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最低價標」是合理的,你會用它來評選你孩子的保母嗎?

20160404-01

2013年機場捷運通車跳票,我寫了一篇「機場捷運三度延宕!專案稽核制度該上場了! 」的文章。到了2016年的今天,不意外地,機場捷運又再度跳票了(到今年總共跳票6次,跳到大家都麻痺了~)!其實台灣人不是做不出好東西,看看我們的傳統製造業還有科技業,都有很棒的表現,但不知為何,在公共工程這個領域,總是讓人很吐血。有朋友拿日本的北海道新幹線與台灣比,說是台灣的廠商很爛,偷工減料,政府官員督導不周(參閱:同樣的施工時間,三倍長的北海道新幹線已經通車了,我們的機場捷運在幹啥? ),這其實只說出表面的症狀,沒打中真正的病因。

這病因就是:最低價標制度!沒錯,又一個「制度殺人」的實例!

網路上搜尋「政府採購」可以找到許多專業的文章,但我們一般人不用懂採購法,也可以想像「最低價標」所帶來的危害。

有對夫妻因為工作原因,必須把新生兒交由保母照顧,為了符合公平公正公開的原則,他們決定採行最低價標制度。這對夫妻列出所需要的服務項目:早上8點到下午6點的照顧,包含小貝比的飲食、尿布等支出,請有意願的保母投標,最後他們選出價格最低的一位,把小孩託付給她。

同時,這對夫妻很怕預算破表,不希望保母要求額外的費用(例如小貝比突然生病要看醫生,寒流來了要開暖氣等),所以採取「總價承攬」制度,也就是規定保母報價時要把未來可能的花費都包含進去,假設金額是一個月2萬,這對夫妻最多就只付2萬元,萬一漏估了醫療、空調等費用,那保母必須自行吸收承擔!因此那位低價得標的保母,自然就把醫療、空調等費用都省了,反正生病了就讓爸媽自己帶去看醫生,太冷太熱就當給孩子的磨練吧~

看到這裡,你可能會覺得這對夫妻瘋了嗎?那有人這樣惡搞自己的小孩?絕對要出事的。是的!這正是台灣公共工程的現況!

多數的公共工程都要使用40-80年以上,而且牽涉到全體國民的人身安全與經濟發展,所以政府選擇好的廠商,就跟家長選擇保母一樣重要。但很顯然,「最低價標」與「總價承攬」的制度,只會篩選出品質較差的廠商,優秀的企業因為品質好不願意妥協,反倒拿不到標案,這是個標準劣幣驅逐良幣的「反淘汰」機制。

這麼爛的制度,為何多年來還是在台灣暢行?我的非專業看法是四個字:便宜行事!因為這樣的制度只要評選出最低價的廠商即可,規則清楚,可以減少公務員「圖利特定廠商」的壓力。同時在預算控管上,把所有的風險轉嫁到廠商身上(萬一有多出來的成本由廠商吸收),這樣不合理的制度,多年來一直有學者專家呼籲要改革,可惜的是,似乎沒有任何一位執政者有肩膀承擔改革的壓力!

改革確實不容易,除了既得利益者的抵抗外,還有許多配套措施要設計!例如國外有些公共工程會採行「最有利標」(國內也有,但據說仍以成本最低為主),如何定義「最有利」是個困難的問題。另外,捨棄總價承攬採行「成本加報酬(Cost plus fee)」也是常見的合約方式。再拿選保母的例子來說明:

剛剛那對夫妻知道錯了,趕緊把低價搶標的舊保母換掉,重新以品質的觀點來選新保母。

重新找幾位口碑好的保母來面談後,夫妻倆仔細分析每位保母的能力,證照,甚至去他們的家裡訪查,當然也考慮他們的收費是否合理,綜合考量之後選出最適合的保母,這就是最有利標。

選好新保母之後,保母費用還不是一個定數喔!而是保母實際的花費再加上保母的利潤。例如保母帶小貝比去看醫生花了200元,家長支付保母300元作為補貼(200元是成本cost,100元是報酬fee)。

(註:以上例子為了方便說明予以簡化,實際上cost plus fee會更複雜一些,有興趣可以看我寫的這篇舊文章:傳說中的成本報酬式(Cost-plus-fee)合約

上述的方式,相較於「最低價標」與「總價承攬」絕對更有可能找到好保母。而且保母也會盡其所能照顧好小貝比,因為讓小貝比用好的吃好的,保母自己也可以獲得報償,等於廠商(保母)與業主(家長)的目標一致了,最終大家都獲得較好的品質!

