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專案管理

每個專案都有條鬼洗牛仔褲!

最近網路上流傳一則很KUSO的新聞,一開始是從PTT傳開的。 話說有位手繪家叫做阿聖,在台東夜市賣彩繪扇子。有次一位觀光客過來問他會不會畫「鬼洗牛仔褲」。阿聖平常對潮流比較不熟,他不知道所謂「鬼洗」其實是一家日本牛仔褲的系列產品,他們家的褲子除了粗礦的洗紋之外,最有代表性的就是那顆日本鬼頭,大概長的像這樣子(照片摘自Nippon Blue官網):

簡單好用的專案管理看版

去美國上班後才發現,有些用語的意義確實和台灣不大一樣。比方說在美國「顧問(Consultant)」通常代表第一線的執行者,有些企業因為內部人力不足、或是沒有特定專業的員工,因此聘用外部顧問來代為執行。但顧問這兩個字在台灣,有時卻被戲稱「顧門口」,暗喻只動張嘴光說不練的意思。回到台灣之後,每次被客戶尊敬地稱呼「姚顧問」時,還真會有心頭一驚的感覺!我一直認為,一位有價值的顧問,除了替客戶分析現況,提出策略之外,更要有捲起袖子,運用工具來解決問題的能力和魄力!這是「管理顧問」與「管理講師」最大的不同。前者除了理論,還要有執行的方法和輔導的能力才行。

納粹的最大敵人是「純粹」!?

這兩週我和Joe真的忙到靠腰,本週的文章眼看就要開天窗了。幸好前陣子我錄了一堆我最愛看的二戰紀錄片,休息時看到一段講同盟國與軸心國的戰車發展的節目,讓我有了本篇的靈感,所以偷懶看電視還是有好處的! 話說美國的M4 雪曼坦克(Sherman)和德國的豹式坦克(Panther)是二戰時期雙方的主力兵器,既然是兩強的重要陸上兵器,應該各方面的性能都很有的拼才對,但有趣的是,完全不是這樣,且聽我道來…

Scrum是甚麼?

最近很多人開始在炒作Agile相關的管理方式。 提到很多好處,甚至講得好似能取代一切其餘的專案管理手法。 在這氛圍下,不免就有些朋友會開始詢問我這議題,尤其常有人提到他們公司內部有人提出想導入的聲音。 因為很多人誤以為「跑Agile表示不用做計劃,或是能更自由的隨機應變」。 但這恐怕是對Agile這方法的誤解。 所以就興起了想寫一些相關的文章。 那這篇想來談談Agile的一個分支,也就是被稱為Scrum的方法。 這篇將解釋一下這手法的目的以及期待解決的問題是甚麼。 當然,若大家對這議題有興趣,往後我將繼續談談這手法的一些詳細細節。

我該去讀「專案管理碩士」嗎?

最近不約而同收到好幾封網友的email,他們考慮出國攻讀「專案管理碩士」,所以來問問我的意見。我想這是個不錯的討論,剛好寫成一篇給有需要的朋友參考。來信詢問的網友多半會交代一下自己的背景資歷,相對的我會給一些比較明確的建議。但版上的讀者每個人狀況不同,對「出國留學」這件事的期許也不一樣,因此這篇文章我僅提出幾個重要的「思考點」,讓需要的人作為參考。

一次買好、未必挺好

時間拉回到1997年間。 3D加速卡這東西在那時候剛問世。 當時,我要買一台新電腦,在猶豫著是否該順便買張3D顯示卡。 猶豫的原因,在於當時手邊根本沒有能用到3D功能的遊戲。 甚至那時候根本連DirectX都還沒出現,OS是完全不支援3D顯卡的。 但另一方面呢,則又想說:之後這樣的遊戲一定會出現,3D顯示卡需求也一定會普及的! 既然要買新電腦了,怎麼能不順便考慮日後這些遊戲的支援呢? 想了半天,最後選擇買了一張ATI的顯示卡。 型號是甚麼我是有點不確定,隱約記得好像是Rage Pro。 ATI在網頁上宣稱這款顯示卡日後將可支援D

醫生、建築師、與管理顧問

回台灣創業轉眼間超過一年了。這一年來,和朋友及客戶閒談的過程中,發現大家對於我所從事的領域,也就是專案管理顧問這件事還是不太了解,但卻聽到越來越多的企業開始尋找所謂的顧問來協助企業轉型。這些案例說實話,失敗的多,成功的少,不少企業白繳了學費不說,還造成人力時間的浪費,真的真的非常可惜。讓我忍不住想跟大家談談我所了解的這個產業。

團隊運作之 民主不永遠是政治正確

(圖片取自 Fox.com影集 House) 之前寫了一篇跟搬冰箱有關的故事 (沒有壞人;只是因為大家沒有安全感)。 那篇談到放任大家的好心流竄時,最後可能反而帶來不好的結果。 這兩天我又想到在11/27日那天第一次上「連猴子都能學會的專案管理課程」時,也發生了一件類似且讓我覺得很有意思的事情。 在活動中,其中兩組有人出來積極的整合大家並做出決策;而另外兩組呢,則是採取集體決策的模式。 在活動結束討論時,我就對同學拋出了一個問題:『我注意大家在前個活動中採取著全然不同的運作方式。 有人是權威式、也有人是民主式。 請大家談談你們的想法?』 有趣的事

好吧,我全招了!

