要你來協助採買原料,並幫他找工人施作。 錢的部分是實報實銷,所以材料的單據跟工人的薪水他會按照實際花費提供給你,另外還會有一筆錢作為你的管理費用。

專案範疇管理與WBS再探

WBS之所以重要,如同上篇所提它是一個定義案子範疇(scope)的工具;而範疇之所以重要,則在於我們唯有能先清楚的定義出最後要「交出甚麼」,我們才知道專案到底要「做甚麼事」。 也因此,透過WBS這工具,我們將把專案所有的「交付標的」(Deliverable)以有系統的方式詳列出來。 在案子的初期正確辨識出Deliverable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因為不管是甚麼專案,專案一開始的目標通常都很抽象,很可能是「增進人類福祉」這種遠大的目標。 但抽象的目標若不能「具像化」,那案子要不就在大夥各自解讀下朝著不同的方向展開,要不就是專案進行中將遭遇到難以數計的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