這時候你可能想到了,萬一這個保母故意亂花錢,再跟家長請款,中飽私囊怎麼辦?確實有這個可能,所以「第三方稽核單位」變得非常關鍵。我自己經歷過的「成本加報酬」合約中,一定會有個獨立的稽查單位,這個團隊的人要懂工程也要懂財務,他們針對廠商每一筆請款進行查核,確保沒有膨脹預算的問題。這確實讓整件事情變得複雜,但這是正確且該做的事情,而且往好處想,也可以促進具備稽核能力的公司(會計事務所,工程顧問公司等)快速發展。

至於我們民眾的態度,其實是整件事情的關鍵!因為政客在意的無非就是選票。假使一般民眾都不在意工程品質,只在意壓縮工程時間和預算(搶政績),把票投給喜歡畫大餅,做表面文章,而不投真正改革的政客,又豈能責怪他們短視呢?

真正的改革,往往在表面上看不出成效,卻對整個國家產生長遠的影響!期待我們的領導者能夠拿出魄力,讓認真的公務人員能放心地做對的事情,也讓優質的廠商在正確的遊戲規則中勝出!

若有轉貼需求,請來信討論。 轉貼時禁止修改內容及標題、須保持所有連結、禁止商業使用,並且必須註明原文標題、連結、及作者訊息。
覺得這篇文章好嗎? 請分享給您的朋友
歡迎「讚」一下我們的粉絲專頁,接收最新文章!
姚詩豪 Bryan Yao

成大土木所與美國西北大學專案管理雙碩士、識博公司共同創辦人、普錸資訊資深副總、國際專案管理師(PMP)、甲骨文與微軟認證顧問。曾任紐約市環保署顧問、MWH Global, Inc.專案控制經理,參與國內外多項大型專案並擔任百大企業之諮詢顧問。擅長以詼諧的筆觸以及理性的思維來探討生活中的大小事。文章常轉載於《商周》、《天下》、《經理人》等媒體。與張國洋合著《三年後你的工作還在嗎?》以及《沒了名片,你還剩下什麼?》。

Bryan G+ ICON

6 則讀友回應

  1. Pan 2016-04-15 13:39:44 第 6 則

    看來不單台灣有這樣的問題,事實上大陸這邊也經常圖省事從而採用Lump sum contract的承包方式。雖然Lump sum contract存在這種天生的制度性缺陷,不過以標的評審委員會的角度來看,這種類型的合同評標很簡單,假如沒有外力強迫,對於他們而言選擇Lump sum contract永遠是優勢策略。而且不知道台灣這邊有沒有圍標這種說法,就是幾個vendor共同串通好來排擠競爭對手或損害招標者利益。
    不過看到您提到了Cost plus fee的合同類型,不知道如果對於範疇劃分比較清晰的專案,如果採用以工程量清單為準的Remeasured contract會不會效果更好些?(捷運這樣的專案應該不存在類似ITER這樣存在很多前所未有的試驗性專案的境況,畢竟以前造捷運的經驗都是可以借鑒的,大概需要的工程量也是清晰的。)

  2. someone 2016-04-12 16:42:25 第 5 則

    除過政治因素,這篇文章是成立的,但是桃園捷運的跳票顯然跟政治關係太大了。

    如果沒有DPP在裡面拖延搞事,起碼現在就通車了,等520吧,空心蔡一上檯,絕對立馬通車。

  3. Aineas 2016-04-06 18:27:58 第 4 則

    是最低價標還是最低標價?...

  4. 約翰 2016-04-05 09:46:03 第 3 則

    我想確實是「便宜行事」導致最低價標制度橫行。

    站在承辦人的立場,若有同單位前輩現成的最低標標案範例可以照做,且不論採用何種採購辦理方式,對自己的薪資報酬都沒有影響,過去的作法也顯示起碼可以結案,有什麼理由花更多自己的時間、費心力爭取更多預算、承擔更多對採購法規不夠了解的風險,只為了那自己沒把握最有利標最後具體會比過去最低價標多出多少的效益,而多數單位承辦人本身也許不關心社會上具備稽核能力公司的發展如何。

    除非長官指示,否則承辦人大概只有真的想做對的事,才有理由改用最有利標辦理政府採購。

    • 姚詩豪 Bryan Yao 2016-04-05 18:51:25

      其實民眾多在意這些制度設計問題,少浪費時間在政治口水上,台灣還是有希望的!

  5. YOYO1 2016-04-05 00:28:32 第 2 則

    先過吹哨人法案比較實際!!
    第三方稽核??
    看公平會就好了
    國內公會聯合攏亂價格是普遍的現象,公平會打了啥?
    中南部做標案的都知道三成要給地方勢力
    盤根錯節
    不是貪小便宜這麼簡單

    • 姚詩豪 Bryan Yao 2016-04-05 18:49:58

      太好了,遇到內行的!

      可以為大家解釋一下「吹哨人法案」嗎?