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小故事

2-10, 交戰

一早到公司,Eric就把整個Team的大家聚集在會議室中。 「一整個Team」這句話乍聽起來很驚人,但實際沒想像的這麼大。 包含Eric自己,其他核心團隊的成員其實也不過才四個人。 當然,專案更外圍還有些工程師負責實際工作執行,但畢竟這件事情涉及規劃他們未必幫得上忙,加上現在時間真的也不夠了,所以這次會議Eric只找了幾個最核心的Leaders一起參加。 為了讓大家了解目前的狀況,他先在投影機上秀出昨天晚上與Catherine共同做出的專案規劃。 「大家看,這是目前整個專案的全貌。 包含了工作順序、工期、人力投入、還有成本分析等所有

3-1, 看不見的手...

(前情提要) Eric在會議上與大家討論是否要在下午與總經理的會議上呈現無法如期完成的狀況。 而其中一位資深leader建議不要,因為揭露真象只會害死案子上的大家……     「先生,要換盤子嗎?」 「先生! 請問你盤子要換嗎?」,這次終於讓我驚醒過來,發現似乎有人在問我問題。 轉頭過來,發現穿著淺綠色制服的男子手上端著大托盤,又一次客氣的問我「請問盤子有要換嗎?」並指著我前方的餐盤。 我順著手勢看了看前方的盤子,趕忙又轉頭過來跟他點點頭。 看著他把我前方盤子裡的菜渣倒入手上的大盤子,並在我前方放入一個乾淨的小瓷盤,然後轉身詢問我隔鄰的人

3-2, 骨氣、角色扮演、與安全感

就在「那位女性」正準備要回答我時,沒想到坐在我旁邊的那位老人家插口說話了。 他就是剛剛我一坐下來立刻跟我抱怨被丟在這「荒涼」角落桌的那位新娘的某個叔公或是某個舅公。 他插嘴說道:「風行草偃怎麼行呢? 隨風搖擺不是沒有骨氣啦? 做人怎麼能只看風向來選擇要做這不做那呢? 這是不對的、這是不對的!」 『啊!?』,聽他這沒頭沒腦的一頓教訓,我還真是傻眼了。 停了半晌,我才又能開口說話:『阿伯,風行草偃也不完全是壞事吧? 何況,誠實本來就是該做的事情啊? 現在是誠實還能因此被肯定,沒比這更好的了吧? 我要是Eric高興都來不及了。 這樣怎麼又會不對呢?』

3-3, Beyond the Point of No Return

「那天下午的高階經理會議我其實是有參加的」,那位女性開口說到。 我本來正要接話,但覺得好像不適合打擾她,所以急忙把剛到口邊的話又吞了回去。 等了一會兒,她才又靜靜的開口:「那樣的會議,Alex每次都需要一個人在旁邊幫他紀錄、遞資料。 有時候臨時需要甚麼文件時還得回辦公室幫他找來。 這種會議,有時候助理比主管還辛苦。」 「也這麼剛好,Alex的秘書那天請假。 所以我那天早上剛回到座位時,他就過來跟我講說下午要跟他一同參加那場會議。」 聽到這裡,我疑惑的抬起眼。 同時我還不自覺得半舉起右手、食指有點遲疑的在身前舉著,想問又不知道怎麼問的好:「所

3-4, 下去就浮不起來了

「所以,沉沒成本到底是甚麼意思呢?」,坐在隔壁的老伯提出這樣的問題。 對面的「那位女性」… 或許現在應該稱呼她為Catherine了吧? 她倒是搶先開口說明。 我因為對整件事情知悉甚少,想繼續多聽聽她講的東西;此外我也希望趁這時間自我釐清一下,所以在那當下,我就只是靜靜的聽她對老伯解釋。 她對著隔壁的阿伯說到:「簡單的講,沉沒成本就是之前已經先花掉的成本。 可能是花時間去做一件事情,也或許是金錢方面的投資。」 「之所以叫沉沒成本,在於那些東西都已經用掉了、都已經拿不回來了。 所以無論當時投入了多少都不該讓它影響到之後的決策

3-5, We don't have a choice

不知不覺,我自言自語了起來:『唯一的問題,只在於那是甚麼而已…』 聽我這樣的自言自語,Catherine挑起眉毛疑惑的看著我。 我把思緒很快的整理了一次,然後又開口問道:『在哪前後,你們公司是有發生甚麼大事嗎?』 Catherine還是疑惑的看著我。 我搔搔後腦的頭髮:『我的意思是說,也可能不是因為案子的緣故。 也可能是因為公司有甚麼不得不為的難處? 所以只能硬著頭皮做下去、去賭案子最後會成功?』 她恍然大悟,然後俏皮的一笑問說:「變成過河卒子嗎? 可是案子不是還可以停損? 合約也明明有解約條款啊? 應該沒有這麼逼不得以非得做完?」 我皺皺眉

凌亂的真相 vs. 圓滑的謊言

前幾天看到美國前國務卿鮑爾(Colin Powell)說的一句話: 領導就是解決問題。當屬下不再告訴你他們的問題,就是你不再領導他們的時候了!(Leadership is solving problems. The day soldiers stop bringing you their problems is the day you have stopped leading them.) 我不知道你感覺如何,但當我看到這句話,包括再度寫下來的當下,我是全身起雞皮疙瘩,就像第一次聽到蘇珊大嬸唱歌時一樣!而且,這句話讓我回想起一段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