老僑前幾天在文章講到過往的顧問經驗,他說: 我不敢說這樣的我們有比別人多知道些甚麼東西。我只敢說我們因為這些經驗,倒有比別人更多對於失敗的體驗與觀察,也有過更多感受到複雜組織所帶來的挫折感與震撼。並因為這些挫折感,在這十年中思考了很多一般書上沒能簡單描述的東西。 這段話觸動了我自己內心一直想說卻難以啟齒的一些事情。這幾年擔任企業顧問,在跟客戶和自己老闆的交手過程中累積了一些感想。我有寫工作筆記的習慣,回頭看看這些筆記,還真有不少是「錯誤檢討」和「事後教訓」之類的自我反省。在管理這個領域,「正確答案」其實很容易找,全都寫在書裡了,但你我

兩個關於「組織文化」的寓言

前幾天參加一個客戶公司的主管會議,董事長在會議中要求大家重新檢視各種報表的存在價值。他說很多報表(還有流程)不過是蕭規曹隨,隨著時空變遷,老早就沒意義了,但大家不敢擅自撤銷,造成人力和時間的浪費。我覺得很有道理,不愧是「懂事長」。這也讓我想起網路上流傳已久的一個社會心理學實驗,內容是這樣的:

專案管理的狙擊戰術

最近Discovery Channel有個節目在介紹狙擊手,這些受過特殊訓練的士兵,槍法神準又能冷靜沉著地執行任務,真是超酷的!上網查了一下,發現不少挺有趣的知識。狙擊手的原文是Sniper,是來自Snipe(鷸科)這個字。這類鳥多居住在樹林中,感官十分靈敏,動作也非常迅速,所以要獵到他們相當不容易,獵人們必須偽裝自己,隱匿於林木之中,並且一定要一發命中。所以部隊中執行這類精準秒殺任務的人就稱作Sniper。現代的Sniper有多厲害?目前實戰狙擊的世界紀錄,是由2002年加拿大陸軍的Rob Furlong在阿富汗行動中創下的。這人在2,430公

組合管理之 三個關鍵

  上篇提到專案組合管理(Project Portfolio)這件事情,也提到組合管理這件事情需要的是「使命」、「組合篩選機制」、以及「專案監控」三個層面的機制。 「使命」這部分最難,沒有這東西任何管理機制都可能徒勞一場。 但也還好,因為這畢竟不是我們大部分的人能夠去左右的東西,往往是公司的營運團隊會去傷腦筋的事情。 但對大部分人而言,了解組織的最終目標卻還是有必要,畢竟這是一個我們隨時檢視做的事情是否有對應到大方向的一個主要指標。 換言之,這東西確定後,才能轉化成所謂「篩選機制」,也就是用來評量某一專案到底是否值得做

世界運行的原則都是相通的 (下)

上周提到去數位內容學院聽了半場Aaron Parry對於動畫國際合作與資金管理的經驗分享。 他在座談會中講到作為一個製片(Producer),除了大家耳熟能詳的工作以外,還有一些軟性的工作包含「扮演律師」、「扮演輔導者」、「以及玩玩小政治遊戲」這些事情。 除此之外,下列這些也是他認為作為一個製片每日可能會需要參與的工作: - Protect the film from the marketing (從市場面保護案子) - Defend the Project from Studio and Director (從發行商與導演角度保護案子) -

世界運行的原則都是相通的 (上)

這篇是2008年九月上旬參加數位內容學院一場課程後的心得分享,談的是動畫產業製作人對於案子管理與國際合作的看法。 雖然我部落格的讀者恐怕不像我們集團裡頭的成員多是做電影、動畫、遊戲等創意開發的工作,但其實不分產業、專案管理的概念是相通的,所以我還是把這篇貼上來分享給大家。 也建議大家可以稍微看看。 上周五去數位內容學院聽了半場動畫國際合作與資金管理的經驗談。 主講人Aaron Parry 是一知名的美國資深製片,從數位內容學院提供的資料來看,他有超過十年以上的動畫經驗,參與過如海綿寶寶、 Scooby Doo、Iron Giant等動畫,並與派

1-3, 到底是誰害的(下)

(承前文) 故事繼續之前,我們先來聊聊到底是怎麼讓事情變成這樣的吧。 到底誰是壞人呢… 是Eric嗎? Well, 雖然Eric因為沒有誠實面對造成一些問題 - 從一開始他因為恐懼所說的小謊(跟老闆說很容易就能解決),讓他之後騎虎難下而沒辦法坦然面對真像。 不斷的繼續做假,才造成整個狀況惡化至此。 這部分當然是有他的責任,但卻不是我最想要談的東西。 一來,我並不打算從道德的角度來看這件事情,畢竟若故事講了半天只是宣導人要誠實,也未免太八股太無趣了吧? 我還不如直接貼華盛頓砍櫻桃樹的故事,最少不用自己寫的累得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