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詩豪 Bryan Yao - 作者系列文章

姚詩豪 Bryan Yao
Bryan G+ ICON

成大土木所與美國西北大學專案管理雙碩士、識博公司共同創辦人、普錸資訊資深副總、國際專案管理師(PMP)、甲骨文與微軟認證顧問。曾任紐約市環保署顧問、MWH Global, Inc.專案控制經理,參與國內外多項大型專案並擔任百大企業之諮詢顧問。擅長以詼諧的筆觸以及理性的思維來探討生活中的大小事。文章常轉載於《商周》、《天下》、《經理人》等媒體。與張國洋合著《三年後你的工作還在嗎?》以及《沒了名片,你還剩下什麼?》。

專案管理的狙擊戰術

最近Discovery Channel有個節目在介紹狙擊手,這些受過特殊訓練的士兵,槍法神準又能冷靜沉著地執行任務,真是超酷的!上網查了一下,發現不少挺有趣的知識。狙擊手的原文是Sniper,是來自Snipe(鷸科)這個字。這類鳥多居住在樹林中,感官十分靈敏,動作也非常迅速,所以要獵到他們相當不容易,獵人們必須偽裝自己,隱匿於林木之中,並且一定要一發命中。所以部隊中執行這類精準秒殺任務的人就稱作Sniper。現代的Sniper有多厲害?目前實戰狙擊的世界紀錄,是由2002年加拿大陸軍的Rob Furlong在阿富汗行動中創下的。這人在2,430公

PMBOK導讀系列 – 品保(QA)與品管(QC)

不知道大家在讀PMBOK時,會不會遇到跟我當年一樣的困惑:品質保證(Quality Assurance, QA)與品質管制(Quality Control, QC)這兩件事常常搞不清楚?簡單地說,QA的重點在於「監督」企業或專案的「流程」是否被妥善地遵循,還有這些既定流程有沒有改進的空間(因為所有的流程最終都會影響到品質);而QC的重點在於「量測」專案的「產出」是否符合當初訂定的品質標準,如果沒有,原因是什麼!

傳說中的成本報酬式(Cost-plus-fee)合約

前幾天大家在討論區從專案實獲值管理(Earned Value Method)聊到Cost-plus-fee的合約形式。就字面上來看,就是包商把自己的成本(Cost)外加(Plus)一定比例的利潤(Fee),來向業主請款。但國內簽訂合約還是以總價承攬(Lump Sum)為大宗,所以對這類合約的認識多半止於教科書的內容。

面對顧問,你該問些甚麼?

到底該如何選擇適合的管理顧問? 最近連續兩天被不同的人問到這個問題。幾年工作下來,參與了台灣和美國大大小小不同產業的專案管理顧問案,有時扮演客戶,有時自己就是顧問,是累積了一些心得,但千頭萬緒,不知從何下筆,還多虧這兩位朋友問起,讓我在回答的過程中,順便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想法,才寫得出這篇文章。

凌亂的真相 vs. 圓滑的謊言

前幾天看到美國前國務卿鮑爾(Colin Powell)說的一句話: 領導就是解決問題。當屬下不再告訴你他們的問題,就是你不再領導他們的時候了!(Leadership is solving problems. The day soldiers stop bringing you their problems is the day you have stopped leading them.) 我不知道你感覺如何,但當我看到這句話,包括再度寫下來的當下,我是全身起雞皮疙瘩,就像第一次聽到蘇珊大嬸唱歌時一樣!而且,這句話讓我回想起一段往事:

大師談「規畫」

"規劃"這件事可說是專案管理的核心精神,我和Joe也像老媽子一樣不斷在文章中倡導這個觀念。但說真的,我們還是常聽到一些話像是:"計畫趕不上變化,變化抵不上老闆一句話!"或是"計畫就是拿來改的!"這類有點無奈,有點吐槽的心聲。其實。每次有人在我面前說這類喪氣話,我馬上激爆出大喊"燈光師,給我打大白光在他臉上"的衝動。受到這種莫名其妙個性的驅使,我上網去搜尋了一些長老們對於"規劃"這件事的看法,希望大家看了以後會覺得:如果這些偉人都認同"規畫"的重要,我想這裡面應該真有些甚麼,而不是聽Joe和Bryan臭蓋而已。

布萊恩的海上驚魂記

這次參加體驗營的人可能對這張圖有印象,我會把這張帆船的相片當作風險管理的象徵,說來也是有典故的。如果要說我的人生發生過甚麼天大的危機,接下來要說的這件事,不排第一,也絕對有第二。  

共同經驗讓團隊UP! UP!

前幾天在家看天外奇蹟(UP)的DVD,就無聊點了幕後花絮看看。其中有段是講皮克斯的動畫小組一起到南美洲勘查場景的經歷,覺得還挺有意思的,這裡跟大家分享一下。

學習專案管理的出路

台灣通過PMP的人數在2009年底正式突破8000大關。其中有些固然是經驗豐富的職場老將,但也有不少年齡介在30歲上下的年輕族群,希望藉由「專案管理」這個新技能(或證照)來增加自己求職或轉職的機會。本篇我想特別針對這個族群,分享我個人的經驗與看法。

專案管理系統(PMIS)的雲端運用

這個禮拜因緣際會下認識了個新朋友,我們聊得挺投機,他對專案管理有興趣而且也有軟體業的工作背景,所以我們談了不少關於PMP和PMIS(專案管理系統)的話題。他問到專案管理系統是否也搭上近來雲端運算的風潮。這讓我回想起之前接觸過的一個頗炫的系統,跟大家分享一下。

周末鬥陣來拆厝(附PMP最新考題)

這個周末我參加了台北市一個「百人接力傳瓦情,老屋舊料再利用」的社區活動。如果你熟悉羅斯福路,在三段靠近浦城街附近(台灣金融研訓院斜對面),有一排破舊的木造平房,和周圍的高樓很不搭嘎。最近因為要辦花博會美化市容的關係,決定要將此處拆除,並改為綠地。我本身並不熱中此類社區活動,會參加的原因只有一個,因為我家是這批破房子的「原住民」。我爸媽在這裡住了50多年,我也住了整整27年。

10年的相片,你要拿多少錢來換?5千?1萬?還是5萬?(附問卷調查)

2009最棒的事:終於回到想念的台灣,最慘的事:硬碟墜地,裡面裝著10年來的相片!

我的美國之旅 - 紐約市環保署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類似的感覺,越是靠近自己的事務,因為身在其中,反而很難跟旁人說個明白。記得去看變形金剛第一集,我坐第二排,從頭到尾人影晃動,不知誰打誰,只記得Megan Fox修車那段(所以第二集又去看了)。自從06年加入紐約市環保署(NYCDEP,簡稱DEP)這個案子,就覺得這是個難得的經驗,一定要留下紀錄。但轉眼快三年,一直沒有靜下來寫篇文章。實在是因為有種不知從何說起的感覺。 既然這樣,還是先看看統計資料,有個大概的輪廓:

專案管理的用處何在?

曾經在一本理財書中讀到,當你聽到菜市場裡的人都在談論股票時,也就是該退出股市的時候了!近幾年,周遭的親友,不管是保險業的,大陸台商,還是藝術工作者,都不約而同聊起了專案管理,有的甚至還打算去考PMP(美國專案管理師)認證,我心中突然百感交集,想跟各位聊聊這個